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被小混混缠上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一愣,问:“咋了?那么大一个省城,咋就盛不下你了呢?”

大柱子朝四下里望了望,说:“姐,在这儿说话不方便,还是去你家吧,我慢慢说给你听。”

“不中……不中……”柳叶梅说,“你还有啥机密呀?搞得神秘兮兮的,不是我不让你去,只是你一个大男人家,进屋不太合适,别人看到会说三道四嚼舌头的。”

“那……那……可是……可是……”大柱子直挠一头乱蓬蓬的头发,看上去有些不好开口。

柳叶梅说:“那这样吧,咱去村委会吧说吧,你看好不好。”

“不……不……不行……不能去村委会……不能去……”大柱子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柳叶梅一看这副模样,就猜测到一定是又发生啥不好说出口的糟糕事了,就说:“要不咱去后边的麦场里说去,那里没人。”

大柱子哦了一声,跟在柳叶梅身后朝着麦场走去。

到了麦场,站定后,朝着四周打量了一圈,见四下无人,柳叶梅就说:“你说吧,又遇到啥难题了吧?”

大柱子这才哭丧着脸说:“姐,你说我该咋办?”

柳叶梅一看大柱子眼睛都红了,心里就被揪紧了,问:“有啥事你就直说吧,姐为你做主呢。”

大柱子就打开了话匣子,把心里话全都倒了出来。

原来是大柱子跟曹山妮到了省城后,一切也还算顺利,找到了工作,安排了住处,两个人在同一家酒店打工,曹山妮做服务员,大柱子在后厨打杂,倒也随心随意。

但过了没几天,麻烦就来了。村支书吴有贵的儿子,那个情敌死对头也不知道从哪儿探听到的信息,竟然悄悄跟了去,先是去那家酒店吃饭,借机对曹山妮动手动脚,言语调戏,甚至还挑起事端,寻衅滋事。

后来竟然干脆就找到了他们的住处,一次次的上门骚扰,还扬言,要是曹山妮不“回心转意”,就让他们消失在省城。

曹山妮天生胆小,再加上父母相继惨遭“雷劈”之后,受了惨重的打击,精神头还没恢复过来呢。一听这番狠话,先就吓破了胆,待不下去,哭着喊着要换地方。

但又能换到哪儿去呢?就算是重新找一份工作,换一个住处,哪怕是转移到另一座城市去,又有啥用呢?那个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儿”用不了几天工夫,肯定就能跟了去,根本就摆脱不了。

为了安抚曹山妮,也为了两个人的安全,大柱子只得带着曹山妮返回了老家,先安定下来,看形势发展,再另做打算。

柳叶梅听后,气不打一处来,先是没头没脑骂了一通,接着说:“你先别着急,暂时稳住,待我好好想一想,一定能找出一个能制伏他的办法来。我就不信了,还真就无法无天了!”

大柱子可怜巴巴地说:“姐呀,你不知道,真是把人给逼到份上了,都觉得无路可走了。”

柳叶梅说:“没事,你放心好了,不是还有法律嘛,翻了天了他就!”

大柱子说:“我也跟他摆过道理,也说起过法律,可他一句法律是个屁,我就没辙了。”

“能耐他了,连法律都蔑视!这样吧,你容我先想一想办法,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去派出所,直接让他们抓人。”

可大柱子还是一脸不踏实,说:“尽量不能抓呢姐,你想也,他又没动手做啥,只是动动嘴皮子纠缠吓唬,就算是人被逮去了,那也很快就放出来了,疙瘩不是越系越紧吗?还不知道以后他会干出啥来呢。”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冤家宜解不宜结。”

“是啊,那种人咱可惹不起呀。”

柳叶梅一时也没有更好的主意,低着头想了想,然后说:“这样吧,你这几天你跟曹山妮先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等我有了好主意,就告诉你。”

大柱子还是有些担心,问:“那万一他闹到我家里去呢?”

柳叶梅说:“他就无法无天了,不怕被抓他就闹!”

大柱子说:“他在暗处,你咋找他?”

柳叶梅朝四周望了望,然后压低声音说:“我准备找几个老实本分,体格的好的人夜间巡逻,看见可疑之人就抓起来,看谁还敢胡作非为。”

大柱子问:“人都找好了?”

柳叶梅摇了摇头,说:“暂时还没有,这倒是个难事儿,村里的男人大多都出去了,特别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几乎没有在家的,想找人还真是很难。”

大柱子转动眼珠想了想,拍着胸脯说:“柳叶梅姐,就算我一个吧,只要我不出去打工,就帮着村里老少爷们站岗放哨,你看中不中?”

“那敢情好,像你这样既正派,又有力气的小伙子再合适不过了,只是……只是……”一阵欣喜后,柳叶梅又犯起难来。

“姐,你咋了?有话直说呀。”大柱子豪爽地说。

“大柱子,夜间值班这事吧,也只是为了一村老老少少的安全着想,想着让年轻人多付出一点儿,又没啥报酬,实在是不好开口。”

大柱子说:“咱们村里再乱下去,也实在没法住了,家里的女人被吓得觉都没法睡,外面的男人又提心吊胆的不放心,是该好好治一治了。”

“大柱子,如果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可现在谁还考虑大伙呀,没好处的事情能推不揽。”

大柱子说:“我看咱们村要想好起来,全靠你了,也别只怪老百姓这不好那不好的,我看责任还是在当领导的身上,有了好领导,才有好群众,你说是不是呀柳叶梅姐?”

柳叶梅摆了摆手,压低声音说:“你可别这么说,让别人偷听了去,还不知道四处说些啥呢,万一传到了尤一手耳朵里去,他不整死你才怪呢。”

大柱子嘟嘟囔囔地说:“我说的是正事呀,下一步如果再选村干部,我就选你当村长,选你当村支书。”

“大柱子,别胡说了!”柳叶梅喝住了他,缓下声来,说,“这种话不可乱说,会招惹是非的,知道了吗?”

大柱子说:“怕啥?我这说的是心里话,反正我就是盼着你这样的人当领导,最起码不会欺负老百姓吧。”

柳叶梅说:“好了,那就这样吧,你先回家吧,等我好好琢磨琢磨,不想法子把姓孙的给了才怪呢。”

大柱子感激地说:“姐,那就全靠你了,不指望治他,只要说服他,不要再继续纠缠我们,平平安安过日子就知足了。”

“嗯,你放心好了大柱子,办法总会有的。”柳叶梅安慰道。

“好……那就好,这样的话我也就安心了,回去告诉曹山妮,让她也别紧张了,吓得一直哭呢。”

“回去吧,好好劝劝她,用不着怕他,不就是一个小混混嘛,蹦达不到哪里去,翻不了天的!”

“嗯,知道了!”大柱子扭头便往回跑,跑出了老远一段,又折了回来,对着柳叶梅说,“姐,这样吧,我找几个在家的伙计跟同学啥的,让他们也参入夜间值班这事,你看成不成?”

“那敢情好!成,太成了!”柳叶梅兴奋得直拍大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