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狗肉飘香/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俺咋知道是啥水呢,稀稀拉拉的,就跟糨糊差不多。”柳叶梅强忍着恶心说道。

黄仙姑停下来,琢磨了一阵,然后说:“哦,知道了……知道了……知道是啥了。”

“是啥呢?”

黄仙姑说:“看来你老姑我还不老呀,竟然还有那么多的好东西。”

柳叶梅一头雾水,问:“老姑的意思是?”

黄仙姑说:“你想啊,不管是真的也好,假的也罢,我跟那个男人耍了一黑夜,能没点雨露滋润吗?能不下雨刮风吗?所以就……就发洪水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柳叶梅这才明白过来,说:“是啊,看来老姑是动真情了,要不然是不会有那种动静的,又是风又是雨的,真是厉害。”

黄仙姑羞涩一笑,问:“你是不是笑话老姑了?”

“咋会笑话呢?”笑话一脸认真地说道,“这人呀,可不能只看外表,就是人家说的人不可貌相,有些人看着年轻,可心已经老了,可有些人看着老了,心却还嫩着呢,就像老姑您,是不是呀?”

“妈逼,你这个熊妮子就是会说话,不过老姑乐意听,听着舒坦。”黄仙姑说着,在柳叶梅后背上轻轻拍了几把,接着说:“倒也是,身子里面都很多年没见过水汽了,就这么半真半假的一顿闹腾,还真就水汪汪的灵醒了,说不定老姑还真就返老还童了。”

柳叶梅恭维道:“老姑是神仙,不老……不老……永远都不来。”

黄仙姑脸上又浮出了笑容,说:“那敢情好……敢情好……”

说话间,黄仙姑已经穿好了衣服,擦下炕来,先去外头的茅坑蹲了一小会儿。然后折了回来,边走边说:“还真不老少呢,都足足有半斤八两了。”

柳叶梅迈到了外间,举了举手中的狗腿问黄仙姑:“这……这玩意儿咋弄?扔了吧?”

黄仙姑向前一步,把狗腿拿在了手中,拿到眼前看了看,说:“这也怪了,这狗腿是被砍下来的,咋就没血呢?”

柳叶梅说:“都在你身子里待那么长时间了,血肯定浸没了呀。”

黄仙姑眨巴着眼说:“可我也不见流出来呀,你说这是咋回事呢?”

柳叶梅摇摇头,没了话。

黄仙姑说:“柳叶梅呀,老姑我断定这里面肯定有文章。”

“有啥文章?”

“我思谋了一会儿,觉得肯定是有人早有预谋,把狗给杀了,然后卸了腿,又用水浸泡了,为了留在我身子里面,很有可能还往上面涂了油。”说着,竟然拿到鼻子下面,用力闻了闻。

柳叶梅又是一阵恶心泛上来,闭紧了嘴巴不敢说话。

黄仙姑端详着那条狗腿,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甚至连脚趾都一个一个看得很仔细。

看过一阵后,抬头问柳叶梅:“你觉得这狗腿眼熟吗?”

柳叶梅没正经看,敷衍道:“没……没见过。”

黄仙姑说:“这要是整条狗的话,说不定就能认出是谁家养的了。”

柳叶梅这才知道黄仙姑的意思,她是想通过狗,来查找对她下手的人,可一条狗又能说明啥问题呢?

做坏事的人能拿自己的狗做“武器”吗?

人家才没那么傻呢,看起来这黄仙姑并不是绝顶聪明的人。于是便说:“老姑,等到街上打听一下,也许有人家丢了狗,正在四下里找呢。”

“倒也是,这狗肯定不是跟人一伙的。”

柳叶梅说:“快扔出去吧,别放在家里恶心人了。”

黄仙姑说:“不行,留着还有用呢?”

柳叶梅问:“还有啥用?很快就臭了,烂了,咋受得了那个味儿呢。”

黄仙姑说:“我拿着有用处,臭不了,也烂不了。”

柳叶梅说:“那我走了,你赶紧打坐吧,别耽搁了你恢复功力。”

“哦,柳叶梅,你过来找我有事吗?”黄仙姑正经问起了柳叶梅。

柳叶梅诚心诚意地说:“老姑,我想着来求求你,快施展一下你的法力,让天晴开吧,这样下去麦子就没法收了。”

谁知黄仙姑竟然黑了脸,吼道:“要钱不给,今天又出了这一曲,是成心跟我过不去,要我施法没门,麦子烂在地里那是活该!不管我的事,谁有本事找谁去!”

柳叶梅苦着脸说:“老姑,这个村子里除了你,还有谁能主天上的事呢?这不实在是没了办法,才过来求你的嘛。”

“别求我了,去找尤一手吧,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弄得全村人都跟着受报应,不找他找谁去!”黄仙姑满腔怒火地喊道。

“老姑……你看……”

“柳叶梅,你别说了,白费唇舌,赶紧走,走吧!”黄仙姑用狗腿指着门口,对柳叶梅下起了逐客令。

柳叶梅心慌意乱,恹恹地朝门外走去。

“柳叶梅,你等一下。”黄仙姑叫住了她,接着说,“你走到街上留意一下,这狗的身子跟皮毛肯定还在村子里,看看到底在谁家,听到信口后,别告诉老姑一声。”

柳叶梅垂头丧气地说:“这么大个村子,到哪儿打听去呀?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

黄仙姑直言道:“会不会在你叔家里呢,你过去看一下。”

柳叶梅心头一揪,问她:“你说蔡疙瘩家?”

