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章:不是我摸的/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马尾辫美女在胸口狠狠拧了一把,毛日天疼的“哎呀”一声,叫到:“不是我,你掐我干啥?”

美女嚷道:“不是你是谁,就你贼眉鼠眼东张西望的!”

旁边坐着的花脖子大汉“嗤”的一笑,说:“让让,我要下车了。”

毛日天怒气冲冲地说:“你下什么车你,做了不敢承认呀?就是你摸人家屁股的。”

花脖子骂道:“滚犊子,一边去!”说着站起来从头上拿下来一个兜子就往门边挤。

这时候刚巧车停在了,毛日天叫到:“好,我们下车理论,这黑锅我可不能背着。”

三人下车,花脖子拎着包就要走,被毛日天一把抓住手脖子,回头对马尾边说:“姐,你看看你自己裤子后边是不是有手印子!”

马尾辫回头扯着裤子一看,不由皱眉头:“好脏呀!”

毛日天说:“你在看看这小子的手!”

花脖子的手张着,手指缝里全是污垢,油唧唧的,像是个洗不净手的修理工。

花脖子一甩手推开毛日天:“你是不是找死呀,就是我摸的,能咋地,想打呀?”

毛日天这时候才注意到,这条街上基本没有行人。这趟车是长途,路过水岭镇,不进镇子里,在街口停一下就走了。这附近倒是有几辆拉脚的出租车,不过一看他们几个吵吵嚷嚷要打架,谁也没过来,都坐车里看热闹呢。

花脖子身高至少一米八五,高出毛日天半个头,身形也魁梧,属于力量型的壮汉,这要是真动手还真不一定打的过人家。

不过毛日天就这点好,从小打架就不惧敌,心态比较好,不管对手强弱,有股子不要拼命的劲儿。

他一挺腰板,拍着胸脯说:“打就打,有本事你打我这里!”心说你要是够劲儿一下就能激发我的潜力,保证五秒之内让放倒你,比徐晓东打太极大师倒地都快!

这个大汉还真不客气,飞起一脚,把毛日天踹了一溜跟头。毛日天趴地上还骂呢:“卧了个槽,不是让你打胸口么?”

花脖子哪里听他指挥,抬脚就要再踹几脚,旁边的马尾辫忽然跳过来了,手里拿了一样武器,红彤彤夺人二目,方正正令人胆寒,正是现代兵器谱上街斗排名第一的暗器,不知她在哪捡了一块板砖!

马尾辫也是个敢下手人,本来想拍花脖子脑门子,但是没等到跟前被毛日天腿给拌了一下,一个跟头趴了过来,板砖一角正砸在花脖子脚趾盖上。

花脖子穿的露脚趾的皮凉鞋,这一下砸的可不轻,当时疼的捂着脚丫子直蹦达。

毛日天一看机会来了,大吼一声:“流氓拳法第二式!”冲过去就薅住花脖子头发了,俩手抓住就跑,花脖子一只脚蹦跶哪能跟上他的步伐,一下子就摔倒了。

毛日天伸手拾起那块板砖,照着花脖子的脑袋就开拍“啪啪”“我让你装!”“啪啪”“我让你摸人家屁股!”“啪啪”“我让你掐我!”

花脖子捂着脑袋趴在地上还喊呢:“我啥时候掐你啦!”

毛日天停下了:“对呀,你没掐我!”

花脖子松开手一抬头,毛日天看出空档,啪嚓一声,一块板砖在他脑门子上碎成六瓣,“没掐就不打你啦!”

花脖子“啊”地一声就又趴下了。

旁边马尾辫伸手拎起包来过来扯毛日天:“还打,快走吧!”

毛日天拎起野枣口袋跟着马尾辫上了一边的出租车,车子往镇子里走的时候马尾辫回头看看看,花脖子从地上坐了起来,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说:“没死!”然后打量一下毛日天:“行呀你小子,挺敢下手呀!”

“最近火气大!”毛日天说的是实话,刚才打花脖子的时候把他当成杨明了。

俩人相互看看,都笑了,毛日天说:“你掐人挺疼呀!”

马尾辫说:“刚才不好意思,误会你了!”

马尾辫说:“我叫王艺潇,在镇看守所工作,有事儿找我。”

“看守所,你是警察么?”毛日天问。

“算是吧,我是狱医。”

“医生,那是同行呀!”毛日天忙掏出名片,当村医在下边公社走家串户的必备名片,最简陋的那种软纸片的。

“湖山村的,毛……好,我会记住你的。”王艺潇嫣然一笑,一口扇贝白牙,很是好看。

车进镇子,过几条街就是农贸市场,毛日天说:“我到了。”然后就要掏车钱,马尾辫说:“不用了,一会我给。”

毛日天哪能让女人花钱,扔下钱就走,扛着一袋子野枣进了农贸市场,逛了一圈,找了一家山货店,把自己的野山枣拿给他看。

老板戴着老花镜,先鉴定古董一样拿着山枣看了半天,用手搓搓,放在嘴里尝尝,点点头,说:“你打算买多少钱?”

“这个在外边的市场价五十元一斤的成色还不如我的,我给你当然不能按零售价,你就给我三十五一斤就行了!”

老板摇头笑了:“你的枣子肯定是不错,但是这个价太高,因为这东西损耗掉秤很厉害,我要是三十五收你的就得赔钱了,只能给你二十五块钱,你要是卖就卖,不卖就再到别人家问问。”

毛日天说:“这样吧,你要是能给三十块钱,我以后有货就给你送来,不往别人家去了!”

老板犹豫一下,说:“我看你挺实在,不像是小贩子,再给你加两块钱,真的就不能再加了,去了掉秤,包装的费用,我真赚不了几个。”

毛日天点头:“我看你这人也不错,就这么定了,我过两天就还能有,我每天都进山采,第二天来卖。”

老板疑惑地说:“现在很难有这么多纯野生的山枣,你在哪……呵呵,算了,有你就拿来吧,我要不了的话,别人家也能要。”老板是精明人,知道这话是不该问的,谁有这么好的生财路能随便说出来。

毛日天很顺利的把四十五斤山枣以二十七元价格卖了出去,虽然有些亏,但是毕竟是没有本钱来的东西,一共卖了一千二百一十五,毛日天乐颠颠地走出来,忽然背后过来一个人,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