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他是个好男人/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心里装火烧火燎装着的全是麦子的事儿,全然把有关于他,以及他老婆的丑事丢到了脑后,见韩兆宝站在门口没有进屋,就问道:“你有事吗?是不是过来拿钱呢?”

韩兆宝一脸茫然,问道:“拿啥钱?”

柳叶梅说:“割麦子的钱呀,多少?我找给你。”

韩兆宝沉着脸,说:“你家割麦子的钱不用付了。”

柳叶梅问:“咋就不用付了,你还能白干呀?”

韩兆宝说:“陶元宝说好了的,他一起付,用不着你管了。”

柳叶梅一时云里雾里,弄不清他们究竟合唱的是哪一曲了,就说:“那咋行呢?一码归一码,你给哪家割的麦子,就该哪家付钱,你说个数额吧,俺这就拿钱给你。”

韩兆宝不耐烦地说:“不用就是不用嘛,都是说好的事情,你还啰嗦个啥呢,真是的!”

柳叶梅眨了眨眼皮,想了想,说:“那好吧,先让陶元宝一起给付了,等我再跟他算就是了。”

韩兆宝说:“你们爱咋着咋着,我不管你们的事儿。”

柳叶梅接着问他:“那你过来有事吗?”

韩兆宝点点头,说:“没事过来干嘛,这不……这不……”

柳叶梅突然就想起了陶元宝说的那些有关于韩兆宝拔女人下体毛毛的事情来,心头一阵悸动,脸上也跟着热辣辣起来,慌乱地问道:“那你……你这一大早的过来,还有……还有啥事吗?”

韩兆宝说:“这不,天一亮我就蹿了好几个门了,挨户跟头日里割麦子的人家打一声招呼,新剥下的麦粒子不能再装在塑料袋子里头了,会霉烂的,一旦处理不好,就直接烂成泥了。”

柳叶梅一听这话,悬起来的心里便踏实了下来,并涌出了暖呼呼的感激,先道了声谢,然后苦着脸说:“是啊,我都摸过了,里面已经热得烫手了。”

韩兆宝说:“那就赶紧想办法呀,别耗着了。”

柳叶梅说:“那该咋办呢?往年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呀,不知道该咋弄了,正在犯愁呢。”

韩兆宝没说话,抬脚就往里面走来,眼睛直啦啦,死鱼眼一般,直往屋里面瞅。

柳叶梅慌怯地往旁边一闪,眼看着韩兆宝的手臂擦过她的肩头,走进了屋里,四下里转来转去,突然就想到了他在女人身上的那种特殊嗜好,心就提到了嗓子里。

等里里外外看了个遍,韩兆宝说:“这样吧,你赶紧动手把地上的脏东西扫一扫,彻底打扫干净了。”

柳叶梅这才恍然大悟,嘴上却问道:“你是说把麦子全都搬进屋里,摊开来晾着。”

韩兆宝说:“是啊,别还有啥办法。”

柳叶梅又犯起难来,一脸无奈地说:“你说得倒是轻巧,那么多的麦子,我一个女人家,啥时才能弄进来呀。”

韩兆宝想都没想,直言道:“你尽管打扫就是了,不是还有我嘛。”

柳叶梅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问他:“你帮我弄?”

韩兆宝点点头说:“是啊,我帮着你弄到屋里来。”

柳叶梅疑惑不解地望着韩兆宝,一时拿捏不准他想干嘛了,心里犯起了嘀咕:这个熊男人,他是不是想对自己下手了?

韩兆宝粗声大气地说:“你还愣啥呀?赶紧了……赶紧了……对了,你家有手推车吗?”

柳叶梅说:“手推车是有,可一个人又是装,又是卸的,要费多大力气啊,还不把你给累坏了呀。”

韩兆宝轻松地说:“不就那么二十多袋麦子嘛,费不了多少劲的,没事……没事的,我有的是力气呢。”说完,朝着柳叶梅腼腆地一笑。

“那好……那好吧。”柳叶梅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目光躲躲闪闪着,说,“那你帮着弄进屋后,我付给你工钱吧,你说……你说个价吧。”

韩兆宝气呼呼地说:“谁跟你要钱了,给钱我还不一定干呢!”

“那咋好意思呢?不好白白用你的。”柳叶梅难为情地说。

韩兆宝红了脸,嚷道:“你们这些人就知道张嘴闭嘴的钱啊钱,人就不能在意点感情,互相帮衬着点吗?”

柳叶梅没了话说,抬脚出了屋,到东墙跟的草棚下找出了手推车,对着韩兆宝说:“这车好久不用了,也不知道还顺手不。”

韩兆宝手握车把,推着往前走了几步,头也不回地说:“好用……好用……好用着呢。”

柳叶梅心头热潮涌动,她望着韩兆宝宽厚的脊背,问道:“要不要我帮你抬到车上呢?”

“不用……不用……一袋麦子不就百十斤嘛,手到擒来!”韩兆宝说着,推车出了门。

柳叶梅快步进了屋,拿起了立在门后的笤帚,仔仔细细打扫起来,边打扫边在心里头琢磨着:韩兆宝为啥主动帮自己呢?

