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实在管不住自己/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也随着站了起来,对着门口那人大声吼道:“陶元宝你喊啥喊?人家是帮着我来晾麦子的,是你自己心眼不正当,想歪了吧!”

陶元宝迈进了屋里,靠着门板站定,不去搭理柳叶梅,而是继续冲着韩兆宝没脸没皮地大喊大叫:“韩兆宝你可别没数啊,你尾巴梢子向哪儿翘,我可看得清清楚楚,惹急了我捅开你的屁股眼子,你信不信?”

韩兆宝果真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缩着身子,往后退避着,一脸赖笑,说:“明亮你说啥呢,我真是来帮着柳叶梅晾晒麦子的,别的啥也没干,不信你问柳叶梅……你问柳叶梅。”

“连个日头都没有,你晒啥麦子?晒个屁啊!尽在哪儿哄人。”陶元宝依然盛气凌人地喊着。

柳叶梅一脸怒气,冲着陶元宝说:“人家韩兆宝好心好意的帮俺干活,咋就赚得着你这个疯狗乱咬一气呢?”

陶元宝看一眼柳叶梅,不咸不淡地说:“你知道啥,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你知道不知道。”

韩兆宝涨红了脸,嗫嚅着说:“明亮你别这样,我真没干啥坏事,真的没有啊。”

“没干坏事你脸红啥?”

韩兆宝摸一把自己的脸,说:“这不是让你给吓的嘛,你都把俺想成啥了,能不急嘛。”

“瞅瞅你那这德行吧,能干出啥好事来?”陶元宝尖酸地奚落道。

柳叶梅说:“陶元宝你别胡说八道的,咋逮着人就不松口呢?”

陶元宝盯着柳叶梅,缓声问道:“他真没拿你怎么样吧?”

柳叶梅急赤白了脸,摇摇头说:“啥人啥心,你想哪儿去了,人家帮我干活,感激人家还来不及呢,反倒让你一顿臭骂。”

陶元宝说:“你知道啥呀,好坏不分。”然后转向韩兆宝,问他:“骂错了,委屈你了是不是?”

也不知道为啥,此时的韩兆宝竟然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畏畏缩缩,目光慌怯,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喘了,涎着脸,陪着十二分小心说道:“我这不是诚心诚意过来帮一把嘛,真的没动啥歪心思。”

陶元宝这才降低了音调,说:“还算你识相,你知道她是谁吗?”

韩兆宝傻乎乎地说:“她不是柳叶梅嘛。”

“我咋能不知道她是柳叶梅,我是问你她是谁的人!”

“不是……不是蔡富贵老婆嘛。”

“还有呢?”

韩兆宝摇摇头,目光躲躲闪闪着,嘴里呐呐道:“那就……那就不知道了。”

“你知道她给我的关系吗?”

韩兆宝摇摇头。

柳叶梅大声叱责陶元宝:“陶元宝你胡说啥呢?再胡放屁试试,看我不撕烂你的狗嘴!”

“这有啥?我跟他挑明了关系,免得以后他再打你的主意。”

“滚吧你,满嘴喷粪,没个正型。”

陶元宝对着柳叶梅狡黠一笑,又转向韩兆宝说:“你不该不知道吧,我跟柳叶梅虽然没走到一起,结成一家人,但很小的时候,父母是给我们做过娃娃亲的,一定意义上来说,我们命中该是夫妻的,你懂了吧?”

“哦,是这样啊,还真没听说过呢。”韩兆宝颔首应道,看上去是完全信以为真了。

柳叶梅说:“陶元宝你就别胡诌乱扯了,嘴上咋就没个把门的呢,烦人!”

韩兆宝反倒替韩兆宝打起了圆场,说:“这也有可能,有可能,那时候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没啥稀罕的。”

柳叶梅白他一眼,奚落道:“看看你吧,刚才还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咋就突然没了筋骨呢?”

“这……这……”韩兆宝一脸苦笑,没了话说。

陶元宝依然板着脸,对着韩兆宝吼道:“你也不怕闪了电灯泡,还站在那儿干啥呢?走!赶紧走!立马给我消失。”

韩兆宝望着陶元宝,一脸媚笑,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一溜烟蹿出了门,夹着尾巴逃跑了。

陶元宝望着韩兆宝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直笑得前仰后合。

“别笑了,有啥好笑的!”柳叶梅怒目圆瞪,大声喝道。

陶元宝收敛了笑容,眨巴着一对乌溜溜的小眼睛,问柳叶梅:“好好的这是咋了?咋了这是?”

“陶元宝,你这是演的哪一曲呀?人家好心好意来帮我,你却劈头盖脸的侮辱人家一顿,你存的是啥心呀你?”柳叶梅冷着脸责问道。

陶元宝走向前,轻轻拍拍柳叶梅的肩膀,说:“你是不了解韩兆宝这个人,他是个不说不啦心里长牙的主儿,就是常言说的笑面虎,他对你的好,那都是表面装出来的,暗中早就打定了你的主意,只等你放松了警惕,对他有了好感,他就对你下手。”

柳叶梅拨开陶元宝的手,说:“你凭啥那样说人家,我看你是别有用心,另有阴谋。”

“凭啥?凭证据!要不然我那样说他,他还不得吃了我呀!”陶元宝也拉长了脸,大声叫嚷道。

“你有啥证据?”