黄仙姑翻着白眼,不是十分肯定地说:“是……应该是……像是有股味道从他家飘出来了。”

“啥味道?”

“狗腥气,血腥味,臊气冲天,难闻死了。”黄仙姑举着那条狗腿张牙舞爪地说。

柳叶梅问:“你怀疑是蔡疙瘩在你身上干坏事了?”

黄仙姑耷拉着眼皮,撇了撇嘴,说:“蔡疙瘩是条老狗,疯狗,可他从来都不咬我。”

柳叶梅听着黄仙姑阴阳怪气的语调心里直透凉风,话也不再多说,扭头往门外走出。

一脚出来院门,心里就忿忿地直想骂她,狠狠地骂、恶毒地骂,骂他个狗血喷头。

但她最终没敢骂,不但没敢骂出声,就连在心里都没叽咕着骂,因为她是“神仙”,没准就会听了去。

此时的天上阴云密布,大团大团的黑云翻滚着,很有气势,只看到柳叶梅惊秫不已,心里感叹道:难倒天要塌下来不成?

临出门时黄仙姑说的那些云山雾罩的话,柳叶梅虽然不太相信,觉得她是被大悲大喜搞糊涂了,是在胡言乱语,但脑子里面的一根筋却被牢牢拽住了,牵引着她,一直到了蔡疙瘩家。

蔡疙瘩家的门虚掩着,柳叶梅咣当一下推开来,眼球随即就西墙上的一样东西吸引了过去。

她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感觉像是被一根细细的针扎了一下,有些隐隐的刺痛,再用劲眨巴眨巴,这才看清,墙上果然铺展着一张狗皮。

那狗皮被拽开来,抻直了,再用楔子固定住边角,打眼一看,就像一件毛乎乎、脏兮兮的老皮袄。

只是这件皮袄有些特别,它是多了一只袖管的。

再走近一些,细细一瞅,才看清,原来不是棉袄上多了一只袖子,而是狗皮上少了一条狗腿。

柳叶梅心里忽悠一阵,翻江倒海起来,禁不住惊叹道:俺那个娘来,真还叫黄仙姑说着了,那条狗果真的还就在蔡疙瘩家里呢!

这……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难倒真的是蔡疙瘩这个老死货干的?

可黄仙姑为啥说他不会对她咋着呢?俺那个天老爷来,这全乱套了,到底是咋回事呢?

“是柳叶梅啊,你来了呀,不会是老找狗屁的吧?”

正想着,蔡疙瘩从屋里走了出来,随在身后飘然而出的是一阵淡淡的雾气,那雾气里竟透着一股奇特的香味儿。

柳叶梅傻傻地盯着蔡疙瘩,没有说话。

蔡疙瘩说:“你不是找狗屁啊?那就是来吃狗肉的了?”

柳叶梅回过神来,见此时的蔡疙瘩面色坦然,不惊不慌,心里就有了个大概底儿,问他:“你杀狗了?”

蔡疙瘩摇摇头说:“狗肉冬天才好吃,这大热天价,狗肉不但不鲜美,吃了还上火,才不舍得这个时节杀狗吃呢。”

柳叶梅逼视着他,问:“那你哪儿来的狗肉?”

蔡疙瘩笑嘻嘻地说:“天上掉下来的呗,吧唧一下就落到嘴边了,不吃白不吃,你说是不是?”

“天上掉下来的?你不会是在做梦吧?”柳叶梅蹙着眉问他。

“真的是天上掉下来的呀,我正睡觉呢,听到窗户外头咕咚一声响,还把我吓了一条呢,出来一看,竟然是一条狗,一条刚刚被宰了的死狗,身上还温乎着呢。”蔡疙瘩跟柳叶梅解释道。

“你说的是真的?”

蔡疙瘩人模狗样地说:“你现在是村里的治保主任了,你今天来可不再仅仅是侄媳妇的身份了,你是代表村干部在问我话,我哪还敢卖老资格,以长辈的口气跟你胡搅蛮缠呢?”

“别跟我来这一套,啥干部不干部的,问你啥你说啥就是了。”柳叶梅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温乎乎一阵,禁不住沾沾自喜起来:这老东西,倒还识相,知道随机应变,见啥人说啥话了。

为了掩饰脸上抑制不住流露出的喜色,赶紧转脸看上了那种贴挂在墙上的那张狗皮,问道:“这狗咋是三条腿呀?那一条前腿呢,弄哪里去了?”

尤一手沉下脸说:“谁不说来着,我也觉得奇怪呢。”

“当时就没有吗?”

“是啊,当时在黑影里就觉得不对劲,等拖到灯影下一看,果然是少了一条腿,说也奇怪,断腿的那个岔口,竟然是白生生的,不见一丝血迹,你说奇怪不奇怪。”蔡疙瘩说到这儿,问柳叶梅,“你这一大早的过来,不会是有人家丢了狗,报案了吧?”

“是!”柳叶梅硬梆梆应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