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乱得不可收拾/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呀,你可真傻,就像个傻乎乎的小丫头片子。”陶元宝说着,嘿嘿笑了起来。

柳叶梅被陶元宝一声丫头片子叫得心里热乎乎的,有一种被娇惯,被宠幸着的幸福感,声音甜了几分,说:“你那么猴精,肯定就显得别人傻了,你说是不是?俺可没法跟你比。”

陶元宝笑着说:“逗你开心呢,不是真的说你傻。”

“那你咋不给人家钱,人家还笑着让你走。”

陶元宝说:“那是因为我在这边有个户头,设了一个账号,每隔个三月俩月的过来结一次账,回回算太麻烦。”

“哦,是那么回事啊。”柳叶梅明白过来,随又问,“那就是说,你经常到这边来玩了?”

陶元宝回过头,龇牙咧嘴地笑着,说:“又想歪了不是。”

“只来个一次半次的,用得着设户头了?”

陶元宝说:“是经常来,你想呀,我做那些生意,时不时就有管事的找上门来,名目多着呢,几乎各个单位的都有,他们来就得请他们,就算不是主动来的,那隔三差五也得主动请他们一次,让他们吃好喝好玩好了,那才好做事,要是他们不答复他们满意,那麻烦就来了,又是找茬,又是挑刺的,不把你折腾糊了才怪呢。”

“那在镇上请他们吃喝不行吗?”

“当然不行了,在镇领导的眼皮子底下,他们才不敢呢。只得找个僻静的地方,人不知鬼不觉的,才能放得开来。”

“你的意思是不是……是不是他们也出来打野食?也胡来?”

“又犯傻了不是,他们也是人,当然需要了,无论有了天大的麻烦,只要你把女人推过去,那就没有办不了的事儿,就拿那一次被人举报的事来说,上头来了好几个大人物,领到这儿来,吃饱喝足后,又每个人带一个女人开了房,他们不但不再追究,反而帮着我打起了马虎眼,你说管用不管用?”

“那那女人是哪儿来的?”

陶元宝说:“他们山庄本来就有,养着十几个呢,个顶个的漂亮。”

“咋不见有那种女人呢?”

陶元宝说:“都是电话预约的,如果不需要,她们是不会随便出来的。如果店里没活的话,他们也会被外派的,反正一般是闲不着。”

“想不到这么清净、这么漂亮的地方,还养着表子呢!”

“你可别那么说,表子表子的多难听,也是工作需要嘛,人家都叫私人生活工作者,懂了吗?”

柳叶梅不屑地啐一口,说:“就是一帮子烂货,还工作者呢!”

陶元宝说:“柳叶梅你思想真该好好解放解放了,都啥年代了,你还那么守旧?有需求就有市场,这都是公平合理的交易,别想得那么烂好不好?”

“干那个的人自古以来就挨骂,到了你嘴上,就成正当职业了,看来你也不是啥好东西。”

陶元宝说:“还不是嘛,你就是不跟形势了,落伍了,现在只要是能赚来钱,那就是王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是最合算的行当了,既得了票子,又得到了享受,你说值不值?值!简直太值了!”

“怪不得呢,你这思想都已经坏透了,没救了。”

“你说出这样的话来,我都觉得跟你有代沟了,简直都是老奶奶的思想意识了,老古董一个!”陶元宝讥笑着说。

柳叶梅沉吟了一会儿,突然问陶元宝:“你是不是就想在咱们村开着这种类型的山庄?”

陶元宝毫无遮掩地说:“对呀,我就是这么想的,并且连建筑模式都想照搬他们的,可就是手续批不下了。”

“你不是说只要让他们耍女人,就没有办不了的事情嘛,咋就让这事儿给难住了呢?”

“操!别提了。”陶元宝叹一口气,说,“单单遇到了一个顽固不化的老东西,连请他吃顿饭都不行,还不用说请他出来玩了。”

柳叶梅感叹道:“看来这世界上真是还有好人来。”

“好人啥呀好人,我看就是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那种人早该被社会淘汰了,发送到荒漠里圈养起来了事。”

柳叶梅说:“你就别糟践人家了,那才是好人呢,都像你,这个社会还不全乱套了。”

陶元宝说:“谁像你啊,心眼那么小,看看今天吧,好不容易跑出来,闹得一点儿都不开心。”

柳叶梅想了想,说:“也不是,我是惦记着麦子呢,老有一种感觉,觉得天就要下雨似的,那些麦粒子本来就水漉漉的,要是再遭了雨淋,盛在袋子里一闷,一准都发霉烂掉了。”

陶元宝朝着车窗外望一眼,说:“没事的,天上也没几片云彩的,怎么会下雨呢?”

柳叶梅呆着脸叽咕道:“我可觉得不对劲儿,鼻子里面老有一股下雨的味道,怕是雨真的就不远了,用不了多久,就会下起来。”

陶元宝说:“你是不是成天跟黄仙姑交道,也学得神神道道的了,说不定哪一天真就成了第二个黄仙姑了。”

柳叶梅突然打了一个寒噤,冷着脸说:“你不信拉倒,赶紧回去,我都听到雨声了。”

陶元宝回过头,满目诧异地打量着柳叶梅,禁不住唏嘘道:“柳叶梅,你可真够吓人的,不会是中邪了吧?”

“你才中邪了呢?除了知道挣钱耍女人,啥也不知道。”柳叶梅面无表情地说道。

“好好,我不跟你争辩,事实能够说明一切,咱就看看今天到底会不会下雨吧。”

“会下的,肯定会下的!”柳叶梅断然道。

陶元宝说:“好,那我跟你打个赌。”

柳叶梅问:“好,你说赌啥?”

陶元宝说:“如果你赢了,我给你两千块钱;可如果你输了,你就帮我做一件事。”

柳叶梅问:“啥事?”

陶元宝减下车速来,说:“我再给你十万块钱,你帮我生个孩子,你同意不同意?”

令陶元宝大为惊讶的是,柳叶梅竟然爽口答应了下来:“中!如果今天不下雨,我就给你生,绝对给你生!”

“我可不是跟你嬉闹啊,到时候你要是不认账了呢?”

“天打五雷轰!”

柳叶梅这脆生生的一声,对于陶元宝来说,真不亚于一声沉雷,他回过头,打量一眼柳叶梅,说:“我可真想让你给我生个孩子,你要是输了没,那就正好合了我的心愿,可不能反悔啊!”

“行了……行了……你就别啰嗦了,赶紧跑你路吧,雨都快到头顶了!”柳叶梅不耐烦地说。

陶元宝头皮一阵发麻,他觉得柳叶梅有些异常,真怀疑她的脑子或者神经是不是出了啥毛病,就故作轻松地说道:“你肯定会输的,这天还晴着呢,打哪儿来的雨呢?”

柳叶梅直着嗓子喊:“快点……快点……可别让雨水泡了麦子,那可是一年的口粮呢。”

陶元宝内心一震,诧异地瞥她一眼,不再说话,加大油门,朝着村子的方向驶去。

车子开进村口,陶元宝看到天还是蓝着的,心里反倒轻松不起来,他断定柳叶梅是出问题了,要么是生理上的,要么是心里的,抑或是中了邪,鬼魂附体了,要不然怎么会信口胡言呢?

在柳叶梅的授意下,他直接把车子开到了麦场里,正当他调转过车头,熄火停下车来,猛然间就看到一大块黑云从正前方滚滚而来,高速行驶的火车头一般,十分震撼地压了过来。

一时间,他心里全乱了,乱得不可收拾,简直都要崩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