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 再次来到山庄/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老家伙,也没多本事蹦跶了,说不定那一天就下台了,你真没必要怕他。”陶元宝驾车驶出了村子,然后说,“他这个地头蛇,也该挪挪窝了,桃花村村就毁在了他手里。”

柳叶梅不满地说:“你可不能这么说,桃花村离了他还真不行,也就他压茬,你服不服?”

陶元宝说:“你只看到他耀武扬威的一面了,我告诉你,那只是面上的事儿,实质上没几个人瞧得起他,狐假虎威罢了。”

柳叶梅说:“他都做了那么多年的干部了,用得着狐假虎威了?”

陶元宝说:“他也就是借着自己当了多年的村干部,跟上头领导混得烂熟,扯虎皮拉大旗罢了。”

柳叶梅说:“我就觉得这个村里离了他不行。”

陶元宝沉吟了一阵,突然说:“柳叶梅,你觉得我当这个村长咋样?”

“你,想当村长?”柳叶梅惊疑道。

“是啊,我心里还真有那个打算,如果山庄的手续批不下来,换届的时候我就掺和一下,争不到村支书,也得弄个村长当当。”陶元宝一副胸有成竹的口吻说道。

柳叶梅说:“村干部这活其实也不馋人,操心费力不讨好不说,工资又不高,倒不如你做自己的生意清净。”

陶元宝说:“生意又扔不下,人员安排了好了,让他们自己去经营,我只管收钱就是了。再说了,人活一辈子总不该老为钱忙活吧,你说是不是?”

柳叶梅不再言语,心里堵了一把草似的,她不想再说这事儿,就岔开话题说:“对了,你还没告诉我韩兆宝那些事儿呢。”

陶元宝说:“他那事倒是没多大意思,只是个人特别嗜好罢了,倒是他老婆的事儿该好好跟你唠一唠,不过也不是一句话半句话能说完的,等静下来,慢慢跟你聊。”

“他老婆啥事?”

“他老婆是倒是有些意思,你是该好好听一听。”

“又是那些毛草狗吊的臊事儿吧,我才懒得听呢,怕脏了自己的耳朵。”柳叶梅心里犯着痒痒,嘴上却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不想听就算了,不过吧,她的事儿,可与你们家有关系呢。”陶元宝神秘兮兮地说。

柳叶梅一愣,忙问:“与我们家有关系?有啥关系?”

“是啊,是有关系。”

“是俺娘家那边?”

“不是,是婆家这边。”

“她与蔡家有啥关系?尽瞎扯!”

“等吃饱喝足再说吧,现在累得慌,嘴都不想张了。”

“你又想给我下扣,我才不上你的当呢。”

“好了,先不说那些了,坐稳,要拐弯了。”陶元宝说着,猛打方向盘,车子从去镇驻地的水泥路拐上了左侧的土路。

柳叶梅问陶元宝:“你这是去哪儿呀?”

陶元宝说:“去了你就知道了,亏不了你,让你好好放松放松,享受一份。”说完坏笑着,突然鸣了一声喇叭,说:“对了……对了……那地方我带你去过一次呢。”

柳叶梅这才知道,陶元宝一定是带自己去那个野外的山庄,一定是心里痒痒了,又想着在自己身上下功夫。

果然,陶元宝熟门熟路就把车开进了逍遥山庄大院里面,跟上次一样,保安主动上来指挥着放置好了车子,然后就有漂亮女孩走过来,甜甜笑着,话也不多说,就把他们两个带进了一次僻静的房间里面。

进屋后,柳叶梅四下里打量一番,这才看到这房间很眼熟,不管是布局结构,还是里面的用具摆设,几乎跟上次来的那一间几乎一模一样。

柳叶梅就问:“咋就这么巧呢?还是那一间。”

陶元宝边脱着衬衣边说:“他们这些搞服务的记忆力特别好,只要你来过一次,他们就记得清清楚楚,不但房间错不了,就连你上次吃过的饭,喝过的茶,也全在他们脑子里,你说怪不怪。”

柳叶梅觉得腰酸腿软的,几乎都站不住了,便一屁股坐到了松软的沙发里,懒洋洋地说:“尽骗人,他们能有那么好的脑袋瓜子?”

陶元宝说:“骗你干嘛?我觉得很有可能是,他们每一次来人都有记录,一旦来人后,就看一下,然后根据以往的需求来安排。”

“哦,是这样啊,真是不简单呢,连这点都想得到。”

陶元宝说:“这就是经营之道,这家老板必定是个脑袋瓜活泛的家伙,以后我们要是经营山庄,也该好好学着点儿。”

“你那山庄不是没批下来嘛?开成开不成还是个未知数呢,这时候就打谱,早了点吧。”柳叶梅酸溜溜地说。

陶元宝说:“是遇到了一些困难,可越是困难,我就越想把它拿下来,这个世道,哪有办不到的事呢,只是会办不会办,肯不肯花钱了。”

柳叶梅不屑地说:“有能耐你办呀,咋拖到这会子都没个眉目?”

