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浪漫幻觉/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婶本来已经道听途说了很多,并且越传越神乎,柳叶梅就敷衍着给她一一解释了。

儿子小宝对妈妈很冷淡,只是呆着脸看电视,话也懒得说。

柳叶梅坐了一会儿,觉得挺无聊,又怕二婶刨根问底地继续问起黄花菜那些事儿,自己又懒得费唇舌去解释,就借口说村里还有事,急着要去办,便起身想离去。

刚走到门口,又想起了啥,翻身回来,从裤兜里掏出了二百元钱,放到了二婶面前,说:“这点钱你拿着,买点吃的。”

二婶推让着,说啥也不接。

柳叶梅就说:“你们两个老人本来就不宽裕,再添一张嘴吃饭,还不拖累了你们。再说了,我这做晚辈的,也很少尽点孝心,您就别再客气了。”说完把钱扔在了炕上,扭头就快步走出了屋子。

柳叶梅先去了东坡,看了一下自己家的那块麦田,见虽然麦穗子外面有些发黑,也有斑斑点点的绿毛,但里面的粒子还算新鲜,只是被雨水浸泡得有些胀满,颜色看上去也苍白了许多。

抬头望望,天依然阴沉着,看上去一时半会儿还晴不起来,心里就越发急躁起来。

就想,自己再回去跟尤一手好好商量一下,让他主动弯下腰来,去求求黄仙姑,让她施展一下法力,帮着驱散乌云,也好把满坡的麦子收回家。

可尤一手这人比驴都犟,他是不会轻易低头的,常言说不撞南墙不回头,他这人怕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去。

这该咋办呢……柳叶梅一时没了主意。

回到家后,柳叶梅满心满腑想的都是求黄仙姑的事儿,一整天都神不守舍。就连夜里做梦,也全是那事,梦见黄仙姑大发慈悲,帮着拨云见日,全村老少齐上阵,喜滋滋收获的麦子喜人场面。

有了这样的梦,柳叶梅就接收到了某种令人欣慰的暗示,信心足了起来。天一露明,她就起了床,收拾一番,直奔着黄仙姑家去了。

可当她到了黄仙姑家,见里里外外的门全都虚掩着,轻轻推开来,就隐隐觉得有丝丝缕缕的寒气从里面冒了出来,心里就开始发虚,就预感到或许是发生啥意外了。

可又觉得不可能,她咋会出事呢?她又不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是神!是仙!谁敢动她一根毫毛呢?就算是动,怕是也动不了的。

她蹑手蹑脚进了屋,边走边老姑老姑地喊着,却硬是没有回声。

等她探头往里屋的炕上看过去时,顿时愣住了,眼前的一切令她毛骨悚然,惊恐不已——

黄仙姑赤裸裸平躺在炕上,皱巴巴的身子四仰八叉,奇怪的是两腿间还插着一个毛茸茸的怪物……

“老姑……老姑……老姑你醒醒……你咋了这是?”柳叶梅惊慌失措地喊了起来。

黄仙姑噗地吐出一口气,然后翻着眼白,直直瞅着房顶。

柳叶梅迈过门槛,惊悸地望着黄仙姑那张没有表情的脸,问道:“老姑,你这是咋了?”

黄仙姑眨巴眨巴眼睛,然后侧过脸,问柳叶梅:“俺不是在睡觉吗?咋的了,你一惊一乍的。”

“老姑,你睡觉咋还光溜溜的呢?连门都没关。”柳叶梅满脸不可思议。

“门没关吗?不对啊,临上炕前,我记得关了的。”黄仙姑仍然四仰八叉躺在那儿,满不在乎地说。

柳叶梅挪步到了炕前,细细打量起了黄仙姑身子里夹着的那个怪物,这一看,才豁然明白过来,那个毛茸茸的怪物其实并不怪,几乎是天天都能看到的一样东西——

一条狗腿,一条小个头的巴狗腿,塞进去的部位看不到,翘在外头只是长满了细毛的小腿部位,以及挓挲在顶端的五只钩状脚趾,看上去很锋利。

黄仙姑抬手搓一把脸,问柳叶梅:“你咋这么早就过来了?找老姑有啥要紧事吗?”

柳叶梅没心回答她,只是表情怪异地盯着黄仙姑,呐呐道:“老姑……老姑你腿旮旯里咋还夹着一条狗腿呢?”

