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的确是棵好苗子/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一沓资料学了不到一半时,方书记好像得难以支撑了,又好像是心疼正在学习的女人似的,突然痛苦地惨叫了几声,一头伏在了柳叶梅的后背上。

柳叶梅悄声问:“方书记……方书记您咋了?累了吗?”

方书记没有说话,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柳叶梅担心起来,拧转脖子,回头望着方书记,只见他面部扭曲,双眼紧闭,额头上挂满了细密的汗珠子,连头发里面都冒出了腾腾的热气,便担心起来,轻声叫唤着:“方书记……方书记……方书记你没事吧?”

过了好大一会儿,方书记才回过神来,微微张了张眼睛,说:“没事……没事的……能够选拔到你这样优秀的人才,我就是豁出这条老命都值了……值了……”

柳叶梅心里既激动,又隐隐有了些愧疚,说:“真的难为您了,为了我,把您累成这样。”

方书记说:“没事……没事……这是应该的,为了革命事业,奉献点体力算啥,关键时刻,就是牺牲生命都在所不辞!”

柳叶梅被感动了,几乎泣不成声地说:“方书记,您真是好人,是个好干部,我一定要好好向你学习。”

方书记说:“我对你的将来充满希望啊,好好努力吧。”

“哦,您放心吧,方书记,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不会给您抹黑的。”柳叶梅信誓旦旦地说道。

“哦,我相信你……相信你……”方书记说着,一侧脸,换一个角度,胖乎乎的腮帮子贴在了柳叶梅的后背上,蔫蔫说道,“有些头晕目眩的,让我靠在你背上休息一下吧。”

柳叶梅答应一声,说:“我不动,您尽管休息吧。”

方书记陶然在一片大好河山的美景之下,昏然沉睡过去。

柳叶梅本来想继续学习,但她不敢翻阅那份学习资料,唯恐惊醒了方书记的美梦。

过了大约四十分钟的样子,方书记醒了过来,松开双手,端直了身子,长吁了一口气,感叹道:“柳叶梅,我果然没看走眼,你绝对是个值得人民群众信任的人,能够做个好干部,好领导!”

柳叶梅心潮滚涌,激动地说:“方书记,您过奖了,其实我没那么好的,以后还得依靠您多多栽培呢。”

方书记说:“那好,既然你有上进心,咱就抓紧时间,把后面的资料坚持学完,好不好?凡事不该半途而废的。”

柳叶梅说:“那好吧,咋学法呢?”

方书记说:“继续,还是边考察考验,边不耽误学习。”

柳叶梅说:“方书记,您都累成那样了,还是去喝点水,休息一下吧,我自己学就成了。”

“那怎么成?干工作可不能半途而废,要善始善终,来……来……继续!开始!”方书记打起了精神,又开始了谆谆教诲……

这一次效果远比上一次好,一直坚持到了柳叶梅把资料全部看完,方书记才停止了动作。

当柳叶梅合上资料时,方书记也戛然僵住,浑身紧绷,没了声息。

柳叶梅突然想到啥,焦急地问道:“方书记,你没……没落下什么东西吧?”

“你说文件精髓吗?”

“是啊,可别节外生枝啊。”

“没事的。”像是已经适应了这种工作方法,这一次方书记及时清醒了过来,直起身板,说:“你是怕发生意外吧?”

柳叶梅呐呐道:“是啊,万一……万一……那可就麻烦了。”

方书记淡定地说:“要说干工作,不利因素,或者说危险性是无处不在的,这就要求每一名领导干部,要胆大心细,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力争把风险控制在最小限度。”

柳叶梅听得云里雾里,赤白着脸问方书记:“那些我都记住了,以后会注意的,只是这一次您都防范了吗?”

方书记嘿嘿一笑,说:“咱可是老干家了,从来不打无预备之战,凡事有计划,有目标,把风险控制在零之下,以后你可要好好跟着学呢。”

柳叶梅心里仍是七上八下,不踏实。

方书记望着柳叶梅,说:“对我还不放心呢,没事呢,你看……你看……保证万无一失!”说着站了起来,朝着柳叶梅很友好地笑了笑,还十分赞赏的伸出了大拇指。

柳叶梅心里面就暗暗折服起来:看来官当大了就是厉害呀,处事老练周全,不但事先想得到,连动作也是异常利索,也着实令人惊叹。

方书记当着柳叶梅的面,随手把装备扯下来,扔到了身边的垃圾桶里,然后又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块方巾,擦了擦手。

他手里攥着那块方巾,对着柳叶梅说:“行,你还真是好样的,完全符合一个领导干部的标准,顺利过关了。”

柳叶梅兴奋异常,嘴唇翕动了好大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说:“谢谢……谢谢方书记……”

方书记豁达地说:“跟我就用不着客气啦!以后你我之间要加强联系,多请示,多汇报,直接把我当成亲人就是了。”

“嗯,好的……好的……我就把你当成亲人了。”柳叶梅兴奋得面色绯红,一朵盛开的大桃花一般。

方书记说:“你坐回到原来的位置,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要再想刚才谈话的内容了,直接忘掉它,忘得一干二净才好,也好轻装上阵,以便更好地投入到全新的工作当中去,知道了吗?”

