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章:俏寡妇/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一看见荒郊野外的停着一辆宝马车,首先想到的就是情侣来打野战来了。

他把车骑到附近,再往前就没有好路可走了,停了下来,说:“你别胡说了,保证不是你想的那事儿。”

“你咋知道?”

“车子都不动。”杨雪说。

“行家呀!”毛日天一挑大指,“要是在干的话车子应该上下颤动才对!”

杨雪知道自己说走了嘴,一巴掌打过去:“要死呀你,赶紧采你的山货去。”

毛日天笑嘻嘻拿着袋子,走到那辆车前爬窗户看看,别说,还真的一个人没有。

杨雪过来一脚踢在他屁股上:“你能不能正经点,车里要是有人不骂你才怪!”

毛日天说:“等我有钱了,就买一辆这车,到时候拉你到这儿来。”

“少扯,你这样的有了钱早就忘了我了,指不定拉着谁满世界野呢!”

毛日天回头看看杨雪,这丫头长得就野性,大眼睛看你的时候总是似笑非笑的,嘴唇有点厚,却也正因为这样,感觉有些性感,让人很想在上边咬一小口的感觉。

杨雪见毛日天忽然不说话了,傻傻地看着自己,又是一脚踢过去:“你傻看什么,不认识我么?”

“还别说,我仔细一端详,你长得还不丑,可以考虑以后带着你一块玩!”毛日天一脸的轻浮相,惹得杨雪又来追他要打。

毛日天跑上山岗,回头看看杨雪还在下边仰望着他,心里不由一荡,这情景好像当年和李颖刚恋爱的时候很像,那个时候自己感觉幸福得要死要活的,没想到后来她劈腿,自己痛苦得也是要死要活的。

不行,不能投入太多真感情,这丫头怎么说也是杨大虎家的女人,虽然她不像杨明杨大虎那么讨厌,但是未必会和自己玩真的。

毛日天冲杨雪做了个鬼脸,就进了煞子沟了,往里走不是很远就有一处树林子,在这个树林边上就是那天自己和杨雪避雨的那个山洞,想一想那晚的温柔,毛日天揉了揉十八厘米,说:“早晚我会真的睡你,但是绝对不能投入真感情,以后只有我甩别人,不能再让别人甩我。”

被李颖踹的这一次对他打击不小,至少那是他的初恋,在看到李颖和杨明船震的之前,他还觉得自己的初恋时很甜蜜的。

咦?树林边上有人影,看来那辆车的人真的是进煞子沟的。

是谁呢?毛日天借着树木的遮挡,悄悄摸了过去,在距离那边人影不到十米的地方停下,隐身在大树后,侧目看过去,原来是一男一女两个人。

他仔细看了一下,认识,女的是牛头村的一个寡妇,叫丁梅,二十**岁,长得很俊俏。她丈夫牛腾论着毛日天还得叫他一声叔,原来是搞养殖了,后来是脑出血,死在应酬的酒桌上了,给这个丁梅留下了一大笔的钱。

另一个胖乎乎的男人他也认识,是牛头村的村长,叫牛田东。

牛头村距离湖山村有二十来里路,那个村子基本上家家搞养殖,有大户有小户,而丁梅的老公活着的时候算得上是个大户,资产估计上千万了。

一个拥有千万资产的俏寡妇和一个肥头大耳的村长跑到这荒山野岭的地方来干啥来了?毛日天的心里瞬间又邪恶了。

他又往前潜伏了几步,心说“难不成又有好戏上演?”如果真是那样,可是白瞎了丁梅这个小娘们儿。丁梅结婚的时候毛日天才十二岁,那时候属于懵懂时期,和孩子们在酒席上还抢拔丝地瓜吃呢,不过新娘子的美貌依旧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而且那天晚上他还和狗剩子一起偷看了新郎新娘入洞房,他对男欢女爱的启蒙课程,就是从哪一晚才认识到的。

那晚他和狗剩子潜入牛腾家院子里,本想是偷点院子树上的杏子吃,但是看见新房的窗帘有一条缝,顺便看了一眼,结果把这俩孩子看的裤子都湿了。

那晚是牛腾和丁梅的新婚之夜,这俩人光不出溜地研究制造下一代,可是哪里知道窗外两双眼睛一直看完全程。

从那天以后,毛日天才知道,原来男人女人还可以这样坦诚相见。

应该九年了,丁梅虽然看着成熟了许多,但是依旧那么漂亮。看着丁梅牛仔裤包裹下浑圆的臀部,毛日天咽了一口唾沫,不由又想起小时候偷看人家洞房时候的情景。

他凝聚精神,想用透视眼看看裤下风光,可惜距离太远,透视眼用不上,眼珠子瞪得火烧火燎的也没看见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臀部九年后的变化。

这时候丁梅说话了:“牛叔,这里环境不错。”

“是呀,我就说我选的地方不会差么,相信牛叔了吧?”

卧草,打野战原来还得精挑细选看风水呀,这个我倒奥特了。

牛田东又说:“要不是靠着我和老何的关系,还有我跟王镇长三舅是连桥关系,别人不说,杨大虎那边肯定是会阻挠的,我听说他们村早就有人要把这儿包下来种树了。”

“嗯,我那天也听杨村长说了,他说他们村的村医小毛还要承包这里种药材呢。”

话茬不对呀?不是打野战的?毛日天挠挠头,咋还提到自己了,听这话好像是和包煞子沟有关。对了,早上杨大虎不是说煞子沟包给牛头村的人了么?难道就是包给他们了?

牛田东又说:“他们村的人都看出这地方好了,那肯定差不了了,这水岭镇下属的村子都有特色,我们村养殖业发达,牛尾巴村是产粮先锋,分水岭村手工制造也很有规模,就是这个湖山村,盛产痞子无赖。也别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村长就是流氓吧唧的那么个玩意,村民能好到哪里去!”

卧了个槽,这死胖子,居然把湖山村的人骂了个遍,这村子是穷了点,也不至于这么说我们吧?把毛日天气得真想马上跳出去给他一个大嘴巴,他不是说湖山村盛产痞子无赖么,就让他尝尝痞子的厉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