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去天堂走了一趟/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老婆就睁开了眼睛,懵懵懂懂地盯着尤一手,吃惊地问道:“你啥是回来的?”

尤一手说:“你还问我呢,你是啥时出去的?”

黄花菜眨巴着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傻乎乎地盯着尤一手,说:“我这不是在家吗?啥时出去了?”

这时候进了屋,见黄花菜睁开了眼睛,就惊呼道:“哎哟婶子来,你可醒过来了,吓死我们啦!”说着边走向前,伸手揽住黄花菜的肩膀,吃力地把她扶了起来。

黄花菜眨巴着眼睛望着柳叶梅,问:“柳叶梅你也在呀?啥时来的?”

柳叶梅说:“婶子,你还记得发生啥了吗?”

黄花菜打一个哈欠,说:“没发生啥呀,只记得做了一个梦啊。”

尤一手紧跟着问她:“你做啥梦了?”

黄花菜伸着手,嗓子有些嘶哑地说:“想喝水……先给我拿点水喝。”

柳叶梅应一声,去外屋倒了满满一碗白开水,端到了黄花菜跟前,说:“还热着呢,你慢些喝。”

黄花菜接过来,对着碗口呼呼吹了几口气,然后试探着喝了起来,竟然一鼓作气喝了个碗底朝天。

尤一手问柳叶梅:“你不是说那水热嘛。”

柳叶梅蹙着眉,怪异地打量着那只碗,说:“是啊,我都觉得烫手呢,连热气都呼呼的往外冒。”

尤一手朝着老婆黄花菜挑挑下巴,说:“看看,她就像喝凉水一般,直接就倒了进去。”

柳叶梅说:“是不是呆在外头时间长了,也是黑夜里,着凉发烧了。”

尤一手走过去,接过碗,伸出右手触摸了一下黄花菜的额头,说:“也没觉出咋热来,体温很正常啊。”

柳叶梅说:“我知道是咋回事了,她一直张着嘴巴,里面灌了风进去,皮肉都干了,不再像以前那么敏感了。”

“兴许是吧。”尤一手说着,把碗放到了衣柜上,然后返身回来,把衣服扔给了老婆。

女人的神志看上去已经完全清醒,她开始窸窸窣窣穿起了衣服。

尤一手站在跟前问她:“你做啥梦了?这会子说说吧。”

女人不慌不忙梳拢了几把头发,然后往床里面挪了挪,身子倚在了墙上,再张大嘴巴,打一个哈欠,这才说道:“还是不说吧,乱七八糟的,没正经。”

柳叶梅说:“不就是个梦嘛,说着玩呗。”

黄花菜瞄了几眼尤一手的脸,然后悄声对柳叶梅说:“还是别说了,老东西会不乐意的。”

尤一手故意装出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来,说:“我啥时候那么小心眼了?做梦本来就是胡捣鬼,这有啥?切!”

柳叶梅跟着纵容道:“就是啊,说说吧婶子,说出来我给你圆圆梦,看是咋回事儿。”

黄花菜表情有些紧张,说:“昨天夜里头睡得很早,一开始翻来覆去睡不着,翻来覆去折腾了好大一阵子,刚刚犯迷糊的时候,突然听见门吱扭响了一声,猛一抬头,看见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尤一手抢问道:“那男人是谁?”

黄花菜沉下脸想了想,接着说:“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但却很面熟,大高个,一表人才,手里还欠着一匹白马。”

“操,看你整天怪老实的,原来也想三想四的,是想白马王子了吧?”尤一手打岔道。

柳叶梅朝着尤一手白一眼,说:“听婶子说,你不就是个梦嘛。”

黄花菜接着说:“那个人进屋后,就对我说,要带我出去看风景。我就问,一个小破村子,有啥好看的?那人就说,我带你去个好地方,那里有湖光山色,蓝天白云,景色美极了。”

“然后呢?”尤一手听入了迷,坐到了床沿上,小心地问道。

黄花菜接着说:“他还说了很多那种软绵绵的甜蜜话,说得人心里扑扑簌簌地,就像有无数的蝴蝶在飞。那人还……还……”

