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章 救人比打人累/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一听,再看屋里桌上坐着的衣冠楚楚的年轻人,真的就是前几天被自己暴揍的杨明,牙估计是镶好了,但是脸上还有一点淤青。

王艺潇回头拽过毛日天,给二姨介绍说:“我也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毛日天。”

杨明这时候看见毛日天突然出现,比王艺潇的二姨还要吃惊呢,站起来问道:“你是她的男朋友?”回头又对介绍人说,“她有男朋友还给我介绍啥?”

王艺潇也觉得奇怪,问道:“你们认识?”

毛日天没回答王艺潇,冷冷地对杨明说:“你出来,我有话问你。”

杨明捂着腮帮子,他一看见毛日天就感觉牙疼,摇头说:“你是不又想打我?”

“我不打你,就问你几句话。”

“问啥,就在这问。”经过几次交手,杨明是彻底害怕毛日天了。

“别废话,出来。”毛日天一伸手抓住杨明的脖领子,拎着他就往外走。他俩本来个头差不多,但是此时毛日天的灵气不再消失,浑身上下充满力气,抓着杨明,就好像大人拎着小孩一样的感觉。

王艺潇和她二姨赶紧阻拦,毛日天说:“我们是一个村的,有点私事,说完就进来。”他不想在王艺潇跟前提起这小子抢过自己女朋友的事儿。

王艺潇叮嘱说:“毛日天,可不要打架呀,你刚出来,别惹事儿。”

“好说。”毛日天答应着,就把杨明领到饭店男厕所里了。

杨明吓得有些抖,说:“你可说了不打我的。”

毛日天压了压气,说:“你为什么来相亲?”

“别人给我介绍的。”

“介绍你就看?那李颖算什么?”毛日天把杨明推在墙上,伸了一只手拦住他,按现在的名词,那叫壁咚了。

杨明说:“我也没说不要李颖,我就是过来看看,我老爸逼着我来的。再说王艺潇不是你对象么?”

“草你妈的,你还想抢这个呀?”毛日天听着就来气,用膝盖拱了杨明大腿一下,杨明疼的直咧嘴。毛日天又问。“我在监狱里是不是你你找警察想收拾我?”

“不是不是,那是刁翔的事儿。”

“好吧,刁翔以后我会找他的,我告诉你,赶紧滚回去,对李颖好点,你要是敢对不起李颖,小心我让你生不如死!”

杨明连连点头,说:“我知道,我以后不惹你了还不行么!”

毛日天把杨明放回来,这小子灰溜溜的告辞走了,王艺潇闻问起来怎么回事儿,毛日天说:“这小子有女朋友,居然还跑这里来看对象,这不是想要脚踩两只船吗!”

王艺潇和她二姨一听都很生气,她二姨骂道:“赵乡长那个混蛋,居然把品质这么差的人给我介绍过来,等我回去一定骂他!”说着气呼呼地要走,但是忽然捂着胸口坐下了,脸色很不好看,把王艺潇吓得赶紧询问二姨怎么了,但是她二姨闭合眼睛一声不吭。

王艺潇知道二姨有心脏病,看这样子像是犯病了,赶紧在她兜子里找救心丸。

毛日天过来看看,见她脸色苍白,嘴唇颤抖,手捂着胸口,也看得出是心脏难受。

毛日天解开她的前襟衣服,露出胸膛,然后凝聚眼光进行透视。

典型的急性心梗状态,急性心肌梗塞是由于冠状动脉粥样硬化、血栓形成或冠状动脉持续痉挛,导致冠状动脉或分枝闭塞,导致心肌坏死。这种病一旦病发,就是送医院都得进手术室。

王艺潇找了半天没找到救心丸,知道二姨可能是没有带,一回头,一看二姨上身衣服都被毛日天解开了,背心掀开到了脖子底下,白花花的胸膛在外边露着呢,赶紧叫到:“你在干什么?太不像话了!”

毛日天说:“你别吵,再不救她就没命了?”

“怎么救呀?”王艺潇虽然也是医生,但是在这没有任何设备的情况下,顶多是知道一些常识,不来移动患者,让她平躺。

毛日天用透视眼看准这女人於阻的部位,伸手按在那里,缓缓地揉动。

要是有银针在身边,他可以用针灸来刺激穴道,来疏通淤阻,但是现在没有银针,就只有试着用按摩的手法了。但是他这么一按,手心自然而然又有一股电流一般的气息传入女人胸内。

这股灵气无声无息,但是已进入人的身体就出现一股白色的气流,毛日天用透视眼盯着那股气流,他可以随意控制气流的去向,用这股气流去通这女人的血管,淤阻部分竟然迎刃而解了。

灵气进入王艺潇二姨的身体,疏通了她的血管,大概几分钟的时间,王艺潇二姨的脸色就好转了。长出一口气,坐了起来,说:“我这是怎么了?”

王艺潇都看傻了,说:“不会吧?你这么厉害?”

毛日天擦了一下额头的汗说:“哎,救人比打人要累多了,打人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

王艺潇看看二姨真的没事了,赶紧拿着面巾纸帮毛日天擦汗,说:“你这是用的什么手法?能教教我么?”本身是学医的,见到怎么厉害的医术,自然而然就对毛日天膜拜了。

毛日天说:“我是瞎猫遇上死老鼠,等我自己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再教你不迟。”

王艺潇说:“好呀神医,那就这么定了,不许打赖呦!”

“我不会打赖,不过你要是想和我学得叫我师父呀!”毛日天本来对自己的医术没有多大信心,不过有了那股神奇的电流,再结合自己的以前的中医知识,没想到竟然转眼成了神医。

王艺潇的二姨对毛日天很有好感,一起吃了一顿饭,约好了星期天在到她家里去。

毛日天里走还不忘帮她开了一副调理的药方。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刚一进屯子,迎面遇上了李颖,看样子好像是哭了,看见毛日天,忽然气呼呼地说:“姓毛的,你是我什么人?我的事以后你少管!”

毛日天也奇怪:“我管你啥事儿了?你不用就不用吧,我还懒得管你!”

李颖说:“懒得管你打杨明干啥?打完你还帮我说话,让杨明以为我和你还有一腿,刚才还吵着要和我分手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