“证据我存着呢,不会轻易拿给别人看的。”

“你就胡说吧,糟践人才是你的真本事!”

“你真想听?”

“嗯,我听,你说吧。”

“那好……那好……”陶元宝大步流星出了门,探头探脑朝外张望了一阵子,然后把院门关了,折身回来,一屁股坐到了麦粒子上面,拍了拍身边,对柳叶梅说:“你坐下,我说给你听。”

柳叶梅问:“咋还要关门呢?”

陶元宝说:“这是秘密,不能让外人听见。”

“那好,你说吧。”

陶元宝固执地拍着地上的麦粒子,咬牙切齿地说:“你给我坐下……坐下……你站在那儿,让我怎么说?”

“你说就是了,我站着还不一样听嘛。”柳叶梅站着未动。

陶元宝偏就拗上了,绷着嘴不再说话。

因为有了韩兆宝的提醒,柳叶梅不敢再直接坐到麦粒子上,去里屋拿来一块沙发上的坐垫,放在屁股下面,坐到了陶元宝的旁边。

刚刚坐定,陶元宝就往前挪动着自己的身子,紧贴了上来。并不急着说事,只是攥起柳叶梅的一只手,轻轻揉捏了起来。

“你倒是说呀,韩兆宝到底有啥把柄在你手里?”柳叶梅猛劲甩一下胳膊,说道。

陶元宝声音低沉下来,问柳叶梅:“他是不是对你下手了?”

“你胡说啥呀,人家一直帮我干活呢。”

“不可能吧,你是不是先满足了他,他才帮你干活的?”

“你心里咋就这么肮脏呢?是不是里面装的全都是屎啊?”柳叶梅鄙夷地瞅他一眼。

陶元宝突然一把搂住了柳叶梅,跟个大男孩似的嘟着嘴,嗲声嗲气地说:“我就不信……就不相信,他肯定欺负你了!”嘴上说着,手已经伸进了柳叶梅的腰间,摸索起来。

柳叶梅扭动身子挣脱着,直着嗓子喊:“没……没有……真的没有……”

陶元宝不由分说,先解了她的腰带,然后长长的双臂裹夹着她,按倒在了滑滑的麦粒上,双手用力往下扯下,喘着粗气说道:“让我看看……让我看看,他肯定是先薅了x发,才帮你干活的……别动……别乱动……”

身下厚厚的麦粒子太滑,柳叶梅想动都动不了,脚一蹬就擦,屁股一挪就滑,只能用两只手撕着陶元宝的衣领,挣扎着。

陶元宝粗野地使着蛮力气,却被柳叶梅一脚蹬出了老远。

“熊娘们儿,反了你了!”陶元宝怒吼一声,冲了上来。

柳叶梅知道他色胆包天,不肯罢休,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垂死挣扎一般,双手扳着陶元宝的肩膀,猛劲推开了他。

陶元宝仰面躺到了麦子上,双目紧闭,大口大口喘息着。

柳叶梅往他下身一看,竟不由得打了个寒噤,疑惑道:陶元宝今天这是咋的了?

中邪了不成?

迷瞪了一会儿,陶元宝闭着眼睛说:“怎么样?宝刀不老是不是?”

“滚!死流氓,把人给弄疼了,你还牛逼哄哄,还是个人吗?”

“不是人是啥?”

“是铁!是钢!”

陶元宝眯着眼哧哧笑着,说:“不行,我还憋得难受呢,再来……再来一次吧……”说着做出了欲翻身上马的架势。

柳叶梅按住他,恳求说:“别闹了,大白天价,让人撞击多不好。”

“门都关着呢,怕啥?”

“万一人家敲门呢?”

“敲门就是不开。”

“人家又不傻,一猜就知道是咋回事儿。”

“管他呢,谁敢那咱咋样!来……接着来……这样我受不了的。”陶元宝缠磨起来。

“不行,坚决不行!”柳叶梅强硬地回应道,说,“你再不消停就把我给毁了,知道不知道?”

“咋就毁了?”

“麻痹滴,连身子骨都疼得要命了,你咋不知道爱惜人呢?”

“那好……那好……”陶元宝抚摸着柳叶梅长长的黑发说。

弹尽粮绝的陶元宝侧身偏着,闭目养神了一会儿,才懒洋洋地回一声:“那东西又不脏。”

“不脏才怪呢?瞧瞧,活活让你给恶心死了!”柳叶梅深蹙着眉,气恼地瞪着陶元宝。

“你呀,怎么就油盐不进呢?”

“闭上你的臭嘴,谁想你啊,整天想的就是那点屁事!”

“不想不行了,心里躁得慌。”

“躁个屁!你就不会琢磨点正事啊。”

“我这会儿觉得吧,你才是我一辈子的正事,啥都没有也行,就是不能没有你。”

“滚一边去!肉麻不肉麻?”

陶元宝叹口气,一本正经地说:“没办法,实在管不住自己。”

“得了……得了……尽耍嘴皮子!”柳叶梅站起来,边打理着衣服,边说,“陶元宝,你死不要脸!”

陶元宝仰头看着他,满脸委屈地说:“我咋不要脸了?”

柳叶梅说:“要脸的人能这样?”

陶元宝轻松一笑,说:“这说明我对你痴心不改啊!”

柳叶梅说:“去你的痴心不改吧,我不稀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