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要查个水落石出/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不想再跟他说那些臊呼呼的话题了,听来听去心里容易躁动,就说:“割麦子的钱我给你吧。”

陶元宝说:“说好不要钱了的,你给我干嘛?怕我赖上你是不是?”

“一码归一码,花钱割麦子那是理当应该的,不给钱咋行呢?”柳叶梅很认真地说道。

“咱俩谁跟谁呀?再说了,我打赌输了,还应该给你钱呢。对了,柳叶梅,你……你那个……”说着说着,陶元宝一脸坏笑。

柳叶梅望着他,说:“你坏心眼子是不是又冒泡了?”

陶元宝说:“那可不是坏心眼子,是正事呢,你不是已经答应了嘛。”

“我答应啥了?”

“你不是答应给我生给儿子嘛。”

柳叶梅脸上一阵羞红,骂道:“死东西,滚一旁去!那不是晕晕乎乎说的梦话嘛,谁让你当真了。”

陶元宝说:“你又在耍我是不是?”

柳叶梅说:“本来就是说笑着逗乐子嘛,谁让你当真了。”

“可……”陶元宝刚想说啥,手机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

陶元宝按键放到了耳朵上,嗯嗯哦哦地接听了,然后挂断电话站了起来,说:“上头的人又去店里挑刺了,我得赶紧去救火。”

“啥事?咋还救火呢?”

“以后再说吧,来不及了。”说完急三火四地蹿了出去。

柳叶梅坐在麦子上,闻着水泡麦粒子发出的怪味儿,头脑有些发晕。

她起身走出了屋子,拿个板凳坐到了院子里,突然就想到了韩兆宝老婆的事情。

难倒真的像陶元宝说的那样,她被蔡疙瘩那个傻侄子领跑了,私奔了,一起过日子去了?

可也未必为真,陶元宝滑头滑脑的一个人,他的话不足信。但看他说这话时的表情,又不像是在嬉闹,一脸认真,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

再想一想,韩兆宝的老婆也的确是没了踪影,而蔡疙瘩老家那个傻侄子,也就此消失了,这难倒仅仅是巧合吗?

不,肯定不是!这之间肯定有一定的瓜葛联系。

按理说,在农村,一男一女勾搭成奸,私奔他乡,那也是不足为怪的事情,关键是这事发生在了他们李家,就不能等闲视之了,特别是之前又发生了蔡富贵奶奶坟墓神秘被盗那事,就更让人多虑了,不得不让人心生猜疑,一定是蔡疙瘩那个老奸巨猾、无恶不作的老坏蛋心存私念,从中作祟,暗中操纵了这一切,其良苦用心再明显不过,那就是为了他们老家子子孙孙的兴旺发达,毁了李家的祖坟风水,这样一来,后果可就严重了,简直不堪设想……

越往深处想,柳叶梅就越发觉得不寒而栗,她暗暗咬牙,下定决心要把这事儿掏出一个来龙去脉来。

可想来想去,她又犯起难来,这事问谁都难得实情,唯一的办法就是去蔡疙瘩的老家,暗中跟踪,私下打探,肯定就能搞个水落石出,澄清事实真相。

可自己一个女人家,咋能撇得开家呢?还有村里的一摊子事情,也不好撂下挑子走人啊!

最终,她觉得还是韩兆宝去最合适,他去名正言顺,合情合理,自己老婆丢了,被人拐跑了,做男人的去查找,那是无可厚非的。

可又该咋样跟他说呢?

这话确实不好开口,特别是现在又是麦收农忙季节,村里又只有他一台收割机,也是耽误不起的,他少挣了钱倒是小事,关键是误了村里人的抢收抢种,大部分家庭的男劳力都外出打工了,如果没有机器帮忙,准得误了农忙。

柳叶梅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没理出个头绪来,越想头脑越懵,越琢磨心里头越乱,几乎乱成了一团乱麻,不管咋扯都扯不开了。

这时候她特别想跟尤一手谈一谈,想听听他的意见,让他帮着理顺一下思路,也好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于是柳叶梅洗把脸,穿戴齐整,出了门。

她先去了尤一手家,见大门紧锁,冷冷清清。就直接奔了村委会去了,到了近处,见里里外外的门全都敞着,进去一看,只有郑月娥一个人在值班。

郑月娥见是柳叶梅,又把头埋下看书去了。

柳叶梅倒是装得大度,问郑月娥:“你值班呀?”

郑月娥不咸不淡地说:“不值咋办?村长安排的。”

柳叶梅问:“村长来过吗?你见过他没?”

