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章 勇不可挡/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哪能让他们抓住,往后一退,一脚踹出去一个,说到:“等等,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金链子旁边那个报信的冲过来就是一拳:“谁他妈认错人了,刚才你不是挺牛逼的嘛!”

毛日天一抬胳膊,这小子一拳打在擀面杖上了,疼的一下捂着手要退,被毛日天一擀面杖打脑袋上,当时就摔出去了。

毛日天在市场憋了一圈的气,此时爆发,一声大吼,抡着擀面杖就往出打。

毛日天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这些小崽子们都是初生牛犊,都以为杀人不犯法一样,呼啦一下就围上来了。

毛日天打倒了两个前边的,后边的棍棒就上来了,真的应了老李头的话,双拳敌不过四手呀,瞬间就挨了好几下子。

毛日天一看不行,凭着自己现在的实力,肯定是冲不出去了,他挥手用擀面杖就奔着自己的胸口怼过来,想要以疼痛来激发自己的潜力,但是他的擀面杖还没碰到胸口膻中穴呢,旁边的金链子忽然一伸手把擀面杖给扯住了,接着刚才倒在地上的那个报信的一个虎扑,过来把毛日天的脚也抱住了。

后边又上来一个就把毛日天的腰给抱住了,这一下毛日天可蒙了,被三个人扯住手脚动弹不得,那不就只有挨打的份啦!

眼看着一个拿着片刀的小子,抡圆了就照着他脑袋砍下来了,毛日天急的忽然大吼一声,眼珠子瞬间就红了,他看眼前的这帮人已经不是人了,是一个个青面獠牙的小鬼,张牙舞爪扑了过来,而他自己也感觉自己不是人了,自己是一个身高体壮的金刚!

他仰天大吼,声振屋瓦,吓得那个拿片刀的一愣,就这功夫,毛日天已经把金链子举起来了,狠狠砸在片刀男身上,这俩人同时摔倒,都摔了一溜跟头。

毛日天一抬腿,抱着自己大腿的那个小子被踢得飞进了屋子里,幸好老板娘有了上次的经验,一闪身夺了过去,捋着胸口说:“还好我敏捷!”

刚说完,在背后抱着毛日天的那个人已经被毛日天抓过了也抛了进来,把老板娘砸的一下子趴在地上的那个身上,老板娘差点给压得尿出来,哭叫到:“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呀!”

毛日天此时像一个着了魔的野兽一样,冲到人群当中,棍子打在他身上砰砰作响,但是他根本不在乎,只要遇上一个,不是一拳打飞,就是一脚踢倒,再或者抓住衣服扔出去,最高的一个被他扔到一家仓房上边去了。

二十几个人,根本挡不住毛日天的脚步,毛日天冲出人群,忽然眼前来了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只椅子,“咔嚓”在他头上开花了。

毛日天想都不想,一拳打出去,这个人左半边的牙齿掉出六颗,一脚踢出去,这个人横着飞出去六米多,两丈开外,趴地上还起不来呢。这个人,就是杨明!

但是也是因为他的这一椅子子砸在毛日天头上,把毛日天又砸回了清醒,回头看看,二十多人,有一半在地上躺着呢,另外一半在远方,不是吓跑了就是被自己扔出去的。

再看刁翔,上了车就往出倒车,接连撞了好几次墙才倒出市场。

杨明在地上爬呢,恨不得现在自己变成一条蛇,不用腿也能跑,离毛日天越远越好。

毛日天过来蹲在杨明面前,伸手薅着他的头发扯起来,问道:“你是不是有病?是你抢了我女朋友,我没找你算账,你却三番五次找我别扭,别以为我和你姐关系好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杨明嘴还挺硬:“别提我姐!有本事你打死我?”

毛日天呸了一口,带血的吐沫喷了杨明一脸,说:“你这么能找别扭,弄不好哪天我就真的会弄死你,你最好写了遗嘱。另外,你最好离李颖远一点,你小妈还等你回家睡觉呢!”

“你什么意思?”杨明心里一惊,刚惊问道。

“少装糊涂,我只是告诉你离李颖远一点,你要是敢玩弄她的感情,说不定哪天我就把你小妈玩了!”

毛日天手一耸,把杨明脑袋重重摔在地上,然后起来去女老板店里,说:“老板娘,这枣子你收了吧,我估计刁翔没有心思找你们麻烦了。”

老板娘吓得连声说行,上秤称了一下,然后问毛日天:“兄弟,你想要多少钱一斤?”

“不欺负你,按平时的价格,二十七,”

毛日天卖了两千块钱,出来以后市场里出了看热闹的,刚才来打架的都跑没了,连杨明也不见了,估计是让人搀扶走了。

毛日天也受了点小伤,嘴被打破了,头上背上挨了几下子,刚才正打着的时候不疼,这时候也感觉疼得厉害。

一边往出走,他自己还分析呢,为毛刚才没有打胸口自己也把这些人打跑了?好像比打胸口还要厉害?这种感觉那天在煞子沟打狼的时候有过一次,可能就是柳小婵说的吞吃没成熟的龙珠后遗症,不定时发狂。不过自己好像也找到一些规律,不是不定时,而是在自己高度紧张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状况,不知道会不会加重,这要是一不留神就发狂,估计自己就快进精神病院了!

一边想一边走出市场,忽然耳边警笛声鸣叫,两辆警车呼啸而来,到了面前刹车,几个警察跳了下来。

一个大胡子警察伸手一拦毛日天:“站住,刚才是你打人了么?”

毛日天指着脸上的淤青,说:“我是挨打的。”

“别说了,上车,跟我们走一趟吧。”

毛日天心想刁翔他们欺压良善,杨明领人报复自己,虽然自己打伤几个人,但是完全是自卫呀,何必在乎。于是跟着警察就上车了。

他本想到了所里录口供,然后证人对质一下。但是他想多了,警车没回派出所,直接就开进水岭镇看守所了。

当他被带进去搜身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问那个大胡子:“长官,我这是被拘留了么?”

大胡子说:“嗯,你打坏人了,现在在医院住着呢,来签字!”说着,拘留票子和一张写好的询问笔录拿过来按在桌子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