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有奇异之物/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是……就是身子里,还……还夹着……夹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呢。”说完脸都红了,红得像着了火。

柳叶梅惊问道:“啥东西?啥奇怪的东西?”

二赖子深埋下头,叽叽咕咕地说:“俺们一起过去的几个都是……都是男人,婶子是个女人,又没……没穿衣服,光溜溜的仰在土坑边上,谁……谁还好意思过去细看啊……”

尤一手骂道:“操,你们这群王八羔子,这是哪儿跟哪儿呀,她一个老娘们家,还有啥不能看的地方?由着你们看……看就是啦!”

柳叶梅也埋怨道:“都人命关天了,你们……你们这帮子狗杂碎,咋还顾得上那些呢?”

尤一手问道:“到底是啥?你就没看个大概?”

二赖子说:“不知道,黑糊糊、圆滚滚的,没看清呢。”

柳叶梅站起来,对着二赖子说:“赶紧起来……起来……”

二赖子怯怯地问一声:“干嘛?”

柳叶梅说:“前边带路,看看去!”

二赖子慌里慌张走在前头,柳叶梅跟尤一手紧随其后,身后还稀稀落落跟着一群各怀心机的人。

“我说二赖子,你能不能脚步快一点?”柳叶梅喊道。

二赖子也不吱声,偏着身子跑起来,活像一只被狗撵急了的鸭子。

爬上土坑堤坝时,柳叶梅心头还不是禁不住一紧,她又想起了那个怪物“土龙”,唯恐这时候它就突然冒出来了。

但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岸边那一抹白色吸引了过去,白得耀眼,白得醒目,白得令人心惊肉跳。

此时此刻,太阳还没有爬出来,氤氲的晨雾淡淡地笼罩在土坑四周,越发把那身肥嘟嘟的肉色映衬得阴森恐怖。

再往前走几步,就完全看清了尤一手老婆黄花菜的人形,光溜溜平躺着,四肢张开,呈大字型,所有一切都露在外面,十分的扎眼。

尤一手撒腿跑了过去,边跑边对着蹲在旁边“观赏”的几个老赖男人骂了起来:“操,我曰你们家奶奶的!上辈子没看够女人身子是不?连老子的女人你们也看得稀罕……”

坐在中间的那个田懒汉委屈地说:“这不是怕出事嘛,我们才看着的,要不然被狗拉去了咋办?”

“拉你娘的x啊!你不会找件衣服给她搭在身上嘛!”尤一手骂着,已经脱下了自己的上衣,快速盖在了女人的身上。

田懒汉说:“她的衣服找不到了,我们商量了一下,也没敢把自己的衣服给她搭上。”

柳叶梅问:“咋就不敢搭上了?搭上你会死啊?”

田懒汉叽咕道:“可不是嘛,说不定就会死!”

尤一手头一歪,骂道:“麻痹滴,你胡说什么?”

田懒汉说:“谁的衣服搭到她上了,谁还不就成了嫌疑犯了,好好的人还不冤枉死了嘛。”

“就你事多,能不青红皂白就冤枉好人嘛!”柳叶梅嘴上这样喊着,心里却禁不住窃笑起来,这一帮子赖汉可过眼瘾了,连一村之长尤一手用过了半辈子的玩意儿都被他们看了个透彻,心里还不知道把她x了多少遍了。

尤一手喊着:“黄花菜……黄花菜……你醒醒……醒醒……”

柳叶梅蹲下身来,手指贴到了黄花菜的鼻孔下面,试了一下,然后抬头对着尤一手说:“气息还算平稳,没事的,像是睡着了,还是赶紧弄回家吧。”

尤一手哦一声,朝四下里环顾了一周,然后问那帮“赖汉”:“你们见着她的衣服了吗?”

“没有……没有……”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说着,齐刷刷摇着头。

尤一手拧着眉,嘟囔道:“奇怪了,她衣服弄哪里去了呢?”

“没见着……没见着……我们也帮着找了,四下里找了个遍,也没见着呢。”田懒汉解释道。

尤一手摆弄了一下子他老婆的光脚,叽咕道:“竟然连双鞋子都没穿,不会就这么跑过来的吧?”

柳叶梅说:“没准她出来的时候就没穿,不可能脱在半道上的了吧。”

尤一手抄起老婆的脚丫子,往脚板底上看去,也没见有丁点的伤痕,叹息一声,说:“真是起了怪了,咋就光着跑到这里了呢?这么远的路,她深更半夜的是咋跑过来的呢?”

柳叶梅说:“现在还不是想那事的时候,赶紧弄回家吧,人没事就好,等她醒过来后,一问就清楚了。”

尤一手说:“二赖子不是说她腿间有怪物嘛,你赶紧帮着看一下。”

柳叶梅只得蹲了下来,撩开了盖在她身上的褂子,探究地往里面瞅了过去。

只见她那个地界儿大张着,被撑成了一朵惨不忍睹的烂花朵。

里面究竟是啥,根本就看不清楚,柳叶梅只得抻长了脖子,两手分别拽着往里瞅着。

这才看清,里面确实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看上去挺滑溜的,但看不清是啥玩意儿。

她心里油然一动,看起来这帮子赖汉没有坐失良机,就连村长的老婆都没有放过。

他们一定偷偷瞅过了,要不然咋会知道那么多呢,还知道里面夹的是黑糊糊、灰溜溜的东西,这就证实他们或多或少是动过邪心思的,具体还做了些啥,那就不得而知了。

至少二赖子是仔细看过的。这个缺心眼的家伙,竟然不打自招,连人家老婆腿间里有啥都跟当着众人的面说,也多亏了尤一手心里着急,顾不上跟他计较,要不然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柳叶梅,里面有啥?”尤一手站在柳叶梅身后,一边好奇地往里瞅着,一边问道。

柳叶梅说:“看不清,我也不知道是啥。”

尤一手说:“你觉得像啥?”

