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奇耻大辱/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时愣住了,那地界儿竟然就像女人一样了,却不见一丝破绽,干干净净的,找不到丁点的血迹。”黄仙姑表情极其平静地说着。

“咦,老姑,那可真是奇了怪了。”

“可不是咋的,连我都纳闷呢。”

“你一定是遇到比你造化更深的神仙哥哥了?是不是啊老姑?”

黄仙姑点点头,说:“那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

“神了……真神了……”柳叶梅木然呐呐道。

黄仙姑说:“是啊,他在临出门时,还对我说,宝贝我给你留下了,你要是想我的话,就摸一摸那个吧。我就按照他的话摸着试了试,你猜怎么着了?”

“怎么着了?”

“我摸着那东西,它果然就活了起来,不但动,还摇摆着,那个……那个滋味儿就别提了,哎哟哟,害得老姑要死要活的啊。”黄仙姑说着,满脸陶然若醉的表情。

柳叶梅像是也被说动了情,心里头无法遏制地酥酥痒痒起来,不住地吞咽着口水。

她往炕前轻挪了几步,不易察觉地顶在了炕沿上,一阵舒爽的感觉瞬间电流一般传遍了全身……

“柳叶梅……柳叶梅……你咋了?没事吧?”黄仙姑见柳叶梅神色有些不对劲,忙问道。

“没事……没事……老姑。”柳叶梅停下动作,目光迷离地望着黄仙姑说。

“没出息,被说得动心了吧?”

柳叶梅说:“好东西都让你占了,别人在一边听着,心里面能不馋吗?”

黄仙姑奸笑着道:“你就别哄老姑了,你年轻貌美的,想跟你干那事的人多了去了,争着抢着的,还怕没肉给你吃?你瞒不了老姑,虽然男人不在家,但你一直也没旱着,你承认不承认?”

“老姑,你说啥呢?把俺看成啥人了。”柳叶梅撅着嘴,矫情地说。

黄仙姑说:“愿意耍就耍呗,那是各人的自由,别人可不好管,也不能管,只要别惹出麻烦来就行了。”

柳叶梅摇摇头,说:“老姑,俺可没乱来,真的,老实着呢。”

“得了……得了,你就别为自己撇清了,你以为老姑傻呀。”

柳叶梅转移话题问道:“老姑,你说得很动情,看上去也很享受,刚才咋还哭了呢?”

黄仙姑叹口气,说:“再好也是梦呀,那么舒服的滋味,一霎霎就没有了,那么好的一个人,却像是在梦中,这不是……不是……心里有些闪得慌嘛,一下子成了个泡泡,人呢?还有……还有他留下的宝贝呢?对了……对了……那宝贝呢?”黄仙姑说着,慌里慌张四下里找了起来。

“老姑,你不是说在你身子里面吗?”柳叶梅提醒道。

“对啊……对啊!是这样说的啊。”黄仙姑说着,伸手摸到了那地方,顿时僵在了那儿。

“老姑,您咋了这是?老姑……醒醒……你醒醒……”柳叶梅设伸手晃了一把已经变成了木偶的黄仙姑。

黄仙姑呆滞的双眸中竟然瞬间溢满了泪水,并顺着眼角流了出来,却没有发出哭声。

“老姑,别这样,咋又哭又笑的,怪吓人的。”

黄仙姑开了腔,她带着哭腔说:“柳叶梅,看来那还真是做了个梦来,你看看,老姑就当真了,这不是自己拿自己当猴耍了嘛,你说说这事。”

柳叶梅往黄仙姑下面望一眼,那条狗腿挺挺地翘着,禁不住打一个哆嗦,身上瞬间凉了半截,美好的想象随即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她脑子却清醒了起来,想到这老妖婆昨夜里头一定是吃了暗亏,被人算计了,人家明明祸害了她,还把狗腿给她塞了进去,她却幻想成了那么美好的梦境,把自己舒服得上天入地的,看来这老东西也是长了一身臊骨浪肉,只是一般不外露,闷在里头罢了。

“柳叶梅,你说咋就变成一条狗腿呢?你说这有多窝囊啊!可夜里明明是那个男人留给我的宝贝呀,真真切切的,我用手摸着,他还活泛着呢,咋就成这杂碎了呢?”黄仙姑声音哀戚起来。

柳叶梅盯着那条斜插的狗腿,说:“老姑,你是个半仙之体,都弄不清是咋回事儿,我一个凡胎肉眼之人,能知道啥呢?”

黄仙姑说:“可……可是我真的就感觉是白马王子来了呀。”

柳叶梅说:“老姑,要不这样吧,说不定这狗腿就是那个宝贝变的,你就留下来吧,指不定啥时就又变成宝贝了。”

黄仙姑呆着脸,摇摇头说:“不像……不像那么回事儿,你用不着安慰我,这狗腿跟那宝贝,差的可是太远了,十万八千里都有余。”

柳叶梅说:“那依你的意思是?”

黄仙姑双手合在胸前,瞑目默念了一阵,突然睁开眼睛,破口大骂起来:“狗娘养的,竟然敢欺负老娘,他奶奶个x的胆子也忒大了,看老娘不拾掇了他个熊玩意儿!”

