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章 局长来了/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放开了刘所长,刘所长刚才被压着脑袋,也没看见陈锋站在门口,回头就掏枪:“我草你妈的,你敢拧我胳膊,我一枪崩了你!”

陈锋说:“小刘呀,你这是在审案子呀?”

刘所长这才看见陈锋在这,吓了一跳,赶紧问:“陈局,你咋来了?”

毛日天一听,知道这位是个比刘所长的大的官儿来了,赶紧抢着说:“刘所长不是再审案,他是想屈打成招,我没办法才扭住他的。我看见他认识那个欺负人的,他进来一句不问我就让我签字画押承认打人,不承认就要揍我!”

毛日天害怕刘所长恶人先告状,所以来个好人先告状。

陈锋面沉似水,说:“我听人说了车展的事儿,你没调查一下么,车展中心有监控的,看一看不就知道怨谁不怨谁了么!”

这个道理刘所长当然懂了,但是他压根就没想知道怨谁,就是要帮他姐夫出口气,心里刚才还想呢,这帮了吴纪这个忙,上次打牌在他那拿的两万块钱,他一定不会再要了。

这时候听局长一说,刘所长赶紧点头:“是是是,我已经叫人去调监控了。”

陈峰说:“另外两个人呢?”

“在那屋呢!”刘所长一指走廊另一边。

陈锋过去几步就把门推开了,大家都跟了过去,里边出现的一幕让陈锋这个五十岁的人都脸红了。

只见里边的圆圆趴在办公桌上撅着屁股,吴纪跪在地上,脑袋在圆圆的裙子里边呢,大家开门他都不知道,还在里边拱着呢。圆圆也闭着眼享受呢,这俩人还真把派出所当家了。

圆圆听见声音,一睁眼吓了一跳,赶紧站直身子:“吴总,快出来。”

“我不出来,我还没看够风景呢!”抱着圆圆大腿就是不出来。

吴纪这时候心里舒坦,知道小舅子在那边收拾毛日天帮他出气呢,刚才和圆圆吹牛,说这派出所就和自己家一样,圆圆说他吹牛,这小子说我在这里搞你都没人敢管,别看所长是我小舅子,他都不敢和他姐说我在外边泡妞!

圆圆当然不信,说你敢和你小舅子说咱俩是情人关系我可就服了你了。吴纪说你要不信我现在就在这屋拿下你,他要看见我都约他一起来!

这小子牛皮吹出去了,真就要乱来,按着圆圆就钻进她裙子底下了,正来劲儿呢门就被推开了。

陈锋气得回头怒视刘所长,刘所长气坏了,我他妈帮你出气,你他妈跑这儿给我丢脸来了!上去一脚就把吴纪给踹出来了,骂道:“你是不是想死呀?”

吴纪突然被踹了一脚,吓得够呛,抬头一看是小舅子刘所长,但是也火了:“卧草,我让你打那个小子你跑这儿打我来了,你把上次打牌借我的两万块钱还给我!”

刘所长气得发抖,但是当着陈局长的面又不好明说,害怕吴纪再说别的,回头就招呼别的警察:“进来,把他俩给我铐起来!”

吴纪跳着脚骂:“姓刘的你不是人,吃我喝我那么多钱我啥时候说个不字了,现在你抓我,我可是你姐夫!”

毛日天一听就乐了,对陈局长说:“原来是这样,我说这个所长咋对我这么大火儿,原来是要给他姐夫撑腰呀!”

刘所长脸都绿了,一脑门子汗,低着头不说话。

俩警察扯着吴纪往外走,吴纪还跳着脚骂街呢,走过毛日天的时候,毛日天伸手在他腰旁狠狠捅了一下,拉着他的警察大叫:“哎呀,这小子尿裤子了!”

吴纪低头一看,这才知道自己裤子全湿了,顾不得骂刘所长了,又骂上毛日天了:“是这小子打我了,他给我打尿了。”回头一下看见栾兰了,说:“兰兰,给我家打电话,让我家人给我找人,凭什么抓我呀!”

还没喊完,被两个警察塞进另一个屋里了。

陈锋看看刘所长,叹口气,说:“你把这件事儿详详细细写个报告给我,你要是干不了就赶紧滚蛋!”刘所长擦擦脑门子上的汗,连连点头。

从派出所里出来,陈锋还在生气,有了这样的手下多丢人,要不是看在他是多年的老警察,没犯过什么大错的份上,当时陈锋就得撤了他再查办他!

栾兰赶紧安慰陈锋:“干爹,你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把你惊动了,看把你气的!”

陈锋像对孩子一样摸摸栾兰的后脑勺,说:“傻丫头,我该谢谢你才对,没有这件事儿,我还不知道下边乱成什么样子!”

陈锋和栾兰告辞走了,毛日天过来了,说:“姐姐,我们非亲非故的,你为什么会帮我?”

栾兰笑道:“那个被人打的小服务生是你家亲戚么?”

“不是呀。”

“那不就结了,你都能为不认识的人打抱不平,我为什么不能呢!”栾兰笑着说。

毛日天说:“那我可得好好谢谢你了,我一定得请你吃一顿饭,表示感谢,你可一定要赏脸呀!”

栾兰一笑,说:“吃饭没问题,不过我请你,你说到哪里去吃就行了?”

毛日天对万山县也不是很熟悉,