“还咋着了?”柳叶梅问。

黄花菜接着说:“他还过来搂住了,那身子热乎乎的,香喷喷的,我都觉得有些发晕了。”说到这儿,脸上竟然浮起了一抹幸福的红晕。

尤一手说:“没出息,不就是个梦嘛,用得着那么激动了。”

黄花菜剜他一眼,说:“就算是梦里的人他也比你强,你一辈子都没对我那么好过,就算年轻时候也没有。”

尤一手说:“你是电视剧看多了,整天就知道胡思乱想了……”

“村长你别插嘴,听婶子讲嘛。”柳叶梅打断了尤一手的话。

黄花菜说:“那人又是说,又是亲的,我就感觉晕乎乎的了,不知不觉就被抱到了白马上,他在前头牵着,出了门,往前走去。一路很陌生,好像从来都没走过,路旁树木高大,绿叶唰唰,白马脖子上的一串铃铛发出叮铃铃的响声,很好听。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果然就到了一个有山有水的好地方,一汪绿水很平静,里面开满了鲜艳的荷花,还有一些黄的、红的鱼儿在里面游荡……”

“我操你个老的,你不会去天堂走了一趟吧?附近哪有那么美的地方呢!”尤一手咋呼道。

黄花菜撅着嘴,说:“你就知道胡说,去了天堂咋还能回来呢。”

柳叶梅问:“那之后呢,又咋样了?”

黄花菜脸腾一下子红了,欲言又止地呐呐着。

“就是做了个梦嘛,瞧把你美的吧,赶紧说……说后来又发生啥了?”尤一手威严地命令道。

黄花菜就说:“正当我四下里看美景的时候,那个人就走到了我身旁,轻轻抱住了我。”

“操,就知道是这样的梦,净想好事。”尤一手叽咕道。

黄花菜说:“还真像电视剧似的,那个人抱着我倒在了一片桃花下,地上全是绿油油的青草,很厚很软……”

“接下去呢?”尤一手问。

黄花菜满脸绯红,难为情地说:“这还要问了,就做了男人女人的那种事了呗。”

“咋做的?他真的动你了?”尤一手不无醋意地问道。

黄花菜说:“还能咋样,就那样呗,反正……反正……比你做得好,我都舒服得晕过去了。”

“你晕过去了?”尤一手问。

黄花菜说:“是啊,舒舒坦坦地晕过去了,一直都你们把我喊醒。”

柳叶梅问:“那个人呢?后来他去哪里了?”

黄花菜说:“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反正迷迷瞪瞪的,后来就啥都不知道了,舒舒服服睡了过去。”

“听听你做的这烂梦,竟然还……还被人x……真他妈的不要脸!”尤一手骂道。

柳叶梅笑着说:“就是个梦,又不是真事,有啥大惊小怪的?我估计你们男人也少不了做这样的梦,你承认不承认?”

黄花菜问柳叶梅:“柳叶梅,你不是说帮我圆梦嘛,你说说看,做这样的梦好不好呢?”

柳叶梅煞有介事地想了想,解释道:“以我分析,婶子这梦做得并不蹊跷,也是有来龙去脉的。”

“啥来龙去脉?”黄花菜问道。

柳叶梅说:“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吧,先从迷信角度上说,你前世一定有个白马王子一样的情人,那人有了一定的造化后,为了续一份缘,就偷偷摸摸来找你幽会了;二来吧,也可能是你年轻的时候,就是说小的时候吧,心里面想象过有这样一个人,盼着他牵着白马来接你。多年以后,那个梦又复现了,你就直接沉浸在里面了。”

黄花菜问道:“柳叶梅,那你说做这样的梦好不好呢?”

柳叶梅说:“没啥不好的,梦续前缘,这本来就是好事。”

黄花菜突然面带惶惑,问:“那我会不会死呢?”

柳叶梅说:“婶子你多想了,只是个梦,没啥的,你梦到了花,又梦到了鱼,这可都是好兆头呢。”

黄花菜摇摇头说:“做这么奇怪的梦,还清清楚楚的,真是怪吓人的,真担心自己是不是去了阴曹地府。”

柳叶梅说:“阴曹地府哪有那么好的地方,你说是不是?”随走过去,问她,“你是不是饿了?我给弄得吃的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