他会不会是在装模作样献殷勤呢?

肯定是想着先暖和了自己的心窝,然后再动自己的身子,趁着自己的热乎劲儿,动手剥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再俯下身来,张大嘴巴,一根一根地拔自己的毛发……

地面还没彻底清扫干净,韩兆宝已经把第一趟麦包推进了屋,并且一车就推了三大包,看上去还像轻轻松松,这让柳叶梅暗暗折服,大为吃惊,不由得偷偷打量了他几眼。

柳叶梅赶紧走过去,握住了麦袋子的一角,跟韩兆宝往下抬着。

韩兆宝没有拒绝,目光一直盯在袋子上,嘴上说道:“真是糟糕,麦子都有些发粘了。”

“可不是,这鬼天气,唉!”柳叶梅无奈地感叹着。

韩兆宝说:“只要别再继续闷着了,没事的,但一定要摊得薄一点,越薄越好。”

“屋里就这么点地面,咋薄呢?”

韩兆宝便不再说话,把最后一袋麦子卸下来后,就转身去了西屋。

弯腰敞着袋口的当儿,柳叶梅恍然间觉得眼前白花花一片。打眼一看,这才知道是自己的第一颗衬衣纽扣不知啥时开了,里面又没穿贴身的小衣服,露出了不该露的部位。

柳叶梅心里一阵砰然乱跳,脸上也跟着通红起来。

“这个房子里面有人睡吗?”韩兆宝站在西屋门口,边朝里面张望着,边问道。

柳叶梅划拉着地上的麦子说:“那是小宝的房间,不过这一阵子多数在二奶家里,不怎么回来住的。”

韩兆宝说:“那你就把这间屋子也拾掇了,床上的被褥也收起来,全都晾上麦子。”

“哦,这倒是也行。”柳叶梅答应着。

“这样就好,可以晾得更薄一些。”韩兆宝说着,转身回来,推起车子,朝外面走去。

见韩兆宝出了院子,柳叶梅站了起来,抬手把第一颗纽扣系紧了,心里琢磨着:看上去韩兆宝并没有看到自己的胸部露在外头,只忙着干活了,似乎连自己的身子都没瞄一眼。看来他根本就不是陶元宝说的那种人,老实着呢,换上那些好那口的男人,隔着衣服都能瞅得眼睛淌血。

可转念一想,也很有可能他跟正常的男人不一样,或许他只喜欢薅女人的毛发,对其他部位并不感兴趣。

这样乱七八糟想着,韩兆宝已经把第二趟麦子推进了屋,不等放下车子,就气喘吁吁地骂了起来:“这逼养的老天爷,看样子还真想毁了这茬麦子,雨又下大了。”

柳叶梅过去帮忙扶着车子,说:“可不是咋的,谁知道是得罪哪一路神仙了,老跟咱们村过不去。”

“天跟人一样,都不着调了。”韩兆宝说着,就跟柳叶梅卸起了麦子。

出门的时候,柳叶梅找出一件男人的雨衣,递给了韩兆宝,说:“别让雨淋着了,穿上吧。”

韩兆宝没有接,摇摇头说:“淋点雨怕啥,又不是你们女人的身子,那么娇贵,没啥。”话没说完,人已经推着车子走出了屋子。

来来回回推了不下十趟,才把所有的麦子都推进了屋里。

被水浸泡得白花花的麦子摊满了屋子,连西屋的床上也铺了厚厚的一层,屋里一下子亮堂了许多,竟有些晃眼。

一股清新的气息弥散开来,甜丝丝、香喷喷,很好闻,似乎还漫溢着灿烂阳光的味道。

“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好了,一时半会儿是坏不了的。”韩兆宝站在门口,抽着烟说道。

蹲在地上划拉麦子的柳叶梅站了起来,歉意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男人不在家,连盒烟都没有。”

“用不着客气,我自己带着呢。”韩兆宝扬了扬手指的烟头说道。

“那好,你先抽烟,等我把麦子摊匀了,给你冲茶喝。”

“不渴……不渴……抽完这支烟,我帮你摊。”

“不用了,已经够你累的了,歇着吧,我自己摊就行。”

韩兆宝没有再说啥,扔掉手里的烟头,走到了柳叶梅身边,弯腰蹲了下来,伸出一双粗大的手掌,在厚厚的麦粒子上划拉了起来。

一股浓烈的男人气息合着淡淡的烟草味儿漫溢开来,瞬间便把柳叶梅包容了。

那气息像是有着迷魂功效,使得柳叶梅气短胸闷,晕头晕脑,连眼睛也跟着迷离起来,眼前的麦粒子就像无数个小虫子,在蠕动着。

她心不在焉地摊着麦子,心里暗暗叮嘱自己:一定不要犯昏……一定不要迷瞪……要清醒……要顶住……千千万万不能让他得逞了……

韩兆宝突然说话了,他问:“蔡富贵多久没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