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黄仙姑疯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动,你听,外面是谁在喊?”

尤一手停了下来,问:“喊什么?”

柳叶梅说:“好像是在喊你名字呢。”

“喊我的名字?”

“是啊。”

“我怎么没听到?”

“老东西,你心都邪道了,还能听到正事儿,我就听得一清二楚。”

“谁?谁在喊我?”尤一手沉不住了,坐了起来。

“你听……你听,你好好听听。”柳叶梅往窗口侧着身子,煞有介事地听了起来。

尤一手说:“我还是没有听到。”

“你聋了呀?那分明就是黄仙姑在喊你,你听,好好听听,不是她,还能是谁呀?”

“卧槽,她喊我干嘛?”

“这事不好说,那个老妖婆道道多着呢。”

“柳叶梅,你说她会不会害我?”

柳叶梅若有所思想了想,说:“你可得提放着点,小心她在背后捣鬼,要了你这条老命。”

“她敢!不等她要了我命,我早就把她收拾了。”

柳叶梅听得出,尤一手说这话时,明显没了底气,就乘虚而入,说:“难道是我来的时候,被她看到了?”

“不可能吧,后面有人你能看不到?”

“也许她躲在暗处呢。”

“不管她了,睡觉。”尤一手说着,仰身躺在了床上。

他闭上眼睛打了几分钟的盹后,突然说:“我是不是真的要死了,怎么感觉身上直冒冷气啊?”

柳叶梅说:“没事啊,不是好好的吗?”

尤一手说:“好个屁!现在我满脑子里想着的全是老妖婆那个皱巴巴的身子,还有她弄出那些稀奇古怪的动静,麻痹滴,怪瘆人的!竟然又闻到了那股臭烘烘的味道,真要命!”

柳叶梅站起来,边整理着衣服边故意吓唬他,说:“让你云山雾罩的去折磨她,怕是真的被她使了阴法,就算是保住你的一条老命,怕是也成废人了。”

尤一手说:“滚吧你,胡说八道,量她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柳叶梅站在床前,拢了拢头发,正经起来,安慰他说:“没事的,你是心里过于紧张了,松弛下来,安稳睡一觉就好了。”

尤一手见柳叶梅拉开架势想走,就问:“你去哪儿?”

柳叶梅说:“我到外头听听风声去,这会子还不知道黄仙姑闹腾成啥样子了呢,你可得提防着点儿。”

“不对……不对,她又不知道是我干的,为什么会折磨我?”

“你是小看她了,不信等着瞧,觉得还是有所防范好,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慌了手脚。”

尤一手点点头,说:“行……行……让她折腾去,最好的结果是她直接疯了,不省人事了,村里也就少了一个害人精。”

柳叶梅说:“你可不能这么说,毕竟她也帮着村里人做了不少好事儿,总不该一棒子把人打死吧。”

尤一手恶狠狠地说:“你也用不着为她讲情,只是她对我娘们儿下毒手这事儿,我就跟她没完,不折腾死她才怪呢。”

“行了,你又没抓到人家的手腕,咋就肯定是人家干的?没有事实就没有发言权,还当干部呢,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好了,你睡吧,我走了。”柳叶梅说完,开了门,朝外走去。

柳叶梅出了门后,觉得有些头昏眼花,胸口也有些发闷,浑身直冒冷汗。便不敢四处逛荡了,只得坚持着回了家。

进屋后,躺到了床上,迷糊了一阵后,才觉得稍稍好了一些。

这才想到,也许是那会儿在尤一手家衣服脱急了,着凉受了风寒,有些感冒的症状。

于是就起身走到了外屋,熬了一些姜汤,趁着热喝了下去。然后又躺回到了床上,捂紧了被子,踏踏实实睡了一觉。

等她醒来的时候,觉得身子完全好了起来,神清气爽的。

看看时间,天已经晌了,想到儿子肯定又去二奶家了,就想着干脆也去蹭饭吃得了,一来可以看看儿子,二来也顺便打听点小道消息,也许二婶真就听到了啥要紧的风声。

路过小卖部的时候,柳叶梅进去买了一斤烤肉,两斤点心,提在手上直接去了二婶家。

二婶正在做饭,见柳叶梅进了屋,分外热情,又是让座,又是倒水的,搞得柳叶梅心里很别扭,就说:“二婶,你别这样,弄得我多不得劲呢。”

