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越发好奇/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说:“她哭一阵笑一阵的,话也说得云山雾罩,天南海北的,就像活在梦里似的,搞不好人真的疯了。”

尤一手说:“她不是说自己是神仙嘛,咋也这么不经折腾呢?”

“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拉倒,我回去了。”柳叶梅冷冰冰甩一句,转身朝外走去。

“好……好,我说……我说……”尤一手点头应着,拍着床沿,固执地柳叶梅坐过去。

柳叶梅说:“你说吧,我站着听就行。”

“站着咋行?说来话长呢,一时半会儿说不完,站着听太累了,来……来……坐到这边来。”

柳叶梅想了想,最终还是坐了过去。

尤一手摸起柳叶梅纤纤嫩手,轻轻揉捏着,说:“柳叶梅,你知道我为啥要糟蹋她吗?”

柳叶梅说:“这还能不知道,是她不顺从着你的意思来呗,要她作法,她还张口闭口的要钱,故意难为你,气不过了,就想着法子折腾她。”

尤一手说:“这只是一方面。”

柳叶梅问:“那还为啥?”

尤一手说:“我就怀疑是她背后捣鬼,暗中作祟,使出坏心眼子来,糟蹋了我家娘们儿。”

“不会……不会……”柳叶梅否定说:“黄仙姑她一个老女人家,哪有那么大的能耐?”

尤一手说:“是,她一个人是很难做到,我觉得吧,肯定还有另外一个帮手,配合着她一起干的。”

柳叶梅问:“还有帮手?那帮手是谁?”

尤一手说:“我照实说了,你不要反感。”

柳叶梅一怔,扭过脸,不假思索地问:“你是不是怀疑是蔡疙瘩?”

尤一手点点头,说:“是,我觉得就是他,肯定就是他!”

柳叶梅问:“你就那么肯定?”

尤一手叹一口气,说:“这也是天意吧,你想想,那天夜里,我从你家出来,为啥就鬼使神差地去了先去了蔡疙瘩家,然后又去了老妖婆家。”

柳叶梅说:“你的意思是你看到的那个人影是真的了?”

尤一手说:“是,现在回头想一想,那肯定不是雾,也不是看花了眼。”

柳叶梅摇摇头说:“这我就不相信了,两个老东西都一大把年纪了,能有那么大的能耐?还能手脚利落地翻墙入院,这不可能……不可能……”

尤一手说:“柳叶梅,我现在相信黄仙姑真的有一套了,她家看的那一团雾气,可能真的是神灵显身。但蔡疙瘩家那一团人影,就是真实的。”

柳叶梅问:“你说是蔡疙瘩祸害了你老婆以后,返身回家,翻墙入院时正巧被你看见了?”

尤一手确信地点点头。

柳叶梅问:“就算蔡疙瘩是真的,可黄仙姑一个老女人家,咋会有那么灵敏的手脚呢?鬼才信呢。”

尤一手说:“我怀疑,那可能真就是一团鬼雾。”

柳叶梅身上一阵麻凉,问:“你是说,是附在黄仙姑身上的那个鬼魂飘到你家去,跟蔡疙瘩一块儿做了坏事?”

尤一手木然地说:“是,肯定是。自打老娘们儿出事后,我心里就琢磨这事儿,琢磨来琢磨去,就理出了个头绪来。”

柳叶梅说:“你就断定是他们俩合伙干的了?”

尤一手说:“是,肯定是!”

柳叶梅心里潮动起来,看来自己之前的猜测还是有几分道理的,现在连尤一手都这么想,也算是不谋而合,更加证实了这一点。于是便问尤一手,“然后你就为了解心头之恨,就去以牙还牙了?”

尤一手说:“我也是喝了点酒,心里烦闷,想出去溜达溜达,结果呢,就遇到了一条小巴狗,朝着没头没脸地一个劲地咬。心里正憋着气呢,一脚踢过去,那狗就翻身白了眼。”

柳叶梅问:“人家不都说狗有好几条命嘛,咋就那么不经打呢?”

尤一手说:“谁知道呢,反正一脚就踢得死死的了,也许是天意吧。当时我想,死就死了吧,不就是一条狗嘛,有啥大不了的。可我走了几步远,突然就想起了那句庄户人常用的骂人口头禅——狗x的!”

“心就犯邪性了?”

“可不是,打小就觉得那句骂人的话是最恶毒的,又想到了跟你一起看过的录像片,心里就有了一个想法,去找老妖婆,让狗折腾她去,x她个老东西,就算是伤害不了她那个老疙瘩身子,至少也得让她沾染一些晦气。”

柳叶梅嘻嘻一笑,问:“狗都已经死了,还有啥用?你咋个折腾人家法?”

尤一手竟然也跟着嘿嘿一笑,说:“是啊,当我把狗拖回家,放在灯影下,细细一瞅,这才知道,这死狗压根儿就没有长那玩意儿。”

“你说啥?还有不长那玩意儿的狗?”

