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动了真情/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是啊……都这么多年不见你了,可想你了,想得我都不知道茶不思饭不想了。这不,急急忙忙趁黑从城里赶了过来,跟你见上一面,也好解除多年对你的相思之苦。”尤一手文绉绉地说着,嗓音极力粗混,再加上外面包着一层厚厚的毛巾,他自己听来,这声音还真的有一股子磁力,就跟广播里的播音员的音调差不多。

“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强子……强子……真的是你嘛!”黄仙姑激动起来,前倾着身子,几乎都要扑过来了,接着问道,“你说你打哪儿来呀?后来你真的去城里了吗?”

“是啊,去了城里,打那时起,就再也没有见过你。”尤一手往前挪了几步,换成了一种轻缓柔情的声调,说:“你还是那么漂亮啊,瓜子脸,双眼皮,大眼睛,还有你的鼻子,看看吧,还是那么笔挺好看,就连你那满头的乌发,也还是那么柔顺光亮,你一点都没变呢,简直就跟一朵美丽的花儿一样,甚至比从前更好看了。”

这声音是怎样发出来的,事后连尤一手自己都弄不明白,听上去圆润浑厚,很有磁力,一点儿都不像自己了。

黄仙姑渐入佳境,她也跟着柔情绵绵地说道:“强子……强子啊,你也还是那么年轻啊,瞧瞧……瞧瞧……你的脸庞,还是那么年轻俊秀,还是那么高挑帅气,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忘不了你,你的影子时时刻刻在我心里晃荡,你有模有样,白白净净,还那么的文质,活像电视里的演员,你……强子是天底下长得最有型的男人。”

尤一手再往前跨一步,伏在了黄仙姑耳根处,轻轻唤起了她的小名:“小梨花……小梨花……”

“你竟然还记得我小名?”黄仙姑异常激动起来,竟然伸手就往“强子”伸手扑,紧紧搂住了他的胳膊,不再松手。

“咋会不记得呢,你是我心目中的天使,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强子”动情地说。

黄仙姑有了年轻人才有的亢奋情绪,声音也柔和了许多,她说:“你来了……终于来了……你可想死我了……”

“强子”不失时机地抱住了她,紧紧搂住,几乎都快把她干瘪的身子给勒散了。

虽然黄仙姑气都几乎喘不过来了,但她还是热烈地回应着,用她干瘦如柴的双手牢牢拥抱着“强子”,一颗老心脏在砰砰跳动着,似乎都要透过薄薄的皮层跳出来了。

黑影下,尤一手紧盯着黄仙姑的脸,双眼含情脉脉,无限爱怜。

黄仙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问“强子”:“你身上是啥香味儿?咋就这么香呢,一进屋就把我给熏醉了。”

“强子”说:“是我身体里发出的香味儿,你小的时候不是经常闻嘛,好多个夜幕下,咱们依偎在一起,你总是贴在我身上闻个不停。最后只是闻还不过瘾了,就……就……”

“就咋着了?”

“就在我身上舔呢,舔得我浑身上上下下都跟着痒了起来。”

黄仙姑撒娇道:“你好坏呀,明明是你让我舔的嘛,你还……还动手动脚摩挲俺呢。”

“强子”问:“我都忘记了,说说看,我摸你哪儿了?”

黄仙姑竟然羞涩地钻进了“强子”的怀里,娇滴滴地说:“你真坏……你真坏……”面部紧紧贴在了他的胸前,不住地磨蹭着。

尤一手知道她深埋在心底的纯真恋情被勾了出来,便假戏真演,动情地把她揽在怀里,先是很有分寸地抚摸着她的头发,盯着她的脸,眼神纯净得很,就像两汪泉水……

在黄仙姑眼里,此时“强子”的双目不亚于两汪山泉一般,清澈透明,泛着醉人的气泡,直看得心里面也跟着涌起了泉眼,咕嘟咕嘟的往上泛着浪花。

“强子”动情地说:“小梨花啊小梨花,你跟我上辈子有缘呢,这是这辈子因为双方父母的反对,没能凑到一起,结成连理,所以我今天才特地从大老远的城市赶过来,找到你,亲近你,为的是一续前缘,重温旧梦啊。”

黄仙姑激动得浑身直抖,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尤一手抱着这个令人作呕的老太婆,已经有些忍无可忍了,只想着速战速决,赶紧进入下一步计划,但又唯恐进度太快,会惊醒了她,露了马脚,只得试探着摸了上去上,轻轻地摩挲,游走着。

