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 恶心人的老狗/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强子”轻松地说:“不会流血的,我带着止血药呢。再说了,过些日子还会长出来的,你放心好了。”

黄仙姑很吃惊,问道:“你身子骨咋跟正常人不一样呢?那个撕断了,还能再长出来?”

“这不就是人家说的爱情的力量嘛,你放心好了,我这就给你留下来。”“强子”说完,嘴里就发出了嗨哟用力的声音,刺啦一下子就把虚幻的那玩意给拽了下来,放到了黄仙姑的身上。

黄仙姑有些吃惊,问:“还真的撕下来了呀?”

“强子”站起来,朝着黄仙姑亮了亮,竟然真的就空无一物了,说:“看看,没了吧,真的留给你了。”

黄仙姑半信半疑,把手伸了过去,试探着摸一把,就吓得够呛,禁不住唏嘘不已。

听说“强子”急着要走,又说了一些动情的话,她说:“你这一回可给俺补偿了,一下子就把几十年的亏欠给补回来了,可把旱地给滋润得透透彻彻了,哎哟哟,真好……真好……知足了……知足了呀。”

“强子”说:“也许以后还会再来的,只是现在要急着赶回去,不便久留,我走了啊。”

黄仙姑恋恋不舍地说:“这么快就走啊,好不容易见一次面,连话都没好好说呢。”

“想我的时候,你就动那个,管用的……一定管用的……”“强子”说着话,转身便快步走出了屋子。

尤一手出了屋,又躲在暗处呆了一会儿,见没了动静,这才悄悄退出了院子,撒腿跑回了家。

总算是报了一箭之仇,回到家后,尤一手激奋不已,又自斟自饮喝起了酒,边喝边乐滋滋回味着玩弄老妖婆的过程。

喝着喝着,猛一打眼,就看到了门外的那条被踢死的笨狗,心里就琢磨着该把它扔到哪里去。

想来想去,就想到了蔡疙瘩,这熊玩意打小就坏,到老也改不了狗吃屎,坏的那个程度比黄仙姑差不到哪儿去,倒不如借这条瘸腿的死狗震慑他一下子,也算是给他提个醒。

于是乎,尤一手就用袋子装了死狗,去了蔡疙瘩家,见四下无人,就把死狗从袋子里拽了出了,运足了气力,隔着低矮的墙头,猛的扔进了院子里,不偏不倚正落在了西屋的窗前。

尤一手兴高采烈地讲完一夜的报复行动后,意犹未尽地兴奋着,摸着柳叶梅的肚皮说:“这一回,两个老东西该静下心来回味一下了,再不收敛,怕是死得比那条老狗更惨。”

柳叶梅说:“人家才不那样想呢,一条死狗算啥,早就被蔡疙瘩煮熟了,又吃肉又喝汤的,受用去了。”

尤一手问:“你去过蔡疙瘩家?”

“是啊,我去过,他正美滋滋在家煮狗肉呢,还喊着我在他家吃呢,像是捡了个大便宜似的。”柳叶梅说。

尤一手问:“一大早的,你去蔡疙瘩家干啥?”

柳叶梅说:“是黄仙姑让我去的。”

尤一手问:“她要你去干嘛?”

柳叶梅皱了皱眉心,说:“说也奇怪,她咋知道死狗在蔡疙瘩家呢?”

尤一手一愣,立起半截身子,问:“她……她竟然知道这事?”

柳叶梅说:“还不仅仅知道这事,她虽然没直说,但从她的话音里,我听得出,好像是她已经知道这事是谁干的了。”

尤一手直着眼问道:“你说她知道是我干的了?”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呢,会不会她真的会神机妙算,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呢?”

尤一手不屑地说:“能耐她了?她有那么大的本事,用得着天天蹲在土坑旁,日晒雨淋的骗那几个小钱了?早就干大事去了。”

柳叶梅说:“可她说死狗可能在蔡疙瘩家,果然就在蔡疙瘩啊,这可是千真万确的啊,是我亲眼所见的,又不是在街头上听别人家说的。”

尤一手躺下来,呆着脸半天没说话。

柳叶梅问:“咋了,怕了吧?”

尤一手漠然回一声:“我怕啥?”

柳叶梅说:“她会不会使阴法糟蹋你呢?”

尤一手轻蔑一笑,说:“能耐她了,我尤一手头上的火烧得旺着呢,她不敢那我怎么着。”

柳叶梅说:“不过,看她气得脸都青了,咬牙切齿地发着恨,像是要找人拼命似的。”

尤一手说:“她那是气急败坏罢了,如果有那么大的能耐,能被死狗祸害成那个样子?还真忘记自己是谁了,被弄得神魂颠倒的,她身上的神呢?仙呢?咋不出来帮帮她呀,至少也该提个醒呀,咋就没点动静了呢?”

