第五百五十八章 老女人失踪/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姥姥个头的,哪一个B养的在屋里头……哪一个B养在屋里头?”尤一手大声叫嚷起来,几乎是蹦进了院子里,见房门竟然也是大开着,就知道事情严重了,头猛然间大得像个草垛一般,惊悸地喊起来:“黄花菜……黄花菜……麻痹滴,你个死熊娘们儿……你死哪儿了?啊,快给老子吭一声啊……”

任他把自家老婆骂了个稀巴烂,屋里却依然死寂无声,往里一瞅,大敞着的门洞活像一张大张着的、饥饿的嘴巴,透着嘶嘶的寒气。

尤一手抡起棍子,咚咚敲着水泥地,为自己壮着胆子,嗓子撕裂一般喊道:“你妈那个B的,我可告诉你,老子不怕你,老子手里有枪,不信……不信是吧……那好……你就出来……出来试试……看老子不一枪崩了你这个屌玩意儿!”

边喊着边进了屋,仍不见一丝回声,就越发恐惧起来,本能地止住脚步,摸索着拉开了外屋的电灯,惊秫地朝里面张望着,见屋里的东西井井有条,并不见有啥异常。

傻傻站了一会儿,尤一手突然野兽一般嗷嗷大叫了两声,紧攥住木棍,发疯似的冲进了里屋。

屋里也平静如初,不见丝毫改变,只是没了活人的气息。于是他开灯找了起来,边找边骂咧咧喊着:“黄花菜……黄花菜你这个死老x……你躲哪儿去了?你给我出来……出来啊……我可没心思跟你逗玩啊!”

门后、床底、连衣橱里面也翻了个遍,都不见老婆黄花菜的影子。

尤一手这下子瞎眼了,顾不上骂了,拖着木棒就去了厨房,又去了厕所,甚至连狭小的粪坑都没放过……结果,连个会喘气的老鼠都没见到。

“我操……操……操操……”尤一手火猝腚眼一般,整座屋子里又上蹿下跳地找了好几遍,这才站到了院子中间,扯开嗓子,大声喊了起来,疯了一般,“黄花菜……黄花菜……你这个x养的……你钻哪个鸟窟窿里去了……你快给我回来……回来……”

尤一手的骂声粗犷有力,像狼嚎,撕裂了寂静的夜幕,几乎把天上闪烁不定的星星都给震下来了……

叫骂声传遍了整个村子,许许多多的人都涌来了,远的、近的、好的、坏的……有近亲邻里,也有昔日仇人,各怀不同的心理动机——或处于关心同情,探个究竟;

或处于幸灾乐祸,瞧个热闹,各自从睡梦中惊醒,穿过黑暗但却不再平静的大街小巷,熙熙攘攘围拢过来,里三层外三层把尤一手圈围起来。

柳叶梅虽然劳累了一整天,又在之前被尤一手当成“狗”耍了半宿,这时候又困又乏,浑身酸痛不已,但当他听到村里有了异样的声音后,还是不得不强撑着爬了起来,因为她现在已经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庄户娘们了,而是肩负着整个桃花村村治安保卫工作的干部了,她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保一方平安,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

当她慌乱地穿好衣服,硬着头皮来到院子中央,仔细辨别着声音来源,以及准确信息时,虽然声音模糊依稀,但她捂紧胸部,听了不大一会儿,就断定是尤一手的声音,一定是他出啥意外了,并且还不是一般的小事小非,一定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于是,她回屋抄了一把菜刀,手忙脚乱锁了门,直奔着尤一手家冲去。

她赶到尤一手家时,见里里外外已经挤满了很多人,她扒开人缝钻进去,见尤一手已经坐到了地上,就蹲下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问了个清楚。

“没事的,婶子不会出事的,估计是出去玩了,一会儿就会回来的,你放心好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柳叶梅像模像样安慰着尤一手。

尤一手声音喑哑地说:“都啥时候了,还能玩到这般天地?再说了,我都喊了半宿了,如果人清醒的话,她能听不到?”

柳叶梅说:“她平常都喜欢去谁家玩呢?”

尤一手说:“她夜里很少出去串门的,就算是出去玩,也不会里里外外的门都敞着吧?”

柳叶梅说:“你先进屋吧。”

尤一手问:“进屋咋办?”

柳叶梅说:“进屋歇你的,用不着担心。”

尤一手哭声道:“我能歇得下吗?”

柳叶梅果敢地说:“我这就组织人去找,不就是千号人的桃花村嘛,就算是挨家挨户找,也得把婶子找到!”

尤一手想了想,说:“是不是先报案呢?”

柳叶梅说:“我觉得这时候报案有些早,说不定婶子就在村里呢,人没丢再搞得沸沸扬扬的,对你影响肯定不好。我们先去找,等实在找不到再报也不迟,你看呢?”

