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章 有女人缘/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气得直乐:“你尿完啦?赶紧松手,不然我让你拉出来!”

圆圆是个歌厅小姐,既然撕破了脸,就拿出了泼妇的样子,紧紧抱着毛日天,大胸脯子贴在毛日天胳膊上,就是不松手。

毛日天不愿意当重打一个女人,但是这女人不松手也不雅观呀,他伸手绕到圆圆脖子后边,用手捏住她的耳根后穴道,稍一用力,圆圆浑身酥麻顿时松了手。

毛日天本来学中医,对人身体穴道掌握的非常透彻,以前也就罢了,现在身体里有了灵气,掌控自如,用来配合在一起打架简直如同一个武林高手。

圆圆堆在地上,但是又伸手抱住毛日天的大腿不放。

毛日天刚要在整治她一下,外边有人吵嚷:“让开,让开,警察!”

外边进来了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吴总顿时精神一震,说:“刘所长,你们来啦,就是这个小子打我!”

那个被称为刘所长的四十岁左右,听了吴总的话,回头看看毛日天和圆圆,说:“行了,别说别的,都跟我上车,去所里。”

原来刚才吴总的电话是个报警电话,直接叫了警察来了,不过看着这俩警察和吴总这个熟悉劲儿,毛日天心说坏了,又要旧戏重演了,我他妈打架谁也不怕,但是动不动就找来警察受不了呀。

没办法,跟着走吧,看看这县城的警察是不是要比镇子上的警察讲理一些。再说自己这次真的没打人,就是把吴总撞了两个跟头,让这个女的撒了一泡尿。

吴总这回得意了,这个刘所长是他一个叔伯小舅子,平时没少用他的钱,所以这点事儿不用多说也得帮他摆平。

大家上了警务车,直接到了附近的站前派出所。

一进去就把毛日天单独带进一个屋里,自己在那坐了半天冷板凳,从门缝看着刘所长给吴总递了一支烟,毛日天知道坏了,又是官匪一家亲!

过了一会儿,看着刘所长把吴总和圆圆带到了另一个屋,然后就过来毛日天这屋了。

刘所长让一个小警察录口供,然后他问:“因为什么打人?”

“我没打人,是他们打人,我只他们打人。这事儿你可以调查一下,车展的那个服务生可以作证,再说当时好几十人看着呢,我真没动手呀。”

“我咋办案还用你教呀?你没打人人家有精神病呀,非得说你打人,咋没说别人呢?赶紧说,因为啥,是不是非礼人家小姑娘了?赶紧承认的了,别等我费事。”

“长官,我没打人,也没有非礼小姑娘,你让我咋承认呀?”

“你嘴还挺硬,你这样的混蛋我见多了,看来不给你点厉害你还以为今天能蒙过去是不是?”那个刘所长说着就拿出手铐来了,过来就要把毛日天拷上。

毛日天可不干了:“呀,你这也太明显了吧?我上次吃一回这个亏了,你们还来?我没犯法你凭啥抓我!”

刘所长骂道:“你他妈还想拒捕是咋地?”说着一拳就打过来了。

毛日天一伸手,把刘所长的手腕子抓住了,另外一个小警察一看,赶紧过来帮忙,一拳打过来,毛日天又把他手腕子也抓住了,毛日天反关节一扭,这俩人的手脖子都被扭到后脊梁上去了,站都站不住,都蹲在毛日天跟前了。

刘所长虽然疼得个直叫,但是嘴上还骂呢:“小比崽子,这回你摊上大事儿了……哎呀……我看你咋收场……哎呀,疼!”

毛日天一想也是,这叫做擒虎容易纵虎难,打他俩跟玩一样,但是他们背后有大后盾呀,现在属于骑虎难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派出所外边来了一辆丰田轿车,开车的是个中年男人,副驾驶上坐着一个西装美女,就是车展上的那个酒店女老板栾兰。

栾兰对那个男人说:“干爹,你说他们能使这个派出所的么?”

男人说:“车展中心是站前辖区,他们肯定在这。”

说着,他俩就走了进来,门口坐着一个老警察,一看见赶紧站起来,点头哈腰地说:“呀,陈局,你咋来了?”

原来这个栾兰的干爹是县局一把手局长陈锋,和栾兰的老爸是同学加战友,栾兰一下生就被他认了干女儿了。

栾兰刚才眼看着吴总欺负人,被毛日天教训以后就打电话叫人,栾兰听见他电话里叫的刘所长,知道肯定是叫警察,就赶紧给她干爹打电话。她在一边看了半天,很看好毛日天这个小伙子,不但人长得英俊,而且不卑不亢的,让人看着就觉得特有男人味,最关键这本事可不是一般的本事,不用手就把吴总打得落花流水。

要说吴总栾兰是了解的,他叫吴纪,一家服装公司的老板,练过好多年的跆拳道,还参加过比赛拿过名次呢,这样的人被毛日天打得那么随心所欲,栾兰自然对毛日天佩服不已,觉得这个年轻人充满了神秘感。

至于吴纪,他以前追求过栾兰,但是栾兰没看好这个花花公子,最后嫁给一个老实巴交的高中老师了。因为这事儿吴纪没少冷嘲热讽,但是他是栾兰的客户,栾兰也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不过打心眼儿里讨厌他。

眼看着毛日天被警察带走了,栾兰很着急,一个劲儿催陈锋快来。陈锋正好在附近办事,开着车就过来了,听了以后就笑:“臭丫头,就这么点小事儿,把我催的刚才差点撞人!”

栾兰赶紧坐上陈锋的车,陈锋是内行,一听说就知道咋回事儿,直接就奔派出所来了。

老警察认识陈局长,赶紧站起来打招呼。陈锋问:“小刘呢,我找他有事儿。”

老警察赶紧带着到了审问毛日天那屋刚要敲门,栾兰伸手就把门推开了,大家打开门一看都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俩警察都在地上蹲着呢,毛日天一手按着一个。

栾兰赶紧过去说:“小伙子,你没事儿吧?”

毛日天松开手,说:“没事儿,你咋会来了?”

这俩人就是在车展上对了一下眼神,没说过一句话,此时见面,居然像老朋友一样,这就是应了范伟的一句话,“缘分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