黄仙姑竟然不但没有丝毫的反感或者说不情愿,反而舒坦地闭上了眼睛,轻轻哼唧了两声,看上去很是一番享受。

尤一手尽量克制着自己,使得自己不像村里的男爷们那样,一个个毛手毛脚的,粗鲁得很,总是一上来就扒人家的衣服,就直接把好事儿给办了。

而他呢,先是隔着一层薄薄的小汗衫,抚摸起了黄仙姑。边摸着他边在心里琢磨着,麻痹滴,这个老东西,就是一个空布袋了,要不是演戏,自己才不屑意的耍呢。

以至于他都不忍心去触摸了,好像一旦用劲,就会给抓破了似的。

但黄仙姑似乎还真就进入了状态,找到了感觉,双眼紧闭,呼哧呼哧直喘粗气,嘴里突然冒出了一句:“你再吃一回饭吧,小时候你不是经常偷偷摸摸的吃嘛,吃得俺那个痒啊,就别提了,那时候你真坏,还用牙咬俺那个地方,有一次还让你给咬出了血来,疼得俺眼前全是火星子。”

尤一手为难了,这样的东西咋亲呢?脏兮兮、皱巴巴的,里面连点肉肉都没有,实在没法下嘴啊!可如果不亲吧,就怕引起她的怀疑,从而警觉起来,万一回过神来,抗住了药效,那可就败露无遗了,不露马脚才怪呢。

是亲?

还是不亲?

尤一手手搭在那儿,一时没了主意。

“强子……强子你咋了?”黄仙姑娇喘着说道,“俺爹又不在家,你怕啥呢?胆小鬼……”

尤一手心里骂道:草泥马,老子是不稀罕你这对破皮囊,真要是细皮嫩肉的,只要老子嘴馋了,才不管你爹在不在呢?就算是当着你老子的面,也该把你剥光了,搞你个地覆天翻!

“你别呆着不动呀,快点亲呀……快呀……用嘴里……对……对……别用手……哎哟……哟……”黄仙姑“惨叫”着,一只手摸到了“强子”身上,竟然蛮有力度。

尤一手被那只魔爪吓得往后一个趔趄,使得那只手扑了空。

随即灵机一动,想到既然这药是靠幻觉来支配人意识的,那就是说,用不着动手,只用话语就能达到功效,于是手就捏到了空空的皮囊上,缓缓用着力,那感觉,一定就像是用嘴含着一样,嘴里还咿咿呀呀说着啥。

这一招果然灵验,黄仙姑找到了从前的感觉,双目紧闭,呼哧呼哧大口喘着,干瘪的身子扭来送去。

尤一手的手原地活动了一会儿,就一路下滑而去……

麻痹滴,这老玩意儿,越摸越恶心,尤一手干脆用话语挑逗起来,微微念道:“梨花……梨花……让我亲亲你吧,有没有感觉到,我就像一条鱼,滑溜溜的,在里面游来游去,你感觉到了吗?嗯……对……瞧瞧这才一会儿工夫呢,你就锅满盆满了,哎哟哟,好甜的水,比呀嘛比蜜都甜……”

说着说着,跟着咕咚咕咚吞咽着口水。

黄仙姑手突然挥舞着摸索起来,嘴里迫不及待地低吟道:“快……快点吧……受不了……俺想……想啊……”

说完,浑身痉挛不止。

尤一手这才随手摸起了放在一旁的狗腿,强忍着恶心,放在那儿,顺势慢慢推了进去……

黄仙姑啊呀叫了一声,越发疯狂起来……

尤一手意识到,她的喊声太刺耳,并且有些怪异,又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搞不好就会被外人听到,还是速战速决,早些收兵微妙,以免引来“热心人”,把自己堵在屋里,那可就无法收场了。

想到这些,他嗓子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叫声,随之停了下来。

黄仙姑问道:“咋停下来了?”

“强子”有气无力地说:“好了,不能太贪婪,太过分了。”

黄仙姑说:“咋这么快呢,你原来不是这样的,半个黑夜都不让俺消停呢,看起来是真的老了,不如从前了。”

“强子”说:“是啊,这不是上年纪了嘛,今非昔比呢。”

“哎哟哟,好不容易来一回,我还没稀罕够呢呢。”黄仙姑蹙着眉,毫不羞涩地说。

“那……那该咋办呢?”尤一手灵机一动,说,“那我就把宝贝留给你吧,啥时候想我了,你就拿出来耍耍,好不好?”

“真的?真的?”黄仙姑抑制不住兴奋起来,突然又摇摇头说,“那怎么可能呢?不可能……不可能……尽骗人。”

“强子”说:“真的呀,你咋不信呢?我这就给你留下。”

黄仙姑急了,焦急地说:“别……别……那样的话,你会没命的,虽然我稀罕,但不能为这让你送了命啊。”

“强子”嘿嘿一笑,说:“没事,到了这把年纪了,带在身上还有何用,还是留给你吧,也算是我仁至义尽了。”

黄仙姑制止道:“不行……不行……你会没命的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