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出状况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到了半道,心里面就凉了下来,退却了,觉得自己这样冒冒失失地找她,有些不合适,毕竟自己之前跟她有过节,甚至还扯下脸皮,闹翻了天。

这时候去,那还不是自找难堪嘛?就算是她不摔脸色给自己看,那也多多少少有点儿热脸蛋贴冷屁股的味道。说起来自己现在也是村干部了,没必要再去涎着脸去讨好她。

柳叶梅干脆折身去了村委会,却见大门紧锁。想都没想,就又奔着尤一手家去了。

到了尤一手家后,见里里外外的门都大敞着,从里面传出了说话声。

柳叶梅抬脚进了院子,刻意咳嗽了几声,然后问:“村长……村长……你在家吗?”

“喊啥喊?不在家能开着门吗?”尤一手粗声大气地喊道。

不等柳叶梅进屋,尤一手又喊:“赶紧……赶紧……正打算找你呢。”

柳叶梅到了里屋门口,站定了,这才看清屋里面只有尤一手跟一个陌生男人并排坐在一起,很亲密地说着话。

“站在那儿干嘛?赶紧进屋呀。”尤一手说着话,朝着柳叶梅招了招手。

那个陌生男人也跟着抬起头,盯紧柳叶梅看着,目光有些呆直。

柳叶梅觉得那眼神有些灼烫,不由得心跳加速,面庞滚烫,赶紧低下头来,走到了横在两个男人跟前茶几旁。

“冯书记,这就是柳叶梅。”尤一手对着陌生男人介绍道。

男人的似乎没听到似的,依然呆着脸,痴痴盯着柳叶梅。

尤一手干脆在那人肩膀上轻轻拍了一把,嘴上说着:“冯书记……冯书记……这就是柳叶梅。”

那人身上一阵哆嗦,嘴里发出了哦哦的声音,回过神来,说:“这就是柳叶梅同志啊,嗯,真不错……真不错……”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随又侧过脸,问尤一手,“柳叶梅,你找村长有事吗?”

柳叶梅说:“没事,就是想问一问有没有需要做的事情。”

冯书记点点头,说:“看来真的不错,工作够主动的。”

“是啊,她本来就是个热心人,这回当了干部,积极性就更高了,是个好帮手,好帮手呢。”尤一手夸赞着。

“嗯,不但工作积极性高,形象也不错,你说是不是呀?尤村长。”冯书记说完,咕噜咽了一口唾沫。

尤一手嘿嘿一笑,调侃道:“那可不敢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嘛,自古以来美女可都是狐狸精呢。”

当着陌生人的面,柳叶梅尽量装得斯文一些,扭着身子,通红着脸说:“村长,咋这样说俺呢?俺可不是那种坏女人。”

嘴上说着,她专注地打量了陌生人几眼,只见他有五十多岁的模样,脸盘很大,面色乌黑,但却油亮,就像电视上看到的外国黑人一模一样,偏偏又长着一对又细又长的小眼睛,就像用锋利的小刀切开的两条缝似的,几乎连眼珠子长成啥样都看不到。

“就是……就是……老尤尽在那儿信口胡言,打眼一看,就知道柳叶梅同志是个好人,不但人长得漂亮,品质一定也不错,正直善良,有爱心,我说得对不对呀柳叶梅同志?”冯书记借机大胆地盯着柳叶梅。

见柳叶梅一脸羞涩,不知道该说啥了,尤一手就插话说:“这不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开个玩笑嘛。冯书记您眼光狠毒,一下子就把人家给看了个精光透,连点遮掩都没了。”

冯书记咧嘴讪笑着说:“老尤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啥叫精光透,我指的是一个人的精神品质,可不是你理解的那个啥……”

尤一手再次套近乎地在那人的肩胛上拍了拍,说:“是你冯书记多想了,俺可没那一层意思啊。”

说完,不怀好意地望着柳叶梅傻傻一笑。

冯书记说:“啥人啥心,明明是自己心里面长牙,偏要嫁祸于人。好了……好了……别闹了,谈正经事吧。”说到这儿,抬头望向柳叶梅,说,“柳叶梅同志,你坐吧……坐吧……今天来吧,有很重要的事情来跟你谈呢。”

柳叶梅心头一揪,刚想开口问啥,却听见尤一手说:“哦,柳叶梅,你坐下……坐下,我先给你介绍一下。”

“这位是?”柳叶梅往前走了几步,坐到了一侧的沙发上,望着那个人,谨慎地问道。

尤一手说:“哦,这位是冯书记,今天是专程为你来的。”

“为我?为我啥事呢?”柳叶梅招呼都顾不上跟冯书记打一声,就瞪大眼睛望着尤一手,急问道。

“可不是咋的,为了你一个小娘们儿,还得麻烦人家冯书记亲自跑一趟,能耐你了!”

