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章:村长打赖/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颖是村里宣传员,也在村委会上班,毛日天害怕李颖听见杨家父子的对话伤心,回头就拉住她,说:“你来,我和你有几句话说!”

“放开我,我们已经结束了!你不要来纠缠我好么!”李颖用力甩着毛日天的手。

毛日天没想到李颖会这么大反应,一时愣住了,抓着她的手没放,这时候门开了,杨明从里边探出身子:“谁在这喊?”一看是毛日天拉着李颖,他当时就跳出来了,吼道:“姓毛的,你来干啥?”

毛日天刚想当着李颖揭露杨明,李颖忽然一个耳光打过来,虽然没多大力气,但是挺响亮“啪叽”一声。

“放开我,我都说了,我们俩之间完了!”李颖说着,走过去拉住杨明的手,说:“他才是我的男朋友。”

毛日天知道李颖这是做给杨明看呢,表示她对杨明多忠心呢,当时气得浑身冒烟,说:“好好好,他是你男朋友,他是你爹我都不管了,我来办我的事儿,让开!”他推开杨明挤进了村长办公室。

杨大虎这会儿俩脚放在办公桌上,叼着雪茄喝着茶水呢,见毛日天进来,放下水杯说:“吵个鸡毛呀?当村委会是你们家呀?”

毛日天说:“我是来和你签包煞子沟的合同的。”

“这儿事儿呀,嗯,我和支书他们再商量商量,你回去等着吧。”杨大虎又把茶水端起来了。

啥,这是要耍赖的节奏呀?毛日天说:“杨村长,昨天晚上你说的……”

“昨晚上不一样,老爷子有病我急糊涂了,这煞子沟是村上的地方,它不是我家的地方,你们去采药可以,但是想要占为己有那是不行滴,别说你几万块,就是几十万,也得等上边批下来再说。”杨大虎打着官腔,“滋溜”喝了一口茶。

毛日天生气地问:“老杨,你说这件事儿上边谁说了算?”

“镇里呗,咋地,你还想上镇子里找是咋地?用不用我告诉你镇政府怎么走?”杨大虎阴阳怪气,门口的杨明看着乐得肩膀直抖,这时候李颖不知哪去了,就剩杨明靠着门框看热闹呢。

毛日天说:“不用你告诉我,别说镇政府,就是县委我都知道在哪!”说完就往出走。

后边的杨大虎拍了一下桌子,骂道:“小兔羔子,还敢和我叫板,要不是看你昨晚救了老爷子,你打我儿子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原来如此,毛日天看了一眼门口叼着烟的杨明,说:“以后你们老杨家的人病死也别来找我!”

杨大虎大怒:“小兔羔子,你咒我们家,你给我回来!”

毛日天没理他,急匆匆走出了村委会。

毛日天在镇里县里都无亲无故,说是去找,就这么瞎眼蒙一样乱撞根本没有用。虽然杨大虎不顾信誉反悔了,但是也不能再去把他爹脑袋里血管再给堵死去,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可不能轻易相信人。

包不成就还去摘些山枣回来,他回家找了袋子,拿着就奔煞子沟。

昨天看见的枣子颗粒饱满,成色很好,纯野鲜枣现在市场价至少四十多元一斤,要是去摘他四五十斤,拿到镇子上去卖这一趟就能赚个千头八百的,反正这段时间也没有啥患者看病。

湖山村的这帮村民一个个壮的像牛犊子似的,平时感冒咳嗽的连个药都不用吃就挺过去了,年老的有了大病都去医院,现在的合作医疗报销多,救活了医院,可是苦了小村医,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几个钱。

毛日天算计着,野枣正成熟的季节,自己摘一天,再去镇里卖一天,两天就算是卖出去四十斤,往少了算三十元一斤,这是一千二百元,也就来回坐车三十块钱是本钱,一天赚六百元,到枣子落地不能再卖,至少还有四五十天,这一个多月至少赚它两万块钱,想着自己都乐了。

不过到了煞子沟跟前他就犯了犹豫了,煞子沟人迹罕至,一来因为地势不好走,再者这里经常有野兽出没,自己第一次来就采了几颗草药,第二次来遇上修炼的神姑,搅了人家的好事,害得人家丢了命,好在自己没啥事儿,这要是每天都来,会不会出啥危险呀?

想到这儿毛日天摸了摸后腰别着的柴刀,为了多存钱,为了老婆本,鼓足勇气,进山!

毛日天又找到了那片野枣林子,四下看看,寂静无声,现在他不但害怕出现野兽,甚至更害怕昨天的神姑徒弟柳小婵忽然出现,这丫头神出鬼没,一心想着给自己开肠破肚,一想起来就不寒而栗。

毛日天这回不上树了,在下边摇晃,成熟的枣子就落下地来,然后他再再地上一颗颗捡进袋子里。

这野山枣茂密旺盛,不到中午他就捡了一丝袋子,用手掂量一下,至少有四十斤了。

行了,再多恐怕自己背不回去了。

他扎好口袋,抗在肩膀上,就往回走。

平地还好,跑惯了山路的腿,健步如飞,但是一到了山坡就吃力了,累了一头大汗才爬上来,太阳西斜了还没出煞子沟。

毛日天坐在石头上休息一下,心想,我打杨明的时候感觉自己浑身是力气,那是怎么回事儿?他仔细回忆一下,好像是这两次都是被杨明先是打中胸口,然后身体中就出现一股神秘力量,但是这股力量一闪即逝,不能持久。

自己的透视功能和神秘力量都是在昨天吞吃了那颗珠子后出现的,说明一定是那颗龙珠在体内作怪,不过要怎么才能控制好这种异能呢?那条小神龙剧毒无比,龙珠消化在身体中会不会中毒呢?

想到这儿,毛日天坐在那闭目冥想,试着自己调动身体里的气息,还真的感觉有一道气流在身子里来回冲撞,但是就是不听使唤,越是着急越是使用不出来,累的毛日天一脑门子汗,最后放了个响屁,这股气流消失了。

扛起野枣再走,到了一处深沟,也就将近两米宽,平时只背着草药一跳就过去了,今天扛了四十多斤的枣子,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要想跳过去不太可能。

毛日天忽然有了个想法,放下袋子,俩手照着自己的胸口就开锤,大叫:“老天爷,赐予我力量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