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发疯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疙瘩瞄一眼柳叶梅衣襟下摆处露出的一截白白的肌肤,满脸赖皮相地说:“愿意脱你就脱吧,可是你自愿的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那号人,送上门来我可照吃不误。”

柳叶梅说:“你不要脸不要紧,我就是让外边的人知道你乱来,你强迫自己的侄媳妇,让你没脸见人,让你去蹲大牢!”

蔡疙瘩眼睛仍黏在柳叶梅那一截白得耀眼的肌肤上,咽一口唾沫,说:“你都跑到我家里来了,我又躺着没动,谁会相信我强迫你呢?就算是警察逮人,那也是要有证据的。”

柳叶梅手停在了第三颗纽扣上,吼道:“你这老不正经,真不要脸!”

蔡疙瘩猛然看到了柳叶梅雪白的腹肌,目光直直的,眼珠子都快要滚落下来了,流里流气,恬不知耻地说:“还别说,你身子长得够标志的,不但养眼,我估计也养男人身子。”

“蔡疙瘩,你这个死东西,真不要脸!”

蔡疙瘩咕咚吞咽一口口水,说:“男人跟女人,天生就是取乐的,谁用布施用呢,只要舒服就行,何况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这样的美事我可不会放过。”

见蔡疙瘩不但不就范,反倒瞅着自己的身子耍起了坏心思,气得脸红脖子粗,大声骂道:“你连自己的侄媳妇都不放过,真是个狗熊杂碎!”

蔡疙瘩一脸奸相,眼睛通红,嘴角挂着口水,说:“虽然名义上你是我侄媳妇,可咱连一点点血缘关系也没有,你要是有想法,我也照玩不误,不信你试试,照样弄得你欢喜。”

“美的你死老头!就是让你吃不到口,先把你馋个半死,再喊人进来,不抓你个现行才怪呢。”柳叶梅说着话,真就把所有的纽扣全都解开了,就跟热得受不了了一般,一开一合呼扇着衣襟,里面的山山水水若隐若现露了出来。

蔡疙瘩咽一口唾沫,侧转过身来,俯卧着,双眼痴痴盯着柳叶梅的身子,喘息不利索起来。

柳叶梅说:“你说不说?快说,说了让你看看。”

蔡疙瘩哦哦吟叫了两声,嘴里的口水失控地流了出来,竟也不知道擦一下,任其流淌着,一滴一滴落到了灰不溜秋的枕头上。

“你倒是说话呀,快说呀!”柳叶梅喊着。

“好了……好了……我算是服了……服了。”蔡疙瘩低下头,用力咽了一口唾沫。

“那好,你说,到底知道些什么?”柳叶梅的手依然搭在衣襟上,做出一副欲罢不休的模样来。

蔡疙瘩回了回神,两只浑浊的老眼痴痴盯着柳叶梅衣襟内的旖旎风光,喘息着说:“你不要这样好不好?这不是让我晚节不保吗?”

柳叶梅冷笑一声,反问一句:“就你,还有晚节?”

“唉。”蔡疙瘩叹息一声,说,“侄媳妇呀,连你都信不过我,你不要相信外面胡言乱语好不好?”

“你的意思那都是假的了?”

“是啊,至少大多数都是假的,其实吧,我没那么花花。”

“骗谁呀,连三岁的小孩都知道你蔡疙瘩是个什么人。”

“他们愿意说就让他们说去,听多了也就不在意了,可你是我们老蔡的人,可不能也跟着糟践自家人。”

“那好,你告诉我,蔡富贵究竟去哪儿了?”

蔡疙瘩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你到底说不说?”柳叶梅又撩开了衣襟,喊道,“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就喊人了。”

“你……你……蔡富贵咬紧牙关,闭上眼睛,浑身战栗不停。

“蔡疙瘩,你这个老杂碎,你在干嘛?”柳叶梅大声喝问道。

蔡疙瘩睁开眼睛,看着柳叶梅,含混地说:“我还能干啥,你这样谁受得了啊,就算你是侄媳妇,可你也是女人啊,女人这样,男人能受得了吗?”

“你说……快说……你听到啥了?”