陶元宝说:“别提了,就是土地局一个章子给卡住了。”

柳叶梅说:“你去送礼呀,送钱呀,那有你陶元宝办不了的事情。”

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随着陶元宝喊一声请进,一个着半袖白色衬衣的小伙子推门走了进来,手中托着一个不锈钢茶盘,上面放着一个茶壶、两个茶碗,一张清秀的脸蛋先对着陶元宝笑了笑,再转向柳叶梅笑了笑,低声礼貌地说道:“给二位沏的当地绿茶,不知道合不合你们的口味儿,如果不喜欢,我再重新去换。”

“行,放那儿吧。”陶元宝冷冷应一声。

小伙子弯腰把茶盘放到了茶几上,再倒满了两只茶碗,分别双手捧了,送到了两个人的跟前。

一切都做得那么娴熟,不失分寸,这让柳叶梅心里悠然灵动了一下,不经意地往那张娇气蓬勃的脸上打量了一眼。

小伙子分明察觉到了什么,脸微微泛红,直起腰身,问陶元宝:“请问二位,现在需要用餐吗?”

陶元宝粗鲁地说:“嗯,饿了,赶紧上饭……上饭……”

小伙子恭顺地问道:“还跟上次一样吗?”

陶元宝说:“有烧鸡吗?”

小伙子说:“有。”

陶元宝说:“那好,干脆就来一只烧鸡,两碗海鲜汤,外加四个馒头。”

柳叶梅插话说:“那么多,你吃得了吗?”

“又累又饿的,肚子都瘪了。”说完,陶元宝斜视着小伙子,不客气地喊一声,“还不去上吃的来,愣在那儿干啥呢?”

“好……好……就来……就来……”小伙子说着退了出去,返身掩门的时候,眼神慌乱地在柳叶梅脸上扫了一眼。

这一眼,让柳叶梅心里一阵悸动,猜测起了其中的含义:小伙子一定看得出来,自己不是陶元宝的老婆,他或许是在想,这么个朴朴实实的女人,咋就会跟着野男人到这种地方厮混呢?

陶元宝吸吸溜溜喝着水,盯着柳叶梅问:“你发啥呆呢?”

“谁发呆了?”

“没发呆?那眼睛都直成一根棍了。”

柳叶梅借口说:“还不都是你呀,老把人往闷葫芦里塞。”

陶元宝放下茶碗,边倒水边问柳叶梅:“谁把你往葫芦里塞了?我还想往你葫芦里塞呢。”

柳叶梅说:“那你说韩兆宝老婆是咋回事?扔个话头吊着人家的心系子,多难受呀。”

陶元宝说:“吃完饭,洗干净了,睡一觉,等打起精神来,再告诉你。”

“不说拉倒,估计狗嘴里也吐不出象牙来。”

陶元宝笑了笑,说:“这会儿还是不说吧,说了让人倒胃口,毕竟与你们老李家有关系。”

他这么一说,反倒让柳叶梅小心脏提得更高了,几乎直接堵到了嗓子眼里,皱起眉来,问他:“你说还是不说,不说我可走了。”

陶元宝说:“你就别闹了,没啥大不了的,跟你瞎闹呢。”

说话间,两个小伙子一起把饭菜送了过来,整整齐齐摆在了桌面上,客气地请他们用餐,然后躬身退了出去。

陶元宝一手抄起烧鸡,粗野地撕下一条鸡腿,递给柳叶梅,说:“现在的任务就是吃饭,啥也不想了,来……吃……吃……”

柳叶梅接到手里,看着陶元宝狼吞虎咽吃起来,也跟着把鸡腿放到了唇边,心不在焉地吃起来。

吃饱喝足后,陶元宝站起来,伸一下懒腰,对着柳叶梅说:“洗一洗吧,弄了一身的麦芒子,浑身痒得难受。”

柳叶梅说:“你自家里开着洗澡的铺子,你跑到人家这儿洗啥洗呀,犯贱不是?”

陶元宝嘿嘿一笑,说:“这里用的是深井的矿泉水,我哪里的水不干净,开了好几年的店,从没在那儿洗过。”

“你还嫌自家店里的水不干净?”

陶元宝点点头,说:“是,当着真人不说假话,不但不干净,有时候还很脏,脏得要死!”

“不都是自来水嘛,还能有多脏?”

陶元宝已经脱掉了上下的衣服,有意往柳叶梅跟前靠了靠,说:“走,到卫生间里头,我告诉你。”说着,就扯起柳叶梅嫩滑的小手,往里拽着。

柳叶梅半推半就跟了进去。

陶元宝返身掩了门,说:“柳叶梅,赶紧把衣服脱了,一起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