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一条大泥鳅/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尤一手闻声也跑了进来,慌里慌张地问道:“咋的了……咋的了……咋就流血了呢?”

周老太倒是面不改色心不跳,镇静自若地握着剪刀,继续往里轻轻推着,嘴上说:“没事……没事……”

尤一手问:“没事咋会流血了呢?会不会出人命啊?”

周老太说:“不会的,人这不是好好的嘛。”

柳叶梅陪着十二分小心问:“姑奶,你咋知道没事?都流血了啊!”

周老太说:“那不是人血。”

尤一手一惊,问:“不是人血是啥血?”

周老太说:“就是里面那个东西的血,你细瞅瞅,跟人血不一样的。”

柳叶梅问:“咋不一样了?”

周老太说:“人血哪有这么黑呢?人血是鲜红的。”

柳叶梅看一下往周老太手上看了看,果然见那血是紫红色的,心里凉飕飕的直冒寒气,禁不住问一声:“那……那里面会是啥呢?”

周老太说:“你先别急着问,我也弄不明白。要不,你们先出去吧,站在后头我分神。”

尤一手表情慌乱不安,他跟柳叶梅对视一下,说:“那好,咱先出去吧。”

柳叶梅虽然心里不踏实,但也只得跟在尤一手后头出了门,站到了院子里,侧耳倾听着屋里面的动静。

尤一手蹲下身,点燃一支烟,大口大口吸着。

一支烟没有抽完,就听到了周老太苍老混浊的音调:“进屋吧,弄出来了……弄出来了。”

尤一手呼地站了起来,飞身往屋里跑去,粗壮的身板差点把柳叶梅给挤在了门板上。

进屋后,迫不及待地看过去,只见黄花菜的腿叉下面的地面上,一条血糊糊被拦腰剪断了大泥鳅。

看上去还鲜活得很,连眼睛都都圆睁着,放着瘆人的淡蓝幽光,只是眼珠已不再转动。

尤一手明知故问道:“那是啥呀那是?”

周老太边收拾着家什边瘪着嘴说:“是啥你还看不出来啊,泥鳅呗。”

柳叶梅问:“泥鳅咋钻进她身子里了?”

周老太摇摇头说:“这个我就弄不清了。”接着转上尤一手,问,“村长,你该知道是咋钻进去的吧?”

尤一手茫然摇着头,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周老太叽咕道:“那就奇怪了,俺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奇景呢。”

柳叶梅问:“姑奶,婶子不会有事吧?”

周老太说:“没事……没事……我刚刚给她把过脉了,好好的呢。”

尤一手问:“那咋还没醒呢?”

周老太没回答他,只是说:“你找些白酒来,要度数高一点的那种,越高越好。”

尤一手问:“要酒干嘛?”

周老太说:“你就别管了,赶紧去找就是了。”

尤一手应一声,转身去了。

柳叶梅呆呆地看着,问周老太:“姑奶,这是条泥鳅吗?”

周老太说:“看样子像,只是这么大的不多见。”

柳叶梅接着问:“在里面咋看不出来呢?”

周老太指了指泥鳅被剪断了的脊背,说:“它在里面是蜷着身子的,头尾都在里面,只露出了脊背之下的这一块,肯定看不出是啥了。”

说话间,尤一手拿着酒瓶子进了屋,递给了周老太。

周老太看一眼,说:“把瓶盖给开了。”

柳叶梅接过来,用牙要开了瓶盖,再递了过去。

周老太接到血淋淋的手里,仰头喝下一大口,然后弯腰俯身,把嘴巴贴近了黄花菜正中的位置,夸张地运了运气,然后猛劲用力,呼一声,满满一口酒全都喷了进去。

尤一手站在一边,表情怪异地看着,整张脸都扭曲得变了形。

周老太一连喷了三口酒,就把酒瓶递给了尤一手,说:“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尤一手问:“这……这就没事了?”

“是啊。”周老太肯定地说:“浊气没了,不会感染发炎了,保准好好的,你就把心放肚子里面吧。”

“哦,那就好……那就好……”尤一手嘴上应着,再打眼看上老婆的身子,只见乌红的血水汩汩外流着,顺着深处,一直流到了铺垫在下面的一层厚厚的报纸上。

周老太手扶着床帮站了起来,对着柳叶梅说:“你去给我舀点儿水来。”

柳叶梅会意,赶紧跑到外屋,盛了半脸盆水,又从暖瓶里兑了一些热水到里面,快脚返回了里屋。

周老太把她那双鸡爪子一般的手洗净后,在自己衣襟上擦了擦手,然后挪身到了黄花菜头部,伸出右手大拇指,按在了她鼻子下边的人中穴上,狠狠按揉起来。

按压了足足几分钟后,黄花菜腿脚突然活动了起来,嘴里也哼哼唧唧叫唤了几声。

周老太这才停下来,说:“好了……好了……活泛过来了。”

“这就好了?”

“是啊,这下连身子里面的邪气都没有了。”

“哦,那敢情好。”柳叶梅指了指地上那条被剪断了泥鳅,低声问周老太:“姑奶,是不是把那烂东西扔了,别让她看到了,会恶心的。”

周老太说:“你找个袋子装起来,我带回去。”

柳叶梅一脸惊异地问道:“哎呦呦,俺的老姑奶来,你要那招人恶心的东西干嘛呢?”

周老太说:“有用,做药引子。”

尤一手早已走了出去,找来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递给了柳叶梅。

柳叶梅接到手里,皱起眉,紧绷着嘴,犯起了难为,她实在难以下手去抓那团脏兮兮的东西。

周老太默不作声地从柳叶梅手里接过袋子,弯下腰,先把袋子套在了那堆“脏物”上,然后伸直了手指,用力大把抓起,再翻转过来,往上一提,就严严实实包裹了起来,这才对着尤一手说:“给她弄点红糖水喝吧。”

柳叶梅问:“她这样能喝下去吗?”

周老太说:“先用小勺喂几口,一会儿人就完全醒了。”

等尤一手把红糖水端进来后,递给了周老太,意思很明显,是想让她帮着给喂进去。

周老太却没接,说:“你们喂吧,我还得赶着回去有事呢。”

柳叶梅说:“姑奶,这人还没好呢,您咋好走呢?”

周老太肯定地说:“谁说没好呢,已经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尤一手说:“你都这么一把年纪了,回去还有啥事呢?”

周老太说:“大毛家的牛临产了,俺去给他家的牛接生去。”

尤一手苦笑着摇摇头,说:“您还给牲畜接生啊?倒是派上用场了。”

周老太说:“可不是,现在生孩子的都去医院了,不用俺了,可俺也不能失业啊,帮着牲畜忙活忙活,也算是没白活着。”说着话,带上已经包好的“出诊工具”,转身朝外走去。

尤一手说:“你等等,等一等。”

周老太站定了,问:“咋了?还有事吗?”

尤一手手摸进了裤兜里,摸索着说:“给你的钱。”

周老太说:“不要钱,自打六十岁之后,再帮人家做事,俺就只积德,不收钱了。”说完,扬了扬手中提着的塑料袋子,说,“这个就拿着了,有用……有用……会派上用场的……”边叽咕着,边走出了房门。

柳叶梅跟了出去,一直送到了大门外。

尤一手走到了老婆黄花菜跟前,轻轻晃了晃她的肩膀,呼唤道:“老婆子,醒醒……你醒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