柳叶梅说:“不好说,像是……像是一条鱼。”

尤一手疑问道:“咋会是鱼呢?它钻进里面去干啥呢?”

柳叶梅说:“也不敢肯定就是一条鱼,说不定是其他东西。”

尤一手说:“你插进手去,把它拽出来吧。”

柳叶梅摇摇头,说:“我可不敢,万一再是从她身体里面掉出来的东西呢?猛劲往外拽,那还不得把人拽死啊!”

尤一手说:“咋可能是身体里面掉出来的东西呢?那里面还会有啥?”

柳叶梅拧着眉想了想,说:“那里面有啥你还不知道呀?也说不定是从肚子里面掉出来的五脏六腑呢。”

“从肚子里面掉出来的?”尤一手吸一口凉气,说,“如果真是从肚子里面掉出来的,那还不要了她的命了吗?”

柳叶梅说:“那可难说。“

尤一手问她:“那你觉得像啥?”

柳叶梅说:“很难说,里面的脏器多了去了,也许是胃,也许是肝,也许是肺,但肯定不是心脏,心脏的话跳动了。”

尤一手脸色越发凝重了,长长嘘一口气,问柳叶梅:“你说该咋办?”

柳叶梅说:“还能咋办,赶紧弄回家呗。”

尤一手说:“咋弄?叫车来吗?”

柳叶梅说:“这路能开过车来吗?连人爬都费劲呢。”

尤一手呆着脸没了主意。

柳叶梅说:“要不……要不就叫救护车吧,直接去医院算了。”

尤一手大幅度摆摆头,说:“不行……不行……心跳很正常,看样子只是睡着了,别搞得沸沸扬扬的,我脸往哪儿放?”

柳叶梅白他一眼,刻薄地说:“真不知道是你的脸皮子重要,还是你老婆的性命重要。”

尤一手说:“关键是她好好的,只是睡着了。”

柳叶梅不再搭理他,回头对着那几个缩成一团的赖汉说:“来,谁身子骨结实,帮着把村长家婶子背回家去。”

几个懒汉一听,几乎同时站了起来,异口同声地喊着:“我……我力气大……我背……我来背……”

尤一手对着柳叶梅说:“这娘们儿光着身子呢,连单衣单裤都她娘的没穿,怎么个背法呀?”

柳叶梅说:“还能咋个背法,就是让婶子趴到他们的背上呗,再用褂子遮住后面的光身子不就成了。”

尤一手说:“你这人像是咋这么简单呢,那合适吗?”

柳叶梅问:“咋不合适了?”

尤一手说:“你想想,他们背着,不得用手揽着后面吗?”

柳叶梅说:“是啊,咋了?”

尤一手说:“揽着后面的话,那手还一定伸到哪儿去了呢,说不定有意无意地那么一滑,不就直接进去了嘛。”

柳叶梅哭笑不得,说:“真是啥人啥心,都啥火候了,你还顾得上想那些龌龊的事情。”

尤一手说:“这些熊玩意儿,本来就脏,你都想象不到的那个脏。”

柳叶梅说:“算了,我来背!”

尤一手说:“你不行,那个胖娘们儿,比你都重,你咋背得动?”

柳叶梅生气了,冷着脸问:“这不中那不中,你说咋办吧?”

尤一手说:“那我来背吧,让他们帮着托到我背上来。”

柳叶梅说:“那不是还得他们动手吗?”

尤一手说:“只留一个人帮你托,其他人都上前头去。”

柳叶梅只得喊过了田懒汉,要他跟自己一起,抱起了黄花菜,托到了尤一手后背上。

尤一手吃力地走了几步,边没了力气,踉踉跄跄几乎要摔倒,只得停下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对着走在前面的几个赖汉吆喝道:“你们给我回来……回来……”

赖汉门停下来,望着尤一手,直发愣。

尤一手喊一声:“你们给我回……回来,帮着背……背……”

二赖子第一个返身跑回来,撅起腚,蹲在尤一手跟前,激动地喊道:“来……来……我有力气……”

尤一手警告道:“二赖子,你姥姥的可要放老实点儿!”

“村长,手不摸咋个背法呢?”二赖子瞪着一双痴眼问道。

尤一手说:“只用力托住了就行,千万不能往里面使劲,连歪心思也不准动,你听明白了没有啊?要不然,老子就去……就去……x你娘!”尤一手恶狠狠地说道。

二赖子不但没有恼火,反而还恬不知耻地嘿嘿一乐,说:“俺娘都老成那样了,你尽瞎说。”

尤一手被逗乐了,笑着说:“老也不放过,照x不误!”

二赖子傻笑着,点着头连声应道:“那好……那好……俺不摸……肯定不摸就是了。”

柳叶梅跟田懒汉帮着把黄花菜从尤一手移到了二赖子身上,调好了位置,又用那个单薄的褂子遮掩了一下下身。

二赖子一憋劲,站了起来,迈步朝前走去,看上去稳当多了。

尤一手紧跟在后头,眼瞅着二赖子扒在老婆双臀处的两只手,唯恐一不小心,让他给吃了豆腐。

倒也还好,二赖子没敢放肆,只是用力扒紧了,直把两瓣屁股给深深勒陷了进去。

尤一手看在眼里,心里有些别扭,但也只能如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