二婶笑笑说:“你现在是村干部了,就该享受这样的待遇呢。你坐着喝水,我赶紧做饭,小宝也快回来了。”

提到小宝,柳叶梅心里就愧疚起来,说:“婶儿,这一阵子防汛事情做,老把小宝放在你这儿,让你费心了。”

二婶嗔责道:“跟婶还客气啥,再说了,小宝在这儿多好啊,我们也跟着开心快乐呢。”

娘俩就家长里短地闲聊了起来,聊着聊着,果然就扯到黄仙姑身上去了,二婶说黄仙姑今天也不知道是咋的了,疯疯癫癫的,很不正常,披头散发,眼睛血红,一边喷着唾沫星子破口大骂着,一边在大街上又是燃香,又是磕头的,还烧了满满一大箩筐的纸钱呢。

柳叶梅心头一紧,想到一定是黄仙姑被糟蹋后,气急败坏使阴法了,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自己报仇雪恨。

这样以来,尤一手说不定真就要遭殃了。因为她不是凡俗之人,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神仙,谁对她下了狠手,自然逃不过她的算计。

于是,柳叶梅就暗暗为尤一手担忧起来,说不定这个半辈子横行乡里、不可一世的老东西,这一次真就难逃厄运了。

“柳叶梅,你发啥呆呢?”二婶问。

柳叶梅回过神来,问:“二婶,你还听说啥了?”

黄仙姑说:“听说的多了去了,咱这个村子也不知道是咋的了,净出些稀奇古怪的吓人事儿。”

“还有啥事儿?”

“对了柳叶梅,村长老婆前几天那事是咋的了?咋会光溜溜跑到那种地方呢?会不会是神龙给领去了?”二婶好奇地问。

柳叶梅故作轻松地说:“二婶,黄花菜那事已经问过医生了,不是神神道道的事儿,只是梦游罢了。”

“啥叫梦游?”

“就是人在睡觉做梦的时候,四处走动,去了哪里,做了啥,自己都不知道了。”

二婶摇着头,否定道:“不可能……不可能……俺都这么大年纪了,可一辈子都没遇到过。再说了,她咋就偏偏跑到那个地方去了呢?”

柳叶梅说:“那个就没准了,梦游的人根本就管不住自己,跑到那儿都有可能。”

二婶仍然不信,说:“她去别的地方倒是不多想,可那个土坑就不一样了,那里有条神龙不说,还是黄仙姑打坐施法的地场,香火又那么旺,前一阵子我去过一次,大白天价都阴森森的,更何况是黑夜里了,想一想就瘆得慌。”

柳叶梅说:“那是你心理作用,自己吓唬自己了。”

二婶凝神一想,说:“听说黄仙姑不单单在村里烧纸磕头的,还泥潭旁作法呢,烧纸燃香,披头散发,嗷嗷嘀嘀,胡言乱语的,没人听得出她喊了些啥,村里很多人看到过,说是很吓人的。”

柳叶梅一凛,冷着脸问二婶:“二婶,这话你听谁说的?当真吗?”

二婶说:“这还假得了,是郑月娥说的,当着很多人的面呢,她也是村干部,咋能哄人呢?你说是不是?”

柳叶梅呆着脸琢磨了一阵子,站了起来,对着二婶说:“婶儿,我就不在这儿吃饭了,一会儿小宝回来那么吃吧。”

“哎,不是说好在这儿吃的嘛。”二婶仰起脸问道。

“不了,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柳叶梅说着,已经抬脚迈出了门槛。

二婶也跟着站了起来,直着嗓子喊:“啥事用得着那么急了?这都已经到了吃饭的点了。”

柳叶梅头也不回,边走边敷衍道:“我不饿呢,你们吃吧。”

出了二婶家院门,柳叶梅思绪越发乱了起来,不知道为啥,她总觉得像是有大事要发生似的,但具体是啥又说不明白,只觉得心里面雾气腾腾在翻滚着,就像是暴风雨来之前天上翻滚着那些厚厚的云彩一般。

她本来想着去找郑月娥,问一下有关黄仙姑去泥潭边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