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章:气炸了的杨明/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候借着月光,已经可以清晰地看清杨雪的线条了,身上那少许的布丝忽略不计,这就是一副完美的裸女,让毛日天不由自主想到了“玉体横陈”这个词。

马上看骑士,月下看美人,那一种朦胧的美让毛日天的十八厘米昂首挺立。

毛日天俯身在杨雪身后,一只手搭在她的腰际,另一只手穿过她的红发,正要伸嘴在她后颈上一吻,来吹响战斗的号角,忽然远处传来了喊声。

这喊声隐隐约约,断断续续,在风中忽隐忽现。

卧草,大半夜的,难道这回真的是梅姑来了?

毛日天坐起来竖起耳朵来听,有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杨雪回手拍了他大腿一下:“小毛,搂着我,我好冷!”

哼哼,这女人已经受不了了,等我来摧残你吧!

毛日天又趴下来,想要直截了当地进军了,就听山洞外不远处有人声:“这里有个洞。”

毛日天心里骂道“谁这么会赶时候,老子刚要进洞,他他妈却找到我的洞来了!”

一道手电光照进来,柱子的声音:“杨明,找到了,是你姐……和……和毛日天?”

紧接着又有几道手电照进来,毛日天赶紧起来,自己那朝天一柱香被人看见太不雅观。

杨雪也下了一跳,赶紧坐起来,伸手抓过T恤张开了挡在胸前,问道:“是谁?”

来人说:“姐,你在这干啥呢,我们找得你好苦呀!”这是杨明的声音,接着杨明赶紧推开柱子照在杨雪身上的手电,“别几巴照了,你和二狗先出去。”

杨明把柱子和二狗推出山东,用手电照着毛日天骂道:“你他妈在这干啥呢?”

毛日天咧嘴一笑:“你猜猜。”

本来那天录了视频想要找机会气气杨明的,但是一场大雨把手机都浇坏了,这回来个现场版的,不信杨明不抓狂。

“卧槽你个奶奶的!”杨明果然失控了,从小杨明就护着杨雪,别人和他打架骂“草你妈”他不一定急眼你,但是要是换成“草你姐”这小子保证发疯。

杨明跳过来一脚就朝着毛日天十八厘米踹过来,毛日天连忙躲闪,旁边忽然扑过来一道人影,杨雪来不及穿衣服就趴在毛日天身上了,大叫:“不要打!”

杨明这一脚收不住了,在杨雪屁股上留下一个大大的泥印子。

“姐,你咋和他在一起干啥呀?”杨明都快哭了。

杨雪说:“我们没有啥事儿,你想多了。”

毛日天站起来,抖了抖胯:“是呀,你想多了。”接着嘿嘿笑了两声。

看他的表情说没事儿谁信呀!杨明说:“姐,你把衣服穿上,今天我非打死这小子不可。”

杨雪穿上了湿着的体恤,但是还不让开,就是挡着杨明不让他靠近毛日天。

毛日天此时要不是差着杨雪在中间挡着,不用杨明叫嚣,他就伸手了。

这时候外边的二狗喊道:“杨明,你爸他们来了。”

杨雪一把抓住杨明说:“杨明,姐求你了,别把事儿闹大,爸的脾气你知道,会出人命的。”

杨明说:“不行,今天我非得残废这小子不可。”

毛日天心说,你他妈抢了我女朋友我都没这么大火气,我就睡了你姐咋好像睡了你的女人一样。不过杨明越是生气,毛日天就越是高兴,这就是自己想看到的效果。

这时候杨大虎的声音响过来了:“是不是二狗?杨明呢?找到没有?”

“找到了。”二狗回答。

杨雪忽然抓着杨明的手说:“杨明,你要是敢和爸说,我就把你那件事儿说给爸听。”

杨明不知道有什么秘密掌握在杨雪手里,一下子就蔫了,说:“行了,你就护着他吧。赶紧回家。”

杨明出了洞,低声嘱咐二狗和柱子不许和杨大虎说毛日天也在里边。

杨雪回头对毛日天说:“你别出来,我先走了,改天我再找你。”然后出去了。

就听杨大虎瓮声瓮气吼道:“你的鞋呢?”

“被狼撵丢了。”

“真是的,你不说你练摩托车么,咋跑煞子沟来了?我们要不是在山口那发现你的摩托车,根本想不到你上这儿来!杨明,背上你姐,回家。”

他们的声音远去,杨大虎还问呢:“我看狗剩子的摩托也在山口树丛里呢,你看见他了么?”

毛日天见他们都走了,自己躺在石头上想睡一觉,都这个时候了,贪黑走还不如等到天亮了。闻着石头上还残留着杨雪的余香,不由按了一下十八厘米:“兄弟,委屈你再等等吧,火龙果的大门已经敞开了,就等着你往里进呢!”

睡了一觉,早上的小风吹进来把毛日天冻醒了,出来一看,天光大亮了,赶紧去看看自己的野枣怎么了样了。

往树林那边走,看见昨天扔在地上的那两袋野枣,已经被水泡了,拿回去晾晾还能卖,不过肯定给不上那个价了。

到了野枣林子,毛日天是长叹一声呀,遍地一片密密麻麻野枣,现在捡起来倒是能捡起不少来,不过都雹子打得烂乎乎,还得往出挑选,弄不好都得烂。

再看树上,剩下的枣子稀稀落落,得损失一半的枣子,看着都心疼。

毛日天回去拿着丝袋子,捡好的装,又装了两袋,扛着往出走。

到了山下,把树丛中的摩托推出来,干踹火也打不着,估计是火花塞进水了,工具箱里找了嘴板子拧下来,晾了一会儿,按上又踹火,还是不着火,干脆推着往下坡跑,然后跳上去挂挡硬别,终于“突突突”打着火了,再骑回来,驮上枣子回了家。

进门照了一下镜子,自己都吓了一跳,昨晚就这个德行泡妞了?浑身泥污,腰里围了一块破布,像个希腊神话中的大力神赫拉克勒斯似的,不过虽然光着,毕竟还是掩饰不住自己的帅气。

洗澡换衣服,驮着枣子上路,奔水岭镇去了。

进了水岭镇,轻车熟路,直奔农贸市场的那家收购站。可是刚把枣子拿进屋去,外边进来一个人,看了一眼毛日天,忽然一瞪眼:“是你?真是冤家路窄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