柳叶梅说:“是你的药厉害,把人弄迷昏了。”

尤一手说:“那些神仙也怕药?我才不信呢。我觉得吧,她那一套都是蒙人的,摸准了人的心理,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直到把人绕得云里雾里的,这才信以为真,你说是不是?”

“可……可她咋就知道死狗在蔡疙瘩家呢?只是这一点,就不得不让人信服啊!”柳叶梅满脸虔诚地说。

“只是蒙对了,你用不着当真。就算是她有些法力,怕是被那么一捣腾,沾染了晦气,也必定大伤元气,没多少能耐了。”

柳叶梅凝神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有些事情还真是说不清,根本就解释不了,连想都想不到。”

尤一手侧转了一下身子,面朝着柳叶梅,说:“不想那些了,无聊!趁着我家老娘们不在家,咱们好好耍耍吧,痛痛快快过过瘾,你说好不好?”

柳叶梅嫌弃道:“你都这么一把年纪了,咋就那么嘴馋呢?也不怕毁了自己的身子,真是个老不正经!”

尤一手隔着衣服抚摸着柳叶梅,说:“这一回我算是见识了,原来男女间这事儿,年龄不是个问题,关键要看心情,看面对的是谁,也就是说,只要有可口的好菜,年纪再老,也照样吃得欢,你说是不是?。”说着嘿嘿坏笑着。

“你又想黄仙姑那儿去了吧,她那样是因为被你下了毒,脑子根本就不清醒了,就跟做梦一模一样,又回到年轻时候幽会的场景了。”

“不管是梦不是梦,反正只要达到目的就成,我还真是想不到,她那个干巴巴的模样,竟也经不住几句好话,只是那么轻轻地一捣腾,就变成了女花痴,真是有些不可思议。”尤一手说着,手就开始不老实了。

柳叶梅说:“你还别说,早上我过去的时候,她还像喝醉了一样,一脸痴迷,胡言乱语,稀里哗啦,就像灌满了蜜水一样。”

“别说了……别说了,熊玩意儿,恶心死了,脏死个人了!”

柳叶梅盯着尤一手,说:“嫌脏你还动人家?你还那么下作去耍弄人家?”

“谁动了?谁耍弄她了?”

“都被你糟蹋成那样了,你还不认账?”

“真的没怎么着她啊,这样跟你说吧,就算我尤一手再下作,再无聊,也不至于跟那个老婆子搞那个吧,老了点儿,脏了点儿不说,只是身上那一股怪怪的气味儿,就够人受的,闻着就恶心,还别说还要跟她那个啥了。”

“才不信呢,你肯定实打实的干了,要不然她能那样?热火朝天的,好大半天都不消停”

“谁玩真的谁是狗吊杂碎!我只是用话引逗她了,使得她大脑里产生了幻觉,才把整个过程当成真事了。”

“黄仙姑老是老了点,不过也是个女人,一样让你发疯,你说是不是?”柳叶梅说着,掩嘴一笑。

尤一手说:“操,别说了,恶心死人了!你瞧她那个样子吧,根本就不是个女人了。”

柳叶梅问:“不是女人是啥?”

尤一手嘻嘻笑着,说:“就像一块腌皱巴了的咸菜,全身上下,硬得像块石头,摸着都硌手。”

柳叶梅说:“俺就不信了,难倒女人老了就不是女人了?”

尤一手说:“可不是嘛,活像一个死人。”

“别恶心人了,拿啥打比方不好,非要把死人挂在嘴上,真烦人!”柳叶梅埋怨道。

尤一手手已经挑开了柳叶梅的衣服,往下试探着,嘴上说着:“不说了,倒胃口!”

柳叶梅扭着身子说:“这大白天的,你干啥呀?咋就没完没了了呢?真拿你没办法,就不会想着多干些正事啊?”

这么一说,反倒助长了他的攻击欲望,手上更是力大无比,没深没浅了,一边抓挠着,一边说:“你总该让我回回味儿啊,你想啊,我被那老妖婆的味儿呛着了,要不然肯定要得毛病。”

柳叶梅说:“得了毛病才好呢,省得你睁眼闭眼的想那件破事情,恨不得一天到晚的耍,别人也跟着不消停。”

尤一手捏住了柳叶梅,说:“咦,小娘们儿,你倒是端起架子了,你以为老子全是为了自己呀,还不是怕你旱着嘛,不知道孬好的东西!”

柳叶梅猛劲在尤一手后背上拍一把,说:“俺又不是没有男人,还用得着你想着给浇地了?”

尤一手嬉笑着说:“他去了城里,隔得那么远,不都说远水解不了近渴嘛,你说是不是?”

柳叶梅知道他又要胡闹,思绪快速旋转着,想着拒绝他的法子。

正发着愣,尤一手一把搂住了她,踏踏实实压在了身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