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章:承包荒山/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己隔着衣服居然可以看见肉,收敛一下目光,见杨雪牛仔裤里边内裤的形状。原来眼睛可以收放自如,近可以透视衣物,远可以入肉三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只能看见事物形状,看不出颜色,颜色来源对光的反射,内裤藏在裤子里,没有光线,所以都是黑白的。

自己怎么忽然能透视呢?毛日天虽然惊异,但是此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躲过杨雪的大白屁股,又去看老杨头的脑袋,仔细一观察,果然是大脑中有出血点。

这时候杨大虎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一进屋就问:“爹咋地了?”

二虎说:“脑出血,这不毛日天正给看呢么!”

“他能看得了么,赶紧送医院!”杨大虎吼道。

毛日天一听,就让到一边了,说:“你要是信不着我就算了,等着救护车吧!”

杨二虎急忙说:“救护车还没到分水岭呢,估计咋地还得一个小时,再送县城颠簸几个小时,估计老爷子挺不住呀!毛大夫,你要是能治尽管治,钱不是问题!”

毛日天要是没有透视眼,那就没有把握来治老爷子的病,现在他可以清晰滴看到出血点,所以胸有成竹,说:“我能治,不过不要钱!”

“那你要啥?”杨大虎不耐烦地说,还是不相信毛日天。

毛日天说:“我要你把煞子沟包给我,一年我给村上交几万块钱!”

“卧草,煞子沟老林头要在那种树我都没包给他,几万块钱包给你,想多了吧你!”杨大虎说。

“随便,我走了!”这时候杨雪过来拦住毛日天,这丫头别看平时吊儿郎当,她是老杨头一手带大的,和爷爷感情最深,生怕老爷子一口气上不来就死这里,说:“毛日天你先别走。”然后回头和杨大虎说:“爸,煞子沟是个荒山,荒了那么多年了,你就包给他呗,反正是村上说了算,这事儿还比爷爷命值钱呀?”

杨大虎想了一下,说:“你要包山干啥?砍树可是不行呀,那归林业部门管的。”

“我就是在煞子沟种点药材,赚不赚钱都不一定的事儿,省着我满上遍野采药了。”

“成了,这事儿我答应你,明天村委会签个合同,把钱一交就行了。”

“好,你是村长,我信你。”

毛日天一扒拉坐在一边的杨明:“躲开点,别碍事!”

杨明捂着腰站到一边去了。

杨大虎问:“儿子你的腰咋地了,走路咋还呲牙咧嘴的呢!”

杨明说:“我让牛犊子给顶了!”这功夫说出来自己撬人家女朋友被人揍了也不合适,他就编了个谎。

杨雪此时指望毛日天救自己的爷爷呢,也没说啥。

“现在,我们只要用一根空心的银针顺着患者耳朵内的穴道刺入大脑,让淤血顺着银针流出就行了。”毛日天胸有成竹地说。

“不行,这样做太危险了!”杨大虎摇头道。

“要是不这样,那就只能等医院过来车,耽搁了要是真一口气过去还算享福了,就怕不好不坏的弄个瘫痪。”毛日天一点也不着急,不行就不治。

“那可不行!”二虎媳妇玉兰可不干了,她认着让老头子当时死了也不想弄个瘫子来侍候,“就让毛医生试试吧,好坏我们也不会讹你的。”

大虎二虎哥俩一商量,决定让毛日天试试,不过毛日天看出来了,这要是自己不行,这一家人能吃了自己!

毛日天打开医药箱,取出一根空心银针来。

他把老杨头的头部稍稍向左歪,然后凝神贯注,盯着他的大脑皮层,银针刺进了他耳朵眼儿里……

老杨头脑袋微微一动,左侧耳朵中微微发黑的血液从银针中不断的滴落到脑袋下的枕头上。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毛日天脑袋都见了汗了,高度集中精神抵盯着他大脑中的淤血部分,片刻,毛日天拔下银针,老杨头也随之睁开了眼睛,气力微弱的问:“吃晚饭……没有呢?”

毛日天长出一口气,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冒着个险,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和李颖赌一口气,非要包下煞子沟来赚钱!

120急救医生来的时候都不敢相信在这小小的山村会有这样的能人,一个劲儿问毛日天是哪个大医院出来的

老杨头虽然是醒了,但还需后续治疗,杨二虎和媳妇拿上钱跟着车走了,杨大虎拍拍毛日天肩膀:“行呀小子,有两下子。”回头告诉他老婆炒菜,就要和毛日天喝点。

毛日天不愿意和他们这家人家多说话,只是说了一句:“你记得明天签合同的事儿就行了!”然后收拾药箱就回家了。

回到家,毛日天是吃不下睡不着,心里总是想着和李颖在一起的时候,这是失恋的人的通病。

到了后半夜毛日天才睡着,也不知睡了多久,稀里糊涂的感觉屋里进来人了,一睁眼,借着月光,炕沿上坐着一个白色人影,吓得毛日天“扑隆”就坐起来了,抱着被子蹬着腿到了炕角,问道:“谁?是人是鬼?”

那个影子叹了一口气,说:“是我。”

声音有些熟悉,稚嫩的女声。

毛日天爬过去打开灯,再一看,竟然是梅姑的那个女徒弟柳小婵,只见她穿了一身白绸子的衣服,领口袖口带着花,好像是少数民族的衣物,脖子上还带着一个银项圈,柳眉微攒,一脸的忧郁。

毛日天问道:“你来这干嘛?你师父也来了吗?”说着往窗户外头看看,他不害怕这个小美女,不过对那个眼神阴森森的梅姑真有几分忌惮。

“师父死了,被神龙咬死了,我也活不长了,因为我神龙钻进了我的肚子!”小姑娘哀怨地说。

“不会吧,你是说你也中了毒?”

“是的。”柳小婵说,“师父临死还让我找到你,说神珠一定在你这里,让我就算是杀了你也要取回来,所以你一定告诉我,我师父炼制的神珠是不是在你这里?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的。”

毛日天听了心里一惊,这个看似文弱的小姑娘说要杀自己,那是说什么都不相信的,但是在他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自己竟然打了一个冷战,忽然感觉眼前的小姑娘有一种令人恐惧的气场,即便是村霸杨大虎的身上,自己也没有看到这种气场!

【作者题外话】:记得点击收藏呦!谢谢大家的支持了,您的支持就是写下去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