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章:凉冰冰的女孩儿/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看柳小婵一动不动在地上趴着,毛日天吓了一跳,赶紧招呼:“喂,丫头,你怎么了怎么趴地上了?不凉么?”

只见柳小婵一动不动,两眼瞪得溜圆,盯着井口下的一个砖缝,对身旁的毛日天根本不理睬。

毛日天看她头伏得低低的,小屁股撅得老高,双手扶着地,那姿势就好像发现老鼠要出击的猫一样。

这时候井口下的青砖缝爬出一只红头大蜈蚣,有十几公分长,顺着青砖往井口爬,只见柳小婵一伸脖子,“秃噜”一口,就把蜈蚣舔进了嘴里,把毛日天看的汗毛孔都张开了。

柳小婵吞了那只蜈蚣,站了起来,冷冷地对毛日天说:“你来干啥来了?”

毛日天下意识地退后一步,感觉这个美貌的小丫头说不出的诡异。

“你吃那个干啥呀,不知道有毒么?”毛日天问道。

“我饿了。”柳小婵说着,又看着毛日天手里的兜子。

毛日天把兜子递给柳小婵,说:“给你买的,有蛋糕,有饮料,你饿了吃这个吧。”

柳小婵也不客气,拿过来往地上一坐,撕开口袋就吃,一副饥不择食的样子。

毛日天看看狼吞虎咽的柳小婵,身上穿的还是那天晚上上自己家穿的那身白衣服,只不过上边全都是污垢,俊俏的小脸也脏兮兮的,不由叹了口气,说:“小姑娘,这道观里就你一个人啦?”

“嗯”柳小婵点点头,依旧吃着。

“你不会做饭么?”

“……”

“那你以后怎么生活呀?”

“……”柳小婵头都不抬,就是个吃。

要说自己养活她一个人到不成问题,只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呀,毛日天说:“这样吧,我给你一些钱,你要是有亲戚,就回去找亲戚,要是不愿意离开,你就住在着,我教你做饭,给你买些粮食,等你啥时候住够了,没有意思了,你就和我说,我帮你找个地方学点手艺或者打工,比如说理发呀,美容呀,服务员,营业员什么的,自己好能养活自己。”

柳小婵也不知道听明白没有,只是吃,噎着了拧开饮料就喝。

毛日天又在院子里各个房间走了一圈,发现厨房也有粮食,后院有菜地,柳小婵要是会做饭就好了。

毛日天把大锅烧上水,下了米在里边,想帮她焖出一锅饭来。山上没有电,生活的很原始。

毛日天忙里忙外,给菜浇水,然后挑成熟的黄瓜,西葫芦摘一些拿进厨房。

柳小婵吃完了一兜子食品,就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毛日天忙活,忽然又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来看看你,怕你自己生活不了。”

“我会做饭,你走吧。”

“哦”毛日天长出一口气,能自己生活就好,他掏出二百块钱递给柳小婵,说:“这钱你拿着,我过几天再来看你,有啥难处就和我说。”

毛日天见柳小婵也不是很有很友好,就告辞往出走,柳小婵说:“你吃了龙珠有没有中毒?”

“额,没有。”

“有没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样?”

“那倒有些,我的眼睛可以看穿一些东西,有时候力量会突然增加。”

柳小婵说:“我看了师父的日记,她说如果提前吃了龙珠,龙珠的功效得不到最好的发挥,常常会不定时的发狂。你要修炼清心术,才可以摒除杂念,理顺气息。”

“这个我也不会呀,什么是清心术?”

柳小婵摇头说:“师父日记中没有提到。”

毛日天问道:“那你吃了那条小金蛇有没有什么不良反应?”

柳小婵说:“我只是总觉得热,喜欢在凉地方呆着。”

毛日天让她伸手过来要给她号一下脉,她的皮肤触手冰凉,吓了毛日天一跳,再一号脉,心跳也很缓慢,但是除了这个,没有别的症状,一点也看不出中毒的征兆,这现象另毛日天百思不解了,或许是吞了毒蛇的不良反应吧,过几天或许自己就好了。

毛日天说:“你如果有什么不适应就赶紧到我家去找我,我先走了,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毛日天往出走,柳小婵扭着屁股跟在后边,到了大门口,看着毛日天下台阶,忽然问了一句:“你不怕我豁开你肚子啦?”

毛日天一激灵,回头说:“我都和你说了,我肚子里没有。”

柳小婵呲牙一笑,说:“我知道,都好几天了,我看我好像死不了,也不需要龙珠了。”

明白就好,毛日天转身走了,觉得这个小姑娘说不出的怪异,却不知毛病出在哪里。

第二天,毛日天装备再去煞子沟打枣,一想到回来时扛着太费劲,就到狗剩子家去借摩托车。毛日天想顺便叫上狗剩子一起去,从小一块长大的,有钱一起赚吧。

到了狗剩子家一敲门,好半天狗剩子媳妇穿着睡衣出来了,看了大门探出半个身子:“呦,小毛呀,狗剩子不在家,昨天和刘老六他们去外地干木匠活去了。”

“哦,那他的摩托在家么,我骑一趟。”

“在,那你进来推吧。”狗剩子媳妇把门打开,“就在窗户下边呢,我给你取钥匙去。狗剩子不回来你就骑着吧,等他回来在上你家取。”

狗剩子不在家,自己也不好进屋,毛日天进了院子,在窗户下等着狗剩子媳妇进屋拿钥匙。

借来摩托往出推,一边推一边说:“狗剩子不在家你自己晚上敢睡呀?用不用我过来陪你?”

“你个臭小子,你要敢来我就敢开门,看狗剩子回来不阉了你!”狗剩子媳妇在毛日天屁股上踢了一脚,都是一块长大的,见面就闹。

毛日天跨上摩托,说:“你那胸脯子好没好呢?”

狗剩子媳妇说:“你还想看看呀?”

“我是大夫,看看怕啥,就当复诊了。”毛日天一脸坏笑。

“你这小子,都说你看病赚不到钱,你这么邪性谁敢用你看病。”狗剩子媳妇说着又要打毛日天,毛日天一拧油门,“突突突”一溜烟跑了。

毛日天这次又打了一袋子山枣,足有六十多斤,到了下午才出煞子沟,在山坡下放在摩托后座上,骑着往回走,远远看见杨雪又在莲花湖边上溜摩托呢。

毛日天朝着杨雪喊了一嗓子:“喂,别掉水里去!”

杨雪回头朝他看过来,手上车把就变歪了,直奔莲花湖就冲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