“啥麻烦不麻烦的,这都是工作需要嘛,应该的……应该的……”尤村长唱着高调,转过身来,面对着柳叶梅说,“上面不是已经任命你为桃花村的治保主任了嘛,可资料报到组织部那边,却出状况了。”

“出状况了?啥状况?”柳叶梅禁不住问道。

冯书记严肃起来,说:“现在组织上选拔任用干部程序非常严格,有些特定的岗位身份要求很严格,必须是党员,这个……这个嘛……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柳叶梅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半张着嘴巴,没了话说。

冯书记说:“其实这事也不怪你,要怪也只能怪老尤,他不了解程序步骤,粗枝大叶地就给报上去了。”

尤一手接过话说:“是啊……是啊……都怪平日里不注意学习,还是扒拉着老黄历走路,就把那事儿给疏忽了。”

柳叶梅眼巴巴望着尤一手,问他:“这事……这事……就是说我当村干部那事儿又……又黄了?”

冯书记打着哈哈说:“瞧你……瞧你,这个用不着担心的,决定了事情怎么会说黄就黄了呢?组织上提拔个干部又不是儿戏,上头开会已经形成了决议,红头文件也已经下发了,肯定不会再收回的。再说了,你又是尤村长亲自举荐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嘛,无论如何也不好随随便便就给免了的。”

柳叶梅心里这才稍稍踏实了下来。

尤一手接话说:“其实这规定就多余了,有些不合理,用干部要看能力,与是不是党员有啥关系呢?”

冯书记照本宣科地说:“老尤你这说得是啥话?组织上的每一项规定,那可都是经过周密研究,科学论证的,为的啥?那还不是为了整体素质的提升嘛,一定意义上说,这也是为了保持组织的纯洁性,你说对不对?”

尤一手灰着脸说:“这事也怪上头考察把关不严,下头报上去,稀里糊涂就给批复任命了,这也不能完全怪罪在我们头上啊。”

冯书记望着尤一手,笑吟吟地说:“老尤你又卖老资格了不是?这事明明就是你办错了,反倒怨起别人来了。”

尤一手梗着脖子问:“我咋办错了?”

冯书记说:“其实很简单,你在培养期间,把组织关系给解决了不就行了,小事一桩嘛!”

尤一手蔫了下来,说:“这不想着秋后纳新的时候再办嘛。”

冯书记说:“不能等了,这事要赶紧办,不能让上头领导知道了,上头的批复更强硬,说一般群众一律不能用,要求重新选拔人选。”

柳叶梅心里又泛起凉来,慌乱地说:“这……这……这该咋弄呢?满村子的人都知道了,半道里又撤职了,还……还不叫人笑话死啊!”

冯书记紧盯着柳叶梅俊俏的脸蛋儿,说:“这不,在你来之前,我跟尤村长已经商议好了,特事特办,尽快把你的组织关系给解决了。”

“那就好……那就好……谢谢您了冯书记,谢谢了……”柳叶梅无限感激地望着冯书记,她看到那双眯缝着的小眼睛中灼光闪闪,隐隐透着一丝阴邪,心里忽悠一阵燥热起来。

“用不着客气,像你这么优秀的人才,理应得到重用,不用才是可惜呢。我都已经跟老尤商量好了,我负责上边,他负责下边,一定把你这事给办了,你看好不好?”

柳叶梅感恩戴德地言表了一番,然后冲着尤一手说:“村长,天都已经晌了,我请你们吃饭吧。”

尤一手说:“是啊,人家冯书记对你这么好,好好请一顿也是应该的,就是不知道人家肯不肯赏脸了。”

冯书记摇摇头,笑着说:“今天就免了,等事情办妥后再请也不迟。”

柳叶梅执意要请,说就到村东头的饭馆去。

冯书记站了起来,做出欲走的架势来,说:“今天不合适,我下午还要去县里开个会,再说了,你这事不能拖拉,必须赶紧了,要不然就没法收场了,我回去就安排组织委员着手办。”

尤一手说:“那好吧,先忙正事,吃喝都是次要的。”

冯书记叮嘱尤一手:“你抓紧把资料表格给填了,就跟往常的程序一样,等啥时需要,我电话通知你,你看好不好?”

尤一手连口答应着,送冯书记出了门。

送走冯书记后,柳叶梅又跟着尤一手折回了屋里,不等坐下,就急着问道:“冯书记这人靠谱吗?”

尤一手说:“说实话,这人我也不太了解,他是去年才从红松镇调过来,也没打过几次交道,具体咋样还真说不清楚。不过吧,看上去人也蛮痛快的,估计没啥问题。”

柳叶梅说:“我的意思是要不要表示一下,送点礼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