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实在无法忍受/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滚一边去,这么严肃的事儿,非要弄得那么脏,你要是这样,我就走了,宁愿不当那个村干部。”

见柳叶梅阴了脸,真的发火了,尤一手就收敛了起来,气恼地说:“柳叶梅,你这个熊娘们儿,咋就不不知道感激呢?”

“我的感激是用心,不是用身子,不懂不懂?以后少惦记那事儿!”柳叶梅说着,举杯灌了满满一口酒,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好……好,那我立地成佛,不惦记那事了,睡觉去,睡醒了再说。”

“不说拉倒,爱咋着咋着吧。”柳叶梅穿戴整齐,又抬手拢了拢头发。

“你真的不在乎了?”

“你不告诉我,我在乎有啥用?”

“那你就告诉我呀!”

见柳叶梅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尤一手坏笑了起来。

“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说什么?”

“谈话那事儿到底咋办?”

尤一手稍加沉吟,说:“这样吧,等我睡醒了,直接给上头打个电话,就说你没时间,我替你去谈吧。”

“那敢情好,我走了。”柳叶梅说着,站了起来,拉开房门往外走。

尤一手嘱咐道:“你把大门给我反锁了,锁紧了。”

柳叶梅说:“一个糟老头子家,皱皱巴巴的,就像块老咸菜,谁稀罕呀?扔在大街上都没人拣。”

“去,你懂事呀,越老越有味儿,越老越耐嚼,正是有味道的时候呢。”尤一手唧唧咕咕说道。

“有个屁味儿,经不起一炮,我看你是身子软了嘴不软。”柳叶梅说着,抬脚走了出去。

尤一手又唠唠叨叨说了些啥,柳叶梅一句都没听清。

她随手带上了房门,快步走出了院子,当她转过身来反锁大门时,眼角的余光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只是一闪而过,随即就消失了。

柳叶梅故意拖延着锁门时间,不易察觉地朝旁边扫视着,却不见一丝一毫的动静。

难道看花眼了不成?

不对呀,虽然只是眨眼的工夫,可那人的模样还是清清楚楚的,明明就是郑月娥嘛,那衣着,那发型,除了她还能是谁?在桃花村她的浪劲可是独一无二的,没人能比得了她。

可这一眨眼的工夫,她又去哪儿了呢?

这个时候,她来干啥呢?难道是来偷听的?一定是猜测着自己要跟尤一手做那些狗吃猫噙的事了,心里痒痒,按耐不住,就鬼鬼祟祟藏在了暗处,没想到突然有人出来,躲闪不及,就露了马脚……

柳叶梅站在尤一手家的大门前,抬头朝四下里观望着,心里突然热烘烘躁乱起来。

几分钟过去了,四周静悄悄的,不见任何动静,柳叶梅这才怀疑或许是自己看花眼了,一个大活人又不是一阵风,咋说没就没了呢?

苦笑着摇摇头,骂起了自己:都是自己做贼心虚,疑神疑鬼的,活该!

抬脚朝前走去,等到了拐弯的地方,心里突然又怦怦一阵乱跳,慌乱起来。干脆猫腰躲到了墙角的草垛旁,朝着尤一手家门口偷偷打量着。

这一次,果然证实了自己刚才的所见,并非是花了眼,确确实实是郑月娥躲在暗处。

这时候郑月娥见四下无人,便不知道从那一个旮旯里钻了出来,缩头缩脑到了尤一手家门前,贴在门板上,对着里面喊了起来。

柳叶梅头脑一热,差点就蹿了出来,可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问自己:你出来干嘛呀?

哪不是自找难堪嘛?

人家找村长与你有啥关系?

就算是痒痒了,把身子给糟蹋烂了,那也不关你一毛钱的事啊,又不是自家男人。

那样一来,只能是不打自招,让别人实实在在抓住了自己的把柄……

呸!浪货,耍去吧,耍穿了帮子才好呢!

马勒戈壁滴!

……

柳叶梅很肮脏地想着,心里竟然就跟着畅快了起来,直起身,迈开大步朝着自家走去。

到了家里,竟然还是憋着一肚子气,自己就劝慰:这是何必呢?你吃哪一门子醋呀!

柳叶梅蹲下身来,划拉起了麦子,手摸上去,麦粒子虽然还水气十足,但那股湿乎乎的闷热之气已经没了。

看来这麦子是保住了,只要别再继续连阴下雨,等太阳一出,风儿一刮,捣腾出去晒一晒,就可以入仓了。

想到这些,柳叶梅突然就想起了韩兆宝,心里泛起了一阵悲凉,回头想一想,那还真是个好人呢!

要不是他,这麦子还不知道成啥模样了呢?

说不定早就烂成泥浆了。虽然有些猥琐,有那么一点儿见不得人的毛病,但心地还算善良,在这个只认钱,不认人的世道里,已经够难得了。

唉,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呢!

那些有情有爱,知寒问暖的人说没就没了,可真叫一个来去匆匆。可那些无恶不作,为非作歹的的玩意儿偏就上窜下跳活得灵醒,咒他们死都不死,好像老天就是为了把他们留下来祸害人似的。

等把所有的麦子划拉了一遍,柳叶梅才觉得肚子里一阵叽里咕噜的搅动,手伸进衬衣里摸一把肚子,原来是肚子饿了。

曰个姥姥的!今天办的这叫啥事呢?

一桌好饭没吃上几口,一根好吊半道蔫了,自己饿着肚子不算,连身子里面的馋虫也跟着不消停。

这时候才知道,郑月娥那个小x货实实在在是赚了便宜,虽然吃的喝的都是二货,但至少她可以坐下来,细嚼慢咽地享受那只小鸡了。估计等吃个差不离,尤一手那个蔫货也就重振雄风了,然后再脱衣上床,尽情快活。

柳叶梅竟然真的就觉得满心满肺都是失落感,骂天骂地从饭柜里找出一点儿冷食,草草地打发了一下肚子,再喝几口热水,就双床躺下,眯眼睡去了。

醒来的时候,对着镜子拢了拢自己的头发,想着出门买些吃的来,家里都好几天没割肉买菜了,冷锅冷灶的,简直都不像过日子的主了。

出门不一会儿,远远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迎面朝自己走来,边走边朝这边张望着。

慢慢走近了,这才看清是大柱子。

“柳叶梅姐……姐……”隔着一大段距离,大柱子就喊开了,喊声很亲切,就像久别重逢的亲人一般。

柳叶梅站定了,等大柱子到了跟前,就问他:“你不是出去打工了嘛,咋回来了呢?”

大柱子深叹一口气,无奈地摇摇头,说:“别提了,呆不下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