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章 惹上麻烦了/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李头不敢收毛日天的枣子,毛日天急了,问道:“你就说说这人是谁呀把你吓这样?”

老李头还不敢往出说,毛日天想了一下说:“是不是那个刁翔?”

老李头叹了口气,虽然没说话,但是毛日天也明白了,知道就是刁翔在搞鬼。

毛日天说:“他的那个什么歌厅在哪?我去找他问问。”

老李头一把拽住毛日天说:“小伙子,你可别犯傻呀,我知道你挺能打的,不过你双拳抵不住四手呀,好虎也抵不过群狼!我也不知道你咋得罪的刁翔,这小子都在这市场里边放了眼线了,谁家的店都不能收你的枣子,就算你不找他说不得都会找你麻烦。你听叔叔一句话,赶紧坐车回家,枣子烂了不算什么,要是被人家打坏了就犯不上了!”

毛日天一听,说:“不至于吧,我也没有得罪他那么深吧?”自己就是和杨雪走得近了一点,再说杨雪又不是刁翔的女朋友,也算不得抢他的女人,这咋还下这么大功夫呢!

他也不想和胆小怕事却心眼儿好使的老李头多说了,说:“行了叔叔,我不在你家买了,你也别害怕了。”

拎着两个枣袋子出了老李家的店,四下看看,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两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不是好眼神看着自己,应该就是刁翔安排的眼线吧!

毛日天冲这俩小子招招手,这俩小子还挺意外,不过也走了过来,抱着肩膀问:“招呼我们干啥?”

毛日天说:“你们是刁翔的人么?”

小青年一脸的得意:“咋地,不服呀?”

毛日天说:“你们回去告诉刁翔,我操他八辈子祖宗!”

小青年但是脸都绿了,刚才的得意样子一点都没有了,在他们心里刁翔就是神一样的人物,敢这么骂刁翔的他们头一次遇上,顿时气焰上就输了。敢这么骂刁翔,他们就知道自己估计是惹不起,听完这句话,谁也没吭声。

毛日天说:“滚吧,还在这干啥呀?回去告诉他呀。”

小青年说:“你真是……真是活腻了,你等着吧。”然后回身就走。

毛日天长出一口气,骂了一句祖宗,他觉得好受多了。不过他也知道,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麻烦。

刁翔在水岭镇年青一代的混子中,绝对是佼佼者,除了那些岁数大些辈分高些的老混子,没人比他名头更响,所以他在农贸市场一句话,谁也不敢不当回事儿。

毛日天又走了两家收山货的,都先问毛日天家是哪的,姓啥。

毛日天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自然不会为了卖点枣子连姓都改了,但是一说湖山村姓毛,这些人的脑袋摇的和钟摆一样,都不敢收他的枣子,怕惹祸上身。

最后毛日天到了那天大壮他们飞进去的那家店铺,屋里还是那个老板娘,一听毛日天来卖枣子,也摇头:“不行呀兄弟,不是姐不收你的,管理员不让收,要是收了好像我们和人家作对似的。”

“管理员?”

“是呀,这个市场的管理员都是混的,我也不愿意招惹他们。你看,就外边穿个工商制服的那个大个,他就是市场管理处的科长。”

毛日天回头一看,那小子带着一个大盖帽,背着手溜达呢,但是眼睛时不时地就往这边看一眼。

这个刁翔还真有力度,连管理员都听他调遣了。

毛日天说:“姐姐,你们咋就这么怕事儿呢,凭钱做买卖,不差他税收,干啥不让你收货呀?”

这个女人嘴快心直,说:“这不都是些流氓臭无赖么!你要是惹到他们,上厕所都得往粪坑扔石头,上次就因为他们在我这买了二斤蘑菇,我是正常价卖的,没给他们便宜,上厕所让他们给崩得浑身是屎,吓得我一个多月不敢上公共厕所。”

就在这个时候,市场外边有些乱,女老板朝门外看去,吓得说:“那帮小崽子又来了,不知道要打谁,上个月方家粮油就是让这帮小崽子给砸了。”

毛日天也往出看,只见外边呼呼啦啦二十多人,有几个手里还拎着棒子,年纪都在十七八岁上下。

这些大孩子一样的小混子进来就停在李家山货店门口了,也就是现在毛日天所在女店主的店铺对个。

一个领头的带着一条手指头粗的金链子的小伙子,进了老李头的店,然后出来,在市场转一圈又奔那个带大盖帽的工商管理员去了,还没到他跟前,管理员冲着这边指了一下,金链子小伙回头领着人就奔这边来了。

毛日天明白了,这他妈是来找我的呀!他回头和老板娘说:“姐,你家擀面杖借我用用。”

“干啥呀?”

“不干啥,我就看看是啥木头的,咋那么结实呢。”

这时候女店主才认出了毛日天就是上次用擀面杖打大壮的那个小伙子,看上次一个打三个还大获全胜,就知道也得罪不起,回头把擀面杖递给他。

毛日天把擀面杖往袖子里一揣就出来了。

这时候市场外边来了一辆车,车上下来两个人,毛日天都认识,一个是刁翔,另外一个竟然是杨明!

妈的,原来是他俩混一起去了,难怪刁翔会这么兴师动众的,肯定是杨明在里边起作用了。

这俩人下车溜溜达达走到管理员那边,管理员一见刁翔,赶紧站起来让座。刁翔就坐在那把椅子上,漫不经心地看着这边,看来是不打算过来。

毛日天知道二十多人打自己一个,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人家的,能冲出去就行了!他本来骂了刁翔那是一时之气,再说以为刁翔也就带个五六个人来,自己完全可以凭着血气方刚和他们较量一下,但是忽然来这么多人还拿着家伙,毛日天心里也没底了,从小到大架没少打,也没少挨打,但是被几十人打还没有过,所以心里也是很紧张的。

他一出来,迎面正好遇上领头的金链子小伙,在金链子后边还有两个小子就是刚才回去报信的那两个。

报信的一指毛日天对金链子说:“就是他装比!”

金链子说:“拽出来!”

旁边的人呼啦就上来好几个,没有过多的话,上来就扯毛日天脖领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