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依然陶醉其中/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不是,年轻人一点都不像村里的这些男爷们,一个个毛手毛脚的,粗鲁得很,总是一上来就扒女人的衣服。可人家这个城里的人不那样,而是先抚摸我的头,接着又亲我,活像一条鱼似的,那个恣呀,欢腾跳跃的,一会儿工夫就喜欢得我不行了,嘴里,不对……不对,是心里就像是灌满了糖水似的……真的很甜很甜的,真的,比糖水都甜,就像……就像……”

“老姑,你就别拽了,赶紧往后说吧,然后咋样了?”柳叶梅看上去有些不耐烦。

“好……好……我说……我说,老姑就是为了馋馋你,馋死你。”黄仙姑好像全然忘却了之前不堪的痛苦,竟然面露笑容,逗起了柳叶梅。

“老姑,听着可真是怪馋人的,你就别啰嗦了,只拣最馋人的那些事儿说吧,别啰里啰嗦了,急煞人。”

“瞧你没出息的样子,好……好……就说……就说……”黄仙姑说着,毫不掩饰地咕咚下咽一口唾沫。

柳叶梅抿嘴笑了起来,说:“还骂我没出息,俺看老姑更没出息,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说起那事来,还像个十八岁的大姑娘似的。”

黄仙姑彻底放松开来,说:“可不是咋的,整整一辈子了,这一回算是做了回真正的女人。”

柳叶梅疑问道:“老姑,你不会只是做了一个梦吧?还这么当真。”

黄仙姑摇摇头,断言道:“不是梦,肯定不是梦。”

柳叶梅问:“你咋知道不是梦了?”

黄仙姑说:“那男人的一言一行,他的长相,他的气味,还有他身上的那些个物件,都清清楚楚,从来就没见过哪一个男人长得那么好看过,嫩嫩的,白白的,哪里哪里都不招人嫌,就像……就像……”

“老姑啊老姑,你今天这是咋了,说话半截半截的,真是急死个人了。”柳叶梅嗔责道。

黄仙姑嘿嘿一笑,说:“那好,我就直接说他是咋样跟我好的,不过吧,那滋味确实不一样……不一样呢,我都死了好几回。”

“老姑,看来神仙也不全是吃素呢,荤的腥的,照吃不误,也跟常人一样,逮着不撒口啊!”柳叶梅说完,嘻嘻笑了起来。

“臭妮子,你敢笑话老姑,再笑试试,老姑非揭你的老底不可。”黄仙姑佯装生气地板起了脸。

“哪儿敢笑话您啊,俺的意思是说,老姑是神,也是人,是人就长着心,长着人身子,就馋那些人事儿,你说是不是老姑?”柳叶梅笑问道。

黄仙姑说:“这话说得倒是有几分道理,是人就没有不想那事儿的,除非是身子有毛病,你说是不是柳叶梅?”

柳叶梅点点头,说:“是啊……是啊,老姑,老天爷把男人女人的身子造成那样,不就是为了那个啥嘛,这也是天意,是不是呀?老姑。”

黄仙姑颔首道:“是啊……是啊……只是老姑半辈子没那个福分了,老头子走的早,后来老了,就没人稀罕了,一块好地茬就就那么老闲置着,一来二去连点水气都没有了,干巴巴的,连棵瘦草都不长。”

柳叶梅说:“这回正好了,一下子把几十年的亏欠给补回来了,可把你这块老旱地给滋润透彻了。”

黄仙姑脸上泛着丝丝缕缕的红晕,她说:“那个人看着文文静静的,可真要贴近了,他就变成了一条虫,不……不……那就像一条龙,在上头上蹿下跳,左右折腾,搅合得整个人就像是泡进了春水里一样,那个暖乎呀,那个舒坦呀,就别提了,我都觉得自己成神仙了,快要飘起来了,飘到了蓝天上,飘到了云彩上,他还不歇气,直到把我也化成了一块云彩,一块五颜六色的云彩,那个……那个……哎哟哟……那个舒服来……”

柳叶梅看着黄仙姑一脸陶醉的样子,心里跟着水汪汪起来,就连前胸后背都泛起了热辣辣的潮润,禁不住跟问道:“老姑,你说怎么就那么厉害?那么稀罕人呢?他是咋个跟你耍的,仔细说说吧老姑。”

黄仙姑一咧嘴,说:“不说了……不说了……跟你说多了不好。”

“咋就不好了?”

“把你说馋了,你还不出去找野汉子啊,这女人只要一出去找野汉子,那就没正型了,就没心思正经过日子了,你说是不是?”

柳叶梅说:“老姑来,俺又不是个小丫头片子了,至于那么下作嘛,只是心里好奇罢了。”

黄仙姑说:“你可不能贪心不足啊,把老姑心里的秘密全给抠了去,总该给老姑留点念想吧,你说是不。”

柳叶梅翻一下白眼,娇嗔道:“老姑真小气,谁还给你抢去了不成。”

黄仙姑说:“其实,就跟平常的男人差不多,只是吧,人家会闹腾,干劲又足,半个夜里都不消停,也不知道他是咋做到的?”

