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章 伪娘自杀/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管教又送进一个一个犯人,长得柳眉杏目的,走路还扭扭捏捏的,留着大鬓角的发型,穿着一件类似篇幅衫一样的T恤,一条酒红色的裤子。

冷眼一看,就是一个大姑娘,大伙一看就都乐了。

等管教一走,这些犯人就为围过去了,再她身上一个劲儿摸哦,摸了上边摸下边,确定一下他是不是女人,结果上边平坦,下边带枪,不是女人,是个伪娘!把这个犯人吓得躲在墙角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样,眼睛含着眼泪,更像女人了。

大鲶鱼最色,在这里呆了十几天了没见女色,看着这个伪娘娇滴滴的样子,把他馋的一个劲摸人家。

毛日天问问这个伪娘是因为啥事儿进来了的,他一说把大伙逗得直笑,原来是他女朋友出轨了,她拿着刀子去找情敌拼命,结果人家是镇政府的一个公务员,一个电话打给派出所,就把他给拘留了。

毛日天笑道:“虽然你长得不像男人,但是到很有男人的气概。”

大鲶鱼搂着他说:“没事儿兄弟,出去以后大哥帮你收拾你的那个情敌,不过话说回来了,你那个情敌是男的是女的呀?”

“当然是男的了!”伪娘瞪了大鲶鱼一眼,又把大伙逗乐了。

到了晚上睡觉,大鲶鱼让伪娘睡在挨着马桶那边,而他自己就挨着伪娘。这个伪娘浑身香水味,身子也苗条,大鲶鱼抱着他就当抱个小姐了。

这伪娘虽然不愿意让他把自己当成娘们儿,但是看着大鲶鱼长得凶神恶煞似的,也不敢吭声,没想到晚上裤子都被大鲶鱼给扒下来了。

伪娘白天被大伙儿当猴耍,晚上被大鲶鱼当女人摸,精神上压力很大,第二天他女朋友托人捎进一封信来,说和他分手了,也没和他的那个情敌在一起,自己去城市打工去了,伪娘看了哭了一天,居然起了寻死的心。

晚上,大鲶鱼又和昨天一样,伸手把小伪娘抱在怀里,但是小伪娘一个劲儿地哼哼,弄得大鲶鱼都起反应了,骂道:“你他妈是不是想我弄你呀?再出声你就下地把屁股洗干净等着我。”

伪娘忽然放声大哭“我肚子痛!”然后就开始打滚了。

大伙急忙敲门叫管教。

灯亮了以后只见小伪娘捂着肚子,俩腿乱蹬,满头大汗。

走廊脚步声响,两个管教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美女跑了进来。

这个美女正是前一段在大客车上被大壮摸臀的美女王艺潇,她就是看守所里的狱医,这几天有点私事没上班,今天刚上班就赶上了个夜班,还真就有了情况。

王艺潇跟着管教冲进监舍,一看几个老犯正按着那个伪娘呢。

她过来拿着手电照已经失去理智的伪娘的眼皮,旁边毛日天说:“别照了,他是吞了碗岔子,一共……七块,现在胃部已经出血了。”

原来毛日天已经用透视眼观察到了伪娘的情况,这小子是想要自杀。

王艺潇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毛日天,俩人眼光一对,都说了一句:“是你呀?”

王艺潇笑了:“你是不是又打架了,咋进来了呢?”

“别提了,被人冤枉的!”

王艺潇说:“好了,先救人,明天我过来找你聊。”说着,王艺潇和几个管教抬着伪娘往出走,要把他送医院治疗。

大鲶鱼看看毛日天,羡慕地说:“行呀兄弟,狱花你也认识?”

“什么是狱花?”毛日天不解。

“王艺潇呀,那可是镇长的外甥女呀,她在这个监狱做狱医的。”

毛日天一笑,有校花,有村花,狱花这个名词倒头一次听说,看来哪个领域的优秀美女都可以称作是花。没想到这个大美女原来还是镇长的亲戚。

第二天,管教过来叫到:“毛日天,出来。”毛日天跟着他出了里院,在外院的一座小二楼里,管教指了指一个挂着红十字的房间:“去吧,王医生找你。”

毛日天敲了敲门,里边传出王艺潇甜甜的声音:“请进。”

毛日天推门进去,只见王艺潇穿着白大褂在里边坐着摆弄电脑呢,见他进来,就指着她对面的椅子说:“坐吧。说说你是怎么把人打坏的?”

毛日天说:“你都听说了?”

“我问管教了,说你把人牙打掉了好几颗?”

毛日天知道刁翔他们为了有真实性,没有说他们那边二十来人都挨打了,就只把伤的最明显的杨明拿了出来搞自己。

毛日天就把那天发生的个事儿大概说了一遍。

王艺潇皱眉说:“这个刁翔我也听说过,他二叔是县局的,下边总有一些捧臭脚的警察帮他作恶。要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你也不用在这受罪,我回去和我老舅说说,给你平反,不过你要是含冤昭雪可得请我吃饭。”

“就是我不含冤昭雪请你吃顿饭也是应该的,我在这镇子上没有熟人,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了,请你吃饭还用说么。”

几句话说得王艺潇心里暖洋洋的,顿时觉得毛日天这人更加不错了。客气几句,又问道:“我知道你是学医的,但是你是怎么判定昨天那个自杀的犯人肚子里有七块碗岔子的?不会是你看着他吞的吧?”

毛日天一笑说:“我是瞎猜的。”

“还能不能正常交流了?”王艺潇当然不相信。

“好吧,看在你我一见如故的份上,我就说了吧,我的眼睛会透视,我清楚地数了他肚子里的碗岔子了。”

“哎,你回去吧,我可不和你聊天了,你太没正经的了。”王艺潇一脸的失望。

毛日天一看可不干了,这么不相信我,就说:“我可是把你当成好朋友我才告诉你的,你还不相信我?我马上证明给你看。”说着,对着王艺潇就瞪起眼睛了。

“你要干嘛?”王艺潇看着毛日天眼睛瞪得和铃铛一样盯着自己的身子看,不由得下意识地把手遮住了胸口。

“这么小一颗?”毛日天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说。

“你说谁小?”王艺潇叶一瞪眼睛,故意挺了一下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