“要不……要不……你上炕,我慢慢告诉你……”蔡疙瘩喝醉了酒一般,说开了胡说。

柳叶梅将计就计,说:“那你先告诉我,我就给你。”

“那不行,我跟你说了,你转身走人,我还不是空欢喜一场吗?”

柳叶梅一听这话,就断定他肯定是知道了有关蔡富贵在外面耍女人的事,就说:“我不骗你,可要是我给了你,你再翻脸不认人了呢?”

蔡疙瘩呼呼直喘粗气,一双血红的眼睛放着绿光,看上去很吓人,他说:“来……快来,已经这样了,耍耍就说给你听,真是折磨人,实在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柳叶梅说:“你必须先告诉我,要不然我绝对不给你。”

蔡疙瘩说:“都已经这样了,你就别怪我老不正经了,你这样,是个男人就受不了。”

柳叶梅问:“你想咋样?”

蔡疙瘩说:“我就想跟你来一回。”

柳叶梅说:“那你就告诉我呀。”

蔡疙瘩摇摇头,嘴里念叨着:“你快呀……快呀……我都受不了了,要不……要不……你过来……过来……坐到炕沿上。”

柳叶梅问:“你想干嘛?”

蔡疙瘩说:“我还能干嘛呀……你过来呀……”

柳叶梅心想,我靠前一点有啥好怕的,就是不上炕,就是不从,你还能拿我咋样?

于是,就走到了炕前,偏着身子,坐到了炕沿上。

不料想,屁股刚刚着实,蔡疙瘩的一手粗拉拉的大手就往前伸,柳叶梅往后挪了一下身子。

蔡疙瘩终归还是保持了一定的理性,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毕竟是自己的侄媳妇,不能过于放肆。

柳叶梅趁热打铁,问蔡疙瘩:“你说,蔡富贵是不是在外头有了人?”

蔡疙瘩说:“有……肯定有。”

“你听谁说的?”

蔡疙瘩哼哼唧唧地说:“很多人都……都说……他在外头有人了。”

“那女人是谁?”

蔡疙瘩说:“你上炕来,我对你说是谁。”

“你先告诉我,我就上去。”

“是……是咱们村里的。”

“谁,到底是谁?”柳叶梅豁然睁大眼睛,大声问道。

蔡疙瘩被吓了一跳,慌乱地抽出了那只手,不要脸地说:“你吼啥呀?老子耍了那么多的女人,还不见那一个敢吓唬我来着。”

柳叶梅说:“你别磨磨蹭蹭,快说呀,她是谁?到底是谁?”

“这个……这个……”蔡疙瘩脸都扭曲了,咬牙切齿地呻吟着。

柳叶梅目光盯着蔡疙瘩的脸,余光却扫视着他异常的地方,浑身着了火一般,烧燎得自己异常难受,连毛发似乎都有了一股很冲的焦糊味儿。

“你……这这个小骚货啊,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了,哎哟……哎哟哟,反正都这样了,我这个老脸也不要了,你来还是不来吧?”蔡疙瘩声音闷在嗓子眼里问道。

柳叶梅更是没了回应的力气,软软地说:“你先跟我说……说出那个女人的名字来。”

蔡疙瘩不再说话,呼哧呼哧喘了几口粗气,呼的从炕上跳了下来,双手紧紧抱住了柳叶梅。

柳叶梅被这猝不及防的阵势吓懵了,惊慌失措嗷嗷叫着,本能地反抗挣扎着,不但无济于事,却越发激起了这个变态老男人的斗志。

蔡疙瘩把柳叶梅推倒在炕沿上,上半身踏踏实实铺在炕面上,双腿站立,被紧紧抵住了,丝毫都活动不了。

“死杂碎……你……你……”柳叶梅意识到自己面临的将会是啥了,只是本能地挣脱了几下,便再也没有反抗的力气了,软面一般,听之任之了。

蔡疙瘩见时机已到,腾出一只手来,熟练地活动起来……

“死坏蛋……死坏蛋……你……”柳叶梅脸被挤在炕上,连腮都变形了,说话都含糊不清。

蔡疙瘩嘴上仍然在絮絮叨叨:“这可怪不得我了,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又是你自己先撩拨了我,是你在引诱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再说了,女人嘛,长了这么好的身子,闲着也可惜了,是不是呢?”说着嘿嘿坏笑起来,笑声很恐怖,听上去阴森森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