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原来是他干的/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尤一手叹一口气,说:“操,别提了,昨天下午儿子回来了,一进门进冷着个脸,狠狠攮了我一顿棒子,说我得罪了人,连累了他娘,再这样下去,怕是娘都难保了,屁股连地都没着一下,就把他娘扶到车上去,接走了。”

柳叶梅说:“你儿子是心疼他娘,自己娘被祸害成那个样子,哪儿当儿女的能不心疼呢?”

尤一手说:“这事说来也怪了,他娘那事儿根本就没对外张扬,儿子是咋知道的呢?”

柳叶梅说:“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这么大个村子,你能管住千号人的耳朵跟嘴巴吗?”

尤一手说:“那事除了咱俩,就是赤脚医生知道,对外包得很严实的。不过吧,也有可能是他娘自己说出去的,倒是无所谓,现在满天下都是人不人,鬼不鬼的,出点事情也正常。”

柳叶梅满脸鄙夷地说:“看看你,自己老婆被伤成那样了,你都满不在乎,何况对别人了。”

尤一手说:“对你就一定好,你信不信?”

柳叶梅摇摇头,说:“不敢指望,只要你别糟践我就烧高香了。”

尤一手对着柳叶梅招了招手,说道:“你别站在那儿了,过来……过来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柳叶梅站在原地未动,说:“我还是站在这儿吧,有话你就说。”

尤一手执拗道:“你不想听是不是?那好哦,我继续睡觉了。”说着又往下躺了躺。

柳叶梅说:“那好,你睡吧,我回去了。”

尤一手急了,忽的坐了起来,喊道:“你这个熊女人,就是头犟母驴,你过来,我跟你说个事儿,保证你爱听。”

柳叶梅问:“啥事?你说吧,我听着呢。”

尤一手直视着柳叶梅的眼睛,问:“你是不是听说啥了?看你脸色不对啊。”

“啥?我脸色咋了?”

“村子里昨夜里又出事了,你就没听说?”

“出啥事了?”

“又有女人遭殃了,好端端的被祸害了,还是耍着手段的祸害的,村里还没传开吗?”

柳叶梅哦了一声,心里已经断定,黄仙姑那事一定与尤一手有关系,但脸上却故意不流露,问:“是谁……谁又被祸害了?”

老奸巨猾的尤一手眼睛毒得很,早就窥破了柳叶梅对自己有所掩藏,就阴着脸说:“你这个死熊娘们儿,跟我还耍滑头?是不是从来就不跟我一心?”

柳叶梅说:“谁不跟你一心了,是你自己遮遮掩掩的兜圈子,有话直接说就是了。”

“那你坐到这边来,我慢慢对你说。”尤一手说着,伸手拍了拍床沿。

柳叶梅拧不过,只得坐了过去,紧盯着尤一手,开门见山地问道:“黄仙姑那事儿是你干的?”

“你果然知道了。”尤一手咧嘴一笑,问,“是老巫婆报案了吧?”

柳叶梅摇摇头,说:“没有?”

尤一手问:“那你是咋知道的?”

柳叶梅说:“我去过她家了。”

尤一手收敛了笑容,问:“你去她家干嘛?”

柳叶梅说:“我着急这天气啊,一夜都没睡好,天刚亮就跑过去了,结果就看到她被折腾成那样了。”

尤一手问:“她咋样了?没被气死吧?”

柳叶梅说:“不但没死,还滋润得要命呢。”

尤一手一蹙眉,问道:“滋润得要命是啥意思?”

柳叶梅说:“整个人都活在梦里了,满脑子里想得全是美事儿,她能不滋润嘛。”

尤一手直了直身子,催促柳叶梅:“你快说说……快说说,她现在到底是个啥模样了?”

柳叶梅却故意不急着说,绷着脸,冷冷问道:“真的是你干的?”

尤一手抿嘴一乐,说:“你先别管是谁干的,告诉我她现在的情况,是不是很好玩呢。”

柳叶梅说:“你不说拉倒,我也不说。”

尤一手发着恨地在柳叶梅肥美的臀部轻踢一脚,说:“你这头犟母驴,我咋就拿你没治呢。”

柳叶梅鼻腔里哼一声,说:“你真拿我当驴了,总想牵着我的鼻子走是不是?黄仙姑这事我已经报案了,你看着办吧。”

尤一手脸上一阵惶遽,惊问道:“真的?你真的报案了?”

柳叶梅说:“是啊,都出这么大的事了,咋能不报案呢?要是黄仙姑有个三长两短,上头追究下来,不成我失职了嘛。”

“看看,你咋胡闹呢?妈了个逼的,不经过我你就私自报案了?”尤一手冷着脸责问道。

柳叶梅平静地说:“你不是跟我说过嘛,有关治安方面的事情可以自行处置,不需要向你汇报嘛。”

尤一手说:“我指的是那些小打小闹的事情,这可是刑事案件,你咋就报上去了呢?”

