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刮目相看/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还像……大概……”柳叶梅心头更加糟乱了,她觉得这是韩兆宝在拿话试探自己了,一时竟说不出个具体数字来。

正呐呐着,韩兆宝划拉麦子的手顺势贴到了她的手上,倒是没有直接攥上去,而是赶紧挪开了。

“一个人在家真不容易,里里外外的,特别是到了夜里,提心吊胆的咋睡呢?”

柳叶梅听得出,韩兆宝这话已经更加露骨,他是在明目张胆地试探了,嘴上却傻乎乎地应道:“是啊……是啊……今年村里老出事,都吓死个人了。”

“是啊,瞧瞧那些女人,被祸害成了那样,真是怪吓人的。”韩兆宝淡定地说着。

柳叶梅心慌意乱地朝着韩兆宝瞥一眼,见他依然闷头划拉着麦子,并不见有异常表现。越是这样,她就越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老奸巨猾,深不可测,思绪飞速旋转着,想着应对的办法。

韩兆宝咳嗽一声,问柳叶梅:“你说会是啥人走出那样的事情呢?手段也太恶劣了,听说常玉家娘们,下边都被撕碎了,心也太狠了吧。”

一听这话,柳叶梅心里直打哆嗦,支支吾吾地说:“谁……谁知道呢,感觉不像……不像人干的。”

“不是人干的?”韩兆宝嘻嘻一笑,接着问,“不是人是啥?”

柳叶梅咬了咬嘴唇,说:“肯定是魔鬼……是野兽……世界上咋会有那么恶毒的人呢?”

韩兆宝嘿嘿着,笑声听上去有那么点儿假惺惺,然后说:“柳叶梅,你是不是害怕了?”

“我……我怕啥?我才不怕呢。”说这话时,柳叶梅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手下的麦粒子。

“还不怕呢,脸色都变了。”

“谁脸色变了,我有个毛病,低着头时间长了,就有些发晕。”柳叶梅说着,仰起脸,转动了一下脖颈。

“已经都摊得差不多了,只要再弄均匀一些就行了,慢慢来吧,不着急。”韩兆宝说。

“倒也是,多亏你帮忙了,要不然我就急死了。”柳叶梅扭头瞥一眼韩兆宝,见他一脸平和,并不见有丝毫阴邪,心里安静了许多,随即一屁股坐在了软乎乎的麦粒子上。

“别……别……你可别坐在麦子上,赶紧起来……起来……”韩兆宝伸手拽住了柳叶梅的胳膊,往上拉着。

柳叶梅心里一阵闷热,意识到韩兆宝果然是心中有鬼,这就下手了,慌乱地往后挣脱,却被身下的麦粒子滑倒了,侧身趴在了地上,一副狼狈相。

“你看看,咋就扑倒了呢?这么不小心。”韩兆宝并没有跟上来采取下一步行动,只是蹲在原地,一脸尴尬地望着柳叶梅。

柳叶梅面色绯红,是因为惊吓,也是因为害羞,慢吞吞爬了起来,喃喃地说:“麦粒子咋这么滑呢?就跟……就跟在冰上差不多……一不小心就滑到了,真是的……”

“你才知道滑呀,这要是满地豆粒的话,怕你就直接摔北墙上去了。”韩兆宝接着说,“知道为啥不让你坐到麦子上不?”

柳叶梅茫然摇摇头,说声不知道。

韩兆宝说:“这还是老话了,说这经了雨,发了热的麦子不能坐,特别是你们女人,更不能实打实地坐上去。”

柳叶梅好奇地问:“坐上去咋了?”

韩兆宝说:“燥热之气会从下……下面侵入你们的身子,淤结在里面,时间长了会害病的。”

“害啥病?”

“就是……就是你们女人那些病呗。”

“你是说妇科病?”

韩兆宝点点头,说声是,竟然脸红起来。

柳叶梅心里就想:看来这韩兆宝一点都不像陶元宝说的那样,他根本就不是那种人,不但没有对自己动手动脚,看上去连一点点私心杂念都没有,这样的人咋会干出那种龌龊的事情来呢?看他老实木讷的模样吧,就算这时候自己仰身躺倒,让他随便干掉啥,他都不会出格的。

想到这些,柳叶梅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韩兆宝望一眼柳叶梅,旋即低下头,轻声问:“你笑啥?笑话俺吧?”

柳叶梅借口说:“笑你干嘛?俺是觉得你懂事不少,竟然还知道热麦子能引起妇科病。”

“那不是听老人说的嘛,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韩兆宝脸色又是一阵红,然后像是故意岔开话题说,“柳叶梅,听说你现在当村干部了,该想想办法把村里的治安好好抓一抓,都乱得不行了。”

“是啊,这不正在想办法嘛。”柳叶梅说着,突然就想起了他老婆被人拐走的事情,就试探着问,“对了,这一阵子咋没见你老婆呢?她忙啥去了?”

韩兆宝脸色一沉,摇摇头,说:“这不正跟你谈大事嘛,不说她……不说她……”一个老娘们家有啥说头。”

“原来隔三差五的能遇见,这一段时间不见她的影子了,不是惦记着嘛。”柳叶梅故作轻松地说。

“没事……没事……她好着呢。”韩兆宝接着又把话题扯回到了村里的治安上,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吧,现在村里应该再成立民兵连,就像从前那样,夜里轮流放哨站岗,那样坏人就不敢进村了,柳叶梅你觉得咋样?”

韩兆宝竟然主动帮着出谋划策起来。

“这倒是个好主意,我也不是没想过,可要真正干起来,困难就大了。”柳叶梅无奈地说。

“啥困难?你说说看。”韩兆宝一脸认真地问道。

柳叶梅红艳艳的嘴唇里冒出了一个字:“钱!”

韩兆宝说:“你是说不发工资,没钱挣,就没人肯站岗放哨是不?我看不见得。”

“那还用说了,现在的人,不给钱,谁干事?”

韩兆宝说:“那就看你们这些当干部的咋去做工作了,要让大家伙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村里的安全,可不是村干部几个人的事情,全村人人都有责任,只要大家伙都拧成一股绳,主动做一点贡献,村里的治安自然而然就好起来了,那每家每户也都用不着提心吊胆了,特别是那些烂了心眼的坏蛋,就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你说是不是这样?”

一席话让柳叶梅对韩兆宝刮目相看,心里所有的戒备防范全也全都放了下来,她郑重地盯着韩兆宝,说:“你这些话说得有道理,可有道理的话未必人家就能听,这么说吧,将心比心,如果让你无偿去值班,你干吗?”

韩兆宝望着柳叶梅,信誓旦旦地说:“我干,肯定干!”

“白打工,没钱赚,人家不笑你傻呀!”

“说那种话的人才是傻呢,村里有了站岗放哨的,坏人就没法祸害人了,至少家家户户都能睡个安稳觉了,这是拿钱能买得来的嘛。”

柳叶梅一脸钦佩,对着韩兆宝点点头,说:“那好,我记着你的话了,下一步就按照这个路子办。”

韩兆宝拍着胸脯说:“行!行!打算啥时候开始?只要有行动,我就第一个报名。”

柳叶梅刚想说啥,听到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不等起身观望,一个黑乎乎的身影便立在了门框中间。

由于是逆光而立,还不等看清来者的面目,就听见了一声震耳的怒吼:“韩兆宝你这个熊玩意儿,跑到这儿干么了?”

韩兆宝就像触了电一般,噌地站了起来,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在地,多亏伸手扶住了墙,才勉强站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