“啥?”黄仙姑一愣神,随探下手去摸一把,禁不住“嗷哟“叫了一声,一骨碌爬了起来,惊诧地打量着那条狗腿。

柳叶梅再看过去时,忍俊不禁差点笑出声来,她现在的姿势,从侧面看过去,活像长了一根怪异的男人器具。

黄仙姑身上松弛的肉肉开始微微哆嗦,特别是胸前那一对双已经干瘪了的饭囊。

她脸也跟着变了型,扭曲着,有些恐怖,脸色由黄变白,再由白变红,然后又由红变紫,直到完全成了个紫茄子后,她才夹着嗓子哭了起来。

那声音极压抑,极痛苦,极愤怒,混浊的泪水很粘稠,在那张皱巴巴苍老的脸上慢悠悠滑落着,垂在腮边,停滞一阵,然后才吧嗒一下落在了她皱皱巴巴的肚皮上。

柳叶梅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了,傻愣愣站在炕前,听着黄仙姑呜呜咽咽的哭声,直听得心里堵得慌,抓得慌,憋得慌,刺得慌……简直……简直都没法形容了。

黄仙姑哭过一会儿后,竟然一阵风吹过一般,雨过天晴了。

她双手掩面,用劲擦拭几把,脸上的的泪水也没了,只是眼睛还红红的,像是充满了血。她抬头望着柳叶梅,镇静地说:“今天这事,是老姑一辈子的奇耻大辱,你一定给老姑保密,一旦说出去,那老姑就死定了。”

柳叶梅点点头,应道“老姑你就放心吧,俺绝对不给你漏出去半个字。不过……不过……”

“不过啥?”

柳叶梅说:“也没您说得那么严重,为这点事儿,值当的去死吗?”

黄仙姑脸色又是一阵乌紫,说道:“他这样侮辱我,简直比拿刀子直接捅我都残忍,曰他八辈子祖宗的,我让他断子绝孙!让他下到十八层地狱!让他下辈子做乌龟!永世不得翻身!”

见黄仙姑咬牙切齿的骂着,越骂越是火气冲天、怒不可遏,浑身又开始哆哆嗦嗦起来,就赶忙劝慰道:“老姑啊老姑,你先别骂了,赶紧想办法把那狗腿拿出来吧。”

黄仙姑戛然止住了骂声,怪怪地打量着柳叶梅,疑问道:“不对呀,柳叶梅,你咋知道这是狗腿呢?”

柳叶梅朝着黄仙姑身下指了指,满脸无辜地说:“天天看狗跑,谁还不认识狗腿啊,你看看那小腿,那爪子,还有那爪掌,不是狗腿是啥呀?”

黄仙姑这才耷拉下头,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叽咕道:“差不离……还真是一条狗腿。”

柳叶梅问她:“老姑,那狗腿是咋弄进去的呢?”

黄仙姑思忖了片刻,摇了摇头,喃喃地说:“这事说来也怪了,它是咋进去的,我还真不知道了。”

柳叶梅说:“那你睡得咋就那么沉呢?这么大一个东西塞进去,竟然一点都感觉不到,也太说不过去了。”

“说也是啊,本来我是关紧了门后,才上炕睡下的,咋就……”黄仙姑呆着脸,凝神回味了一番,接着说,“柳叶梅,跟你说实话,老姑当着真人不说假话,这事还真是怪了,简直就怪得离谱了。”

“咋了老姑?”

黄仙姑神秘兮兮地说:“柳叶梅呀,老姑只对你一个人说,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老姑你要是信得过柳叶梅就说,信不过就别罢了,免得以后再后悔。”柳叶梅嘴上这样说着,心里还是痒痒着想知道实情。

黄仙姑紧蹙着一张老脸,声音低沉地说:“上炕躺下不大一会儿,我就睡了过去,可不大一会儿,就闻到了一股特别香特别香的味道,简直好闻死了。我用力往鼻子里面吸着,越吸越兴奋,越吸越激动,竟然睁开了眼睛,你知道我看到啥了?柳叶梅。”

“你看到啥了老姑?”柳叶梅故作镇静地问她。

黄仙姑竟然眉飞色舞起来,说道:“眼前竟然有一张年轻俊秀的脸庞,是个小伙子,既年轻又帅气,人长得有模有样,白白净净,很文质,活像电视里的演员,反正我都头一回见到长得那么有型的男人。你伏在我身旁,竟然喊起了我的小名。”说到这儿,她又停了下来,好像不舍得一憋子气全说完似的,望一眼柳叶梅,问:“你知道他喊醒我干啥了?”

“干啥了?”

黄仙姑脸上竟然浮出了一丝只有年轻人才有的亢奋喜色,声音也柔和了许多,她说:“他见我醒过来,竟然轻轻抱住了我。”

“然后呢?”

黄仙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说:“他身上的香味儿一下子就把我熏醉了,我模模糊糊躺在了他的怀里。他先是很有分寸地抚摸着我的头,看着我的脸,那眼神既安静又干净,就像两汪山泉一般,直看得我心里面也跟着涌起了泉眼,咕嘟咕嘟的往上泛着浪花……”

“老姑,你咋也像个城里的文化人了?听听吧,这话说得简直酸得人倒掉牙,你直接说事就是了,别云山雾罩绕老绕去的了。”柳叶梅急于知道后面的事情,催促道。

“我这不是想着尽量跟你说详细些嘛,也好让你听明白了,再帮着我思量思量这到底是咋回事儿。”黄仙姑解释道。

“哦,那你说吧,我听着呢。”

黄仙姑说:“那个小伙子对我说,他跟我上辈子有缘,这辈子没凑到一起,今天是特地从大老远的城市赶过来,一续前缘,重温旧梦的。”

“是这样啊,就算是个梦,也很浪漫呀老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