“可不是,不但不长,还多了一条缝,就像……就像你一模一样。”尤一手说完,阴笑起来,伸手在柳叶梅身上胡乱摩挲着。

“知道你说啥了,那不就是一条老母狗嘛。”柳叶梅问。

“咦,你这小娘们儿还真是越来越聪明了,竟然一下子就蒙对了,只是母狗太小,干干巴巴的,没你长得大气好看,又水灵。”

柳叶梅往后挪一下身子,抓住尤一手的手往外扯着,嘴里骂道:“老东西,拿开你那脏手!”

尤一手不但不撒把,反倒越发往里面探着,嘴上说着:“你尽胡说八道,我手咋脏了?”

柳叶梅说:“你还敢说不脏?连黄仙姑那样的老太婆你都不放过,还说不脏?还不脏死啊!”

“操,臊娘们儿,你想哪儿去了?”尤一手说。

柳叶梅说:“你还不承认?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干了啥吗?”

尤一手坏笑着反问:“你知道我干啥了?”

柳叶梅说:“你也太肮脏了,竟然……竟然去耍一个浑身都是褶子的老太婆,还变着法子耍弄,连条狗都不如了你!”

“你胡说啥呀,我啥时耍她了?”

“你还不承认?虽然黄仙姑稀里糊涂的,但她被你戏耍的过程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她都对你说啥了?”

“啥都说了,前前后后,里里外外,仔仔细细,一个过程都没落,全都告诉我了。”

“真的?”

“真的!”

“她是咋说的?”

柳叶梅白了他一眼,说:“才不屑意说呢,脏了我的口。”

尤一手说:“你就别蒙人了,跟你说实话吧,她头脑都不清醒了,还能记得啥。”

柳叶梅问:“咋就不清醒了?”

尤一手说:“你想知道?”

柳叶梅说:“是啊,我听听你们两条老狗的话能不能合起拍来。”

尤一手说:“你要听也好,那你脱掉鞋子,上床来。”

柳叶梅说:“这大白天价,你又想干啥?”

尤一手说:“今天咱们静下心来休息,拿出时间来,跟你细细聊一聊我在黄仙姑身上报仇的那些事儿。”

柳叶梅知道尤一手这个老东西又动起了歪心思,想耍弄自己了,心里就开始躁乱起来,哪还有那种念想啊,就说:“你就别胡闹了,有话赶紧说,我坐在这儿,还不是一样听嘛。”

尤一手说:“那可不一样,你躺下,我也好比划着跟你说,那样不是更生动嘛。”

柳叶梅拉长了脸,说:“你还没耍够咋的?我估摸着你肚子里面也没有多少油水了吧?”

“柳叶梅,你啥意思你?”

柳叶梅气呼呼地说:“瞧瞧你把黄仙姑搞成那个样子吧,那可叫一个锅满盆满了,还能有多少剩货?”

尤一手随又坏笑起来,问:“可不是嘛,那个老东西这小子可过瘾了,差点就没淹死了。”

“可不是!”

“真想不到啊,那个老东西还动了真格的。”

“你啥意思?啥动了真格的?”

尤一手说:“不是我干的,是那条死狗干的,你懂了吧?”

“你这个死熊玩意儿,咋骗人呢?你不是说……说那条狗是母狗吗?”柳叶梅责问道。

尤一手说:“是啊,是条母狗呀。”

“放屁!母狗哪有那个能耐?”

尤一手反问道:“柳叶梅,你就没听说过,x人不用那个啥吗?”

“不用那个用啥?”

尤一手嘿嘿一乐,说:“用狗腿呗,那东西硬梆梆、毛乎乎的,麻痹滴,她还真是上瘾了,你说稀罕不稀罕?”

柳叶梅这才知道尤一手不是在瞎忽悠,之前说的这些,全都是实实在在的事情,但心里却越发好奇起来,她黄仙姑可不是一般的凡人,咋就任由他折腾呢?并且还是利用那种肮脏的手段。

尤一手见柳叶梅呆着脸犯琢磨,就涎着脸说道:“你是不是也觉得很好奇,很有意思?”

“滚,老死活,亏你想得出,心肠子都坏透了。”

尤一手说:“她是罪有应得,妈巴子的!他们把我的女人祸害成那样,不下点狠手能解了我的心头之恨吗?”

“就算是他们合伙干的,可你这手段也太没人性了,你不觉得那么对待一个老女人,太过分了点吗?”

尤一手不以为然地说:“过分吗?我觉得还远远不够呢,留她一条老命就不错了。”

柳叶梅撇着嘴,摇着头说:“要看我,你那种手段,真比直接杀了人家都狠十分。”

尤一手咬牙切齿发着恨地说:“她要是再不老实,跟我过不去,我早晚要灭了她,不信你等着瞧。”

柳叶梅说:“你可要小心着点,她可阴险得很,又懂得用邪术,你可要小心着点儿,别让她在背后算计了,等吃了大亏可就晚了。”

“亮她也没那个胆子,我这一次只是给她一个警告,如果再执迷不悟,那我就不只是让她受侮辱了,会直接让狗撕碎了她个老妖婆!”尤一手两眼闪着寒光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