柳叶梅说:“是啊,只因为我觉得这是刑事案件,才没敢自行处理呢,还是让警察来侦破吧。”

“胡闹!简直是胡闹!”尤一手大声喝道,然后从兜里摸出了手机,刚想拨号,突然想起了啥,问柳叶梅,“你有新所长的电话号码吗?”

柳叶梅说:“还没有,他刚刚调来,还没接头呢。”

尤一手问:“那你咋报的案?”

柳叶梅说:“我直接拨110了。”

“啥,你干嘛直接拨110呢?!”尤一手大惊失色。

柳叶梅说:“110多省事,只拨三个数就行。”

尤一手骂道:“操,你懂个屁啊!110是县里的,你看看这事办的吧,瞒着锅台上了炕。你赶紧给我撤了,就说情况不属实,别让他们来了。”

柳叶梅说:“咋不属实了,我可不敢胡说八道。”

“你不撤是不是?”尤一手直着眼问她。

柳叶梅毫不示弱,问他:“你咋不让他们来?”

尤一手叫嚷道:“你这个臭女人,我不让他们来自由不让他们来的道理,你赶紧给我打电话,不要他们来了。”

柳叶梅说:“估计这时候他们已经在往这边赶的路上了,你想想,开着警车,拉着警笛的,兴师动众的,咋好让他们回去呢?追究下来,我还不成罪人了?说不定还要追究我的责任呢?”

“操,你这个死熊玩意儿,这一回算是捅马蜂窝上了。”尤一手气呼呼地骂道。

“你这是啥意思啊?我这110来也是有目的的,让他们来破案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借着这事造造声势,震慑震慑那些坏人,这有啥错?你还骂我。”柳叶梅满脸委屈地说。

尤一手黑着脸命令道:“你别给我嘴硬,立马给我打电话,让他们回去!”

柳叶梅“为难”起来,说:“你让我咋改口呢?警察是那么好耍弄的吗?你是不是想害我呀?”

尤一手一个蹦子下了床,嚷嚷:“可你这是在害我你知道不?”

柳叶梅装起傻来,问:“这话从何说起啊?我咋就害你了?”

尤一手说:“你赶紧打电话……打电话!”

柳叶梅说:“那你先告诉我为啥?”

尤一手一脸焦灼,扯着嗓子喊道:“已经来不及了,你先打电话,我然后我在慢慢告诉你。”

柳叶梅装出一头雾水的样子来,叽咕道:“你今天这是咋的了?神神道道的,真是的……”

说着摸出了手机,走到了外屋,装模作样喊了起来,“110嘛,对不起啊,我说桃花村的,刚才报案说有女人被强暴了,情况不属实,哦,是她自己家的男人跟她开玩笑呢,没事了,嗯,对……对……让他们撤回去吧,对不起……对不起……嗯……嗯……下次一定核实清楚了,一定……一定……”

尤一手见柳叶梅进了屋,这才松了一口气,仰身倒在了床上。

柳叶梅佯装满腹委屈,撅着嘴嘟囔道:“这算是哪一门子事啊,我被人家狠狠教训了一通,说如果不是看在我是治保主任的份上,就直接把我抓起来,真是的!”

尤一手问她:“真的撤回去了?”

柳叶梅说:“是啊,人家骂我谎报军情了。”

尤一手这才拍一拍床沿,说:“你过来,坐近点,我告诉你黄仙姑被糟蹋的实情。”

柳叶梅站在那儿未动,说:“大白天价,躺在床上干嘛呀,要说起来说。”

尤一手淫笑着说:“你不想听就算了,我还不舍得讲呢。实话告诉你,这故事吧,躺在床上听才更有滋味儿。”

柳叶梅想了想,只得坐在了床下端,与尤一手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尤一手用脚勾着她的臀部,说:“来……来……近一点,别离得那么远,显得多生分啊。”

柳叶梅不耐烦地说:“你有话就说啊,真让你给闷死啦!”

尤一手嘿嘿一笑,露出一口被烟熏黄了的牙齿,说:“柳叶梅,如果我说黄仙姑是被我祸害的,你信不?”

柳叶梅瞪大眼睛,吃惊地盯着尤一手,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问道:“你说啥……说啥?你……是你干的?”

尤一手说:“你紧张啥呀?我又不是成心想杀了她,只是给她一点颜色看看罢了,算是给她提个醒,让她知道,桃花村不是她的天下,别以为没人敢拿她怎么着。”

柳叶梅问:“你说,到底对她干啥了?直接把她弄得神魂颠倒的,成个疯癫婆子了。”

尤一手龇牙笑着,说:“我也没想到她会那样,竟然……竟然……”说着说着,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竟然咋了?瞧你那一脸坏笑吧,肯定卑鄙下流得很,是不是?”

尤一手问:“她现在啥模样了?”

柳叶梅说:“你就别问了,快说说你都对她做了啥吧。”

尤一手问:“她没告诉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