郑月娥说:“他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来了,他老婆得了毛病,听说是很严重,咋好扔在医院里不管了呢。”

柳叶梅一怔,忙问:“得了啥毛病?”

郑月娥翻着手里的书爱答不理地说:“啥病不知道,只听说很严重。”

“本来好好的,估计不会有啥大不了的。”柳叶梅说。

“谁知道呢,问也不说。”郑月娥应道。

柳叶梅觉得再聊下去毫无意义,干脆说一声:“那你忙吧,我走了。”随转身走了出去。

郑月娥没吱声,只把书翻得哗啦哗啦响。

柳叶梅心里很难受,说不出是个啥滋味来,五味杂陈全都有。她站在街上,抬头望着乌云翻滚的天,一片茫然,不知道该去何去何从了。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去一趟黄仙姑家,问一下有关天气的情况,顺便再跟她聊一聊奶奶坟子被挖那些事情。

到了黄仙姑家后,见大门虚掩着,轻轻一推便开了。

走进院子里,柳叶梅小声喊着黄仙姑,却不见屋里面有回应。

进了房门,推一把,吱扭一声,门就闪开了一条缝,一股寒潮气息迎面扑来,柳叶梅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扁着身子走进去。

屋里黑漆漆的,听不见任何动静,柳叶梅又小心地喊了起来:“老姑……老姑……黄仙姑……你在家吗?”

依然没有回声,柳叶梅头皮发紧,脊背麻凉,装着胆子往里屋轻挪着脚步,到了门口,抻长脖子往里面一望,顿时傻了眼——黄仙姑竟然直棒棒躺在那儿,紧闭着眼睛,看上去连气息都没有了。

“老姑……老姑……”柳叶梅惊悸地喊了起来。

黄仙姑突然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伸了伸腰身,眼睛却依然闭着,没好气地责骂起来:“死丫头你喊啥呀?不知道我在云游嘛。”

柳叶梅手捂着仍在砰砰乱跳的胸口,小声叽咕道:“我还以为……以为老姑你出事了呢。”

“老姑又不是凡体肉态,能出啥事?”黄仙姑眼睛闭着,只有两张皱巴巴的嘴唇在动。

柳叶梅说:“我那儿知道呀,你那样可真叫人害怕。”

黄仙姑说:“你看着的只是我的肉身,魂魄早就离开,云游去了,赶着与众仙聚会呢,正走在半道上,却被你大呼小叫地喊回来了。”

柳叶梅陪着小心问道:“老姑,啥叫云游呢?”

黄仙姑说:“就是身子在这儿,灵魂去了洞天福地,你别问了,赶紧回去吧,大仙们都在等我呢,不能再耽搁了。”

“哦。”柳叶梅答应着,转身离去,一阵刺骨的凉气尾随而出,一直跟到了外头。

柳叶梅出了黄仙姑家门口,一连打了三个喷嚏,头脑被震得哄哄直响,眼前模糊一片,啥也看不清了。

过了大约足足十分钟的样子,柳叶梅才糟乱的心才得以平复,人也跟着灵醒起来: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是韩兆宝变态气跑了自己的老婆,那就该由他亲自出马找回来,眼下最关键的是要探明真实去向,证实那个被薅净了毛的臭娘们是不是真的跟着蔡疙瘩那个傻侄子私奔了,然后再想办法下一步的行动。

柳叶梅不再怠慢,紧脚去了韩兆宝家。

韩兆宝正站在大门外跟几个人说着割麦子的事儿,见柳叶梅急匆匆走过来,脸上一阵不自然,然后扔下其他人,迎了上来,客客气气地问道:“柳叶梅,有啥事吗?还要你亲自跑过来。”

柳叶梅早就站定了,一时又无从说起,突然是后面那几双好奇多事的眼睛,扫来瞄去的,更使得她语无伦次了,红着脸说:“没事……没事……只是打这个儿路过。”

韩兆宝从柳叶梅躲躲闪闪的眼神里窥到了啥,觉得她肯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要告诉自己,碍于身后那些人,又不便直接问,就敷衍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我去忙了。”

说完转身回去了。

柳叶梅只得折回去,直奔着家里去了。

回到家里后,柳叶梅心绪烦乱,坐卧不宁,干脆就一遍遍地翻麦子,从屋里到屋外,再从屋外到屋里,卯着劲地翻个不停。

中午吃饭的时候,男人蔡富贵打过电话来,冷冷淡淡地问柳叶梅昨天打电话找他干嘛了。

柳叶梅问他:“你咋不接电话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