“老姑,你这是咋了?”柳叶梅被吓着了,呆呆地望着黄仙姑,她这情绪变化也太快了点,刚才还一脸陶然悦色,这突然间就变得凶煞可怕了,看来之前她是一直都沉浸在幻觉当中,没有走出来,这时候已经完全回过味了,知道是被别人羞辱了。

黄仙姑说:“刚才我走回去看了看,的确是有人给我使了迷魂药,又变着花样玩戏耍了我,操他奶奶个蹄子的,我说咋就觉得头脑不活泛呢,原来是一直被那药控制着呢,这个该死的,我早晚要收拾了他!”

柳叶梅心里毛毛躁躁的,大惑不解地问黄仙姑:“老姑,你既然知道了实情,那一定看清是谁干的了吗?”

黄仙姑喊一声:“天机不可泄露,老娘虽然不说,但老娘心中就数,肯定饶不了他的。”

柳叶梅往前一步,小声问:“你是不是怀疑那个老疙瘩?”

黄仙姑摇摇头。

“是不是尤一手?”

黄仙姑再摇了摇头。

“那……那会不会是……是毛四斤那小子?”

黄仙姑眼睛一瞪,反问道:“你咋就想到他身上去了?”

柳叶梅说:“你不是说是白马王子来找你了嘛,咱村上也就他长得最帅,最挺拔,不是他还会谁是谁呢?”

黄仙姑目光软了下来,讷讷地说:“别胡猜,这事可不是好闹着玩的,我自己心里有数就成了,不会告诉任何人。”

柳叶梅知道这事非同小可,她不会轻易说出来,就安慰道:“老姑,还弄不清是咋回事呢,您千万别动肝火啊,会伤了身体的。”

“可不是咋的,已经被伤得不轻了。”黄仙姑沉着脸说,“柳叶梅,你还是赶紧走吧,我这就得燃香打坐,恢复功力。”

柳叶梅问:“老姑,你是说他折了你的功法?”

黄仙姑道:“狗杂种,一定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不然他不会得手的,糟蹋了我的身子不说,修练了几十年的功法被他一家伙就折亏了一半,这个狗娘养的,也太阴险了,太毒辣了!看等我恢复了元气,不毁了他祖宗八辈才怪呢,让他断子绝孙!断子绝孙!”

柳叶梅怵怵地打量着黄仙姑,说:“老姑,你这样没事吧?”

黄仙姑喊道:“没事,能有啥事?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那……那你身子里塞进去的那个东西咋……咋办呢?”柳叶梅朝着黄仙姑身下指了指,怯怯地问道。

黄仙姑想了想,然后说:“那你帮我拿出来吧。”

柳叶梅哦一声,问:“怪吓人的,咋个拿法呀?”

黄仙姑双手撑在炕面上,往下挪了挪,把身子展开来。

这样以来,那条狗腿就朝向了柳叶梅,晃眼一看,黄仙姑活生生就是个长着三条腿的怪物。

柳叶梅吓得直打哆嗦,浑身冰凉,起了厚厚一层鸡皮疙瘩,她硬着头皮,攥住了那条狗腿,试探着往外扯了起来。尽管她用了不少的劲,几乎都咬牙切齿了,但那狗腿看上却几乎纹丝未动。

“你先停一停。”黄仙姑由坐姿改为了卧姿,手脚并用支撑着,呈狗立状,对着柳叶梅说:“你再试一下,一定要用力,我也帮着往外排气,兴许就出来了,快……快……”

柳叶梅把脸扭到了一边,伸进手去,摸索到了那条狗腿,双手扒紧了,用力往外薅着。

“柳叶梅,不用着急,听我的号子。”

柳叶梅应一声。

黄仙姑就喊开了:“一、二、三!”

柳叶梅猛然一用劲,果然就把狗腿给薅了出来。但随之而来的,是黄仙姑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屁。

黄仙姑这个动力十足的屁奇臭无比,里面还夹杂着一股狗臊味儿,熏得柳叶梅赶紧捂了鼻子。

“狗曰的玩意儿,那狗腿上一定抹了狗屎,要不然咋就那么臭呢。”黄仙姑骂道。

柳叶梅外门口退了几步,说:“哪有狗屎啊?分明是你自己放了一个屁,别胡乱猜疑了。”

“不是……不是……老姑放屁从来都没这么臭过。”黄仙姑说完,像是自己也被呛得透不过气了,赶忙爬到了窗口处。

柳叶梅好奇地往她身上一望,见里面呼呼朝外冒着热气,仔细一看,似乎还隐约往外流淌着什么。

一阵恶心泛上来,柳叶梅忙扭头看上了门外。

过了一会儿,黄仙姑转回了身子,边穿衣服边对着柳叶梅说:“好了……好了,不臭了。”

柳叶梅这才转过脸,对着黄仙姑说:“老姑,你这就穿衣服呀。”

黄仙姑一愣,问:“咋了?不穿衣服还能光着啊,老姑这身子全是褶子了,又没啥好看头。”

“不是啊老姑,你……你……”柳叶梅不知道该咋对她说了。

黄仙姑冷着脸,嚷道:“你啥你,有话你就说啊!”

柳叶梅说:“你那儿还在流不干净的东西呢,赶紧擦一擦吧。”

“啥?流啥不干净的东西了?”黄仙姑慌忙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