尤一手说:“那好吧,你们赶紧去找吧。”

柳叶梅应一声,就张罗了起来,先是跟围观的乡里乡亲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了一些话,然后就动员村干部以及青壮年人都留下来,再根据实际人数,做了详细的分工,三人一伙,五人一团,分片分区,各自行动去了。

尤一手看到柳叶梅思路清晰、头脑灵活,并且颇具指挥才能,就连平日里自己都指挥不动的那些懒虫赖皮,这会儿都乖乖听从柳叶梅的调遣差使,心里油然佩服起来。自然也就踏实了几分,有了这么多人去找,肯定能够找到的。

柳叶梅说:“你赶紧进屋吧,不要呆在院子里了,外面寒气大了,会伤了身子的。”

“那还顾得上寒气不寒气呢,老妈子还不知道是死是活,我心里咋能安稳得了啊!”尤一手叹口气说。

柳叶梅劝慰他:“你别老往坏处想,也许一会儿婶子就会回来的。”

“觉得玄乎……玄乎着呢。”尤一手摇摇头,接着说:“让他们去找吧,你就别去了,坐镇指挥吧。”

柳叶梅说:“不行,我必须得去,留在这儿心里能安稳得了吗?”

尤一手说:“他们不是已经都去了嘛,你就在这儿陪我分析分析情况吧。”

柳叶梅指了指身后几个老人,说:“这不,我已经留下几位大叔大爷跟你做伴了,我跟大柱子还有秦方友他们一个组,去西边的老房子一带去找找看。”

尤一手说:“那好吧,你们去吧。”然后招呼几个老人一起进了屋。

一百多号人,整整找了一夜,也没见黄花菜的人影。

天亮的时候,尤一手打电话把仍在四下里寻找的柳叶梅喊了回来,忧心忡忡地说:“柳叶梅,别找了,我看没戏了。”

柳叶梅紧锁着眉头,一脸忧戚地说:“看来这事……这事还真有些蹊跷,硬是没一点消息。”

尤一手说:“别找了,让他们都回家睡觉吧。”

柳叶梅说:“已经有一部分回去歇着了,只留下三帮人去了野外,山沟丘陵地再细细瞅一瞅。”

尤一手叹一口气,说:“没啥希望了,让他们都撤了吧。”

柳叶梅问:“那咋办?”

尤一手颓然说:“看来真的凶多吉少了。”

柳叶梅说:“那也不能不找啊,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能停下来。”

尤一手说:“还是报案吧,估计是被人谋害了。”

柳叶梅说:“你别自己吓唬自己,不会那么严重的。”

尤一手摇摇头,说:“都整整一宿了,连一点点消息都没有,还指望啥呢?”

“对了,你打电话问过你儿子吗?”柳叶梅问道。

尤一手说:“我打过电话了,儿子去外地出差了,媳妇也跟着去玩了。我就没敢细说,怕他们担心。”

柳叶梅闷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那好吧,咱就报案吧,让警察帮着来找找,他们更专业一些。”

尤一手点点头,说:“也只得这样了,就这么个小村子,你们那么多人,都细细地翻个找了,没治了……没治了……”

柳叶梅说:“那好吧,电话是我打?还是你打?”

尤一手说:“你是治保主任,还是你打吧。”

柳叶梅应一声,从兜里摸出了手机,刚想拨号,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找到了……找到了……村长你老婆找到了……”

屋里的人全都跟着站了起来,心潮澎湃地朝着门外涌去,眼巴巴看上了大门外。

只见二赖子气喘吁吁地跑进院子里,冲着前边的尤一手说:“叔……叔……找着俺婶……婶子了……”

尤一手焦灼地问道:“在哪儿?在哪儿呢?”

二赖子手捂子肚子,蹲下来,断断续续地说:“在……在……就在土坑那边呢……”

柳叶梅心里一震,忙问:“人呢?”

二赖子说:“还……还在哪儿呢。”

“人咋样?还活着吗?”尤一手直着眼问道。

二赖子说:“像是……像是还活着……”

柳叶梅厉声问道:“你咋知道还活着?”

二赖子说:“看上去还……还喘气呢。”

柳叶梅问:“你们咋不能她给弄回来呢?”

二赖子说:“没……没敢呢,怕……怕……”

尤一手喊一声:“怕啥?”

二赖子说:“怕惊动了……会出事的。”

柳叶梅问:“你跟她说话了吗?”

二赖子说:“没有,她一直闭着眼睛,身上的衣服全都……全都没有了……”

尤一手大瞪着眼睛,喝问一声:“你是说,她身子全都光着?!”

二赖子难为情地说:“还……还不只光着身子呢……还……”

“还咋了?你倒是利利索索地说呀!”尤一手绛红了脸,喊道。

二赖子说:“婶子她下边……下边……”

“下边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