柳叶梅已经坐到了沙发上,虔诚地点头应着:“嗯,好的……好的……一定好好工作,干出成绩来。”

“好!这才是好样的,有胆有识,有雄心壮志,这才是真正值得培养的好苗子!”方书记夸赞道,手拿手巾把玩了一会儿,接着又说,“对了,柳叶梅,在这屋里所有的一切都是言行,都是组织秘密,你可一定不能透漏出去,要不然是会受到惩处的,这是原则问题,知道了吗?包括你自己的家人,以及尤一手,这可是极为严肃的事情,半点都马虎不得,切记……切记啊!”

“知道了……知道了,您就是不嘱咐,我也不会说出去的。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您放心好了。”柳叶梅望着方书记说。

“那就好,现在你就把自己的心理彻彻底底清理干净了,以崭新的面貌投入到工作当中去。”

柳叶梅点点头答应下来。

方书记摸起了电话,按下几个号,然后对着话筒冷漠地说一声:“你过来一下。”

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方书记只喊了一个进字,接待自己的那个年轻人就推门走了进来。

他看都没看柳叶梅一眼,像是柳叶梅压根就不存在一般,径直走到了方书记办公桌前,用与他几乎相称的语调,柔声问道:“方书记,你找我。”

柳叶梅心里就窃笑起来:明明是打电话让他过来的,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也不怕磨薄了嘴皮子。可反过来一想,或许这就是官场上规矩吧,有规矩才成方圆,怕是都已经习惯了,看来以后自己还真该好好学着点儿,万一真像方书记说的那样,有那么一天,自己真的来到了镇上工作,连起码的规矩都不懂咋行呢?想到这些,心里不免紧张起来,转脸仔细地观察着他们的谈话。

方书记一脸肃冷地说:“谈话结束了,柳叶梅同志整体素质非常优秀,是位有着强烈事业心,以及使命感的好同志,完全符合一个领导干部的标准!这样吧,你赶紧把材料组织一下,下午单独派人,专程去组织部送材料,直接找孙部长,就说是我的意思,因为工作需要,越快越好。”

柳叶梅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暖流,激动不已,鼻腔泛酸,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转,几乎都要放声哭起来了。

年轻人表情严谨,连声答应着,等方书记说一声那好把,赶紧去准备吧,便拿起了桌上的一沓资料,转身朝外走去,临出门时,又回过头,朝着柳叶梅恭敬地点了点头。

方书记这才对着柳叶梅说:“你还有啥要说的吗?”

柳叶梅艳红的嘴唇翕动着,一时想不起该说些什么,憋得脸通红通红了,着了火一般。

方书记说:“用不着那么激动,现在你已经是组织上的人了,咱也就成了并肩作战的兄弟姐妹,随意一点就成了。”

柳叶梅连连点头应着。

方书记说:“如果没啥事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柳叶梅哦一声,然后站起来,说:“方书记,你看都这个时候了,耽误你吃饭了。”

方书记仰面望了望墙上的时钟,说:“不急……不急……为了工作,这很正常。”

柳叶梅又满怀感激地道了一阵子谢,然后告辞,转身离去。

走出办公楼,柳叶梅杵在那儿,一时不知道该往何处去。

太掏出手机,刚想给尤一手打电话,突然看到送她来的那辆出租车竟然早已停在了大门口的树荫下,司机摇下玻璃,正朝自己招着手。

司机接上柳叶梅,直接去了镇南的一家酒店。

尤一手早就候在了那儿,见柳叶梅进了屋,就笑着问她:“咋样,谈话很顺利吧?”

柳叶梅又想起了那些特别的谈话内容,心里一动,脸上也跟着滚烫起来,赶忙端起茶杯,低着喝了几口水后,说道:“当然顺利了,只是问了一些家长里短,又学习了一份文件,就这些了。”

尤一手说:“方书记不会为难你的,之前我都私下里跟他打过招呼了。”

“哦,怪不得呢。”

“怪不得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