“时间长,有多长?”

黄仙姑沉吟一番,说:“我估摸着那个时间吧,也该有……有四五个时辰吧,他玩的那些个把式也多,翻着花样的讨人喜欢,可……可……”咽一口口水,接着说,“可厉害了,弄得浑身就像着了火似的,恨不得把自己的皮肉撕开了,让他尝尝鲜。”

“老姑,您这一回可是把一辈子的馋都解了。”

黄仙姑下意识地点点头,说:“可不是嘛,你知道俺们耍到最后,又咋样了吗?”

“咋样了?”

黄仙姑咂巴咂巴嘴唇,说:“他跟正常人的不一样,越到后来越那个啥,我都担心他身子承受不起,想阻拦他,不过那个时候的心思吧,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想想也值了。但又一起耍了一会子后,就消停了,就动不了了。”

“咋就动不了了?是不是他晕过去了?”

“不是啊,他还是想动,可身子不听使唤了,我也试探着想帮帮他,可就是不管用了,急得他直流汗。”

“那是咋回事啊?咋会那样了呢?老姑……”柳叶梅被吓着了一般,大张着嘴巴问道。

黄仙姑舔舐了一下嘴唇,然后说:“一开始我也弄不懂,后来搭手一摸,又活动了一下身子,才知道是咋回事了。”

“到底是咋回事呢?”

黄仙姑说:“那个人血气太旺,几乎把全身的血都集中到一个地方了,其他地方就没了力气。”

“那后来呢?”

“后来吧,听见有鸡叫声了,像是要天亮了,那个人就着急了,连汗珠子都叽叽咕噜地往下滚了,为难地说他该回去了,要不然就赶不上时间了。我也急了,说那你就赶紧走吧,谁知道他却瘫在了那儿,想起都起不来了,我说你该咋办呢?他想了想,说,既然你对我这么好,那就给你留下个念想吧。”

“老姑,咋听着这么感动人呢?”

“是啊,他说那话的时候,我都哭了,眼泪顺着眼角直往下流,要是不信,你看看那枕头,上头还湿着呢。”

柳叶梅顺着黄仙姑的手指看过去,果然就看到枕头上有一汪湿乎乎的渍痕,看上去就像落在上面一片花瓣。

黄仙姑说:“那个人也真够重情重义的,他说,为了答谢我,让我以后永远有种舒服的感觉,要把他的根儿留下来。”

柳叶梅惊叫道:“根?啥根?”

“傻啊你?”黄仙姑脸上竟然泛起了少女一样的红润。

柳叶梅笑了笑,问:“那个玩意儿也好留下来?咋个留法呀?”

黄仙姑说:“是啊,他一说那种话,我就担心起来,我说你留下来,会死的。他摇摇头说死不了的,只要你觉得受用就好,等我回去之后,还会慢慢再长出新的来。”

“然后他就真的留下来了?”

“可不是咋的,留下来后,人就走了。”

“那可是有血有肉的东西啊!他是……他是咋留下来的呢?”

黄仙姑说:“我说了你也不会信,干脆还是不说了吧。”

“咋不信呢?你说……老姑你说……尽管说!”柳叶梅感觉自己的心管被勾住了,勾到了嗓子眼里,堵得慌。

黄仙姑说:“他是用手撕断的,你信不信?”

“老姑……老姑你尽骗人,好好的一个人,用手咋能撕断呢?况且还是自己撕自己的,不可能……不可能……这咋可能呢?”柳叶梅瞪着一双呆痴的眼睛,摇头晃脑地质疑道。

黄仙姑倒是显得很平静,她慢条斯理地说:“真的,不骗你,他就是自己用手撕断的。”

“他是咋撕断的呢?”

黄仙姑咬了咬干瘪的嘴唇,说:“不说了,不想再说了,太可怕了,也太叫人感动了,他……他竟然……那个疼就难以想象了……”说着说着,黄仙姑竟然动情地红了眼圈。

“那后来呢,撕下来了吗?”

黄仙姑说:“那是个血性的汉子,说一不二,他咬牙切齿,拼命地撕扯着,疼得浑身颤抖,热气腾腾,最后只得两只手全都用上,哞地一声,就像一头老牛似的,硬生生给撕了下来,随手又留在那里了,看上去还不放心似的,又用手活动了一下位置。”

柳叶梅一脸认真地问道:“那还不得把人疼死呀?”

黄仙姑说:“肯定疼呀,可他咬牙忍着,连身上的肌肉都浑身跳动,可怜死个人了啊!”

“那是不是会流很多血呢?”

“是啊,流血了,呼呼地,可他好像是有备而来,本来就打算把给我留下的。一见血出来,就迅速从身上那一个地方掏出了一种药面来,呼一声,扑在了上头,那血立马就止住了。”

“然后呢?”

“然后他就起身穿好了衣服,转身告辞要走。可我不放心,担心他路上会继续流血,会疼死,不要他走。他偏不听,说不走就来不及了。我说你走也行,我看一看那个地方。”

“他让你看了。”

“看了,他转过身来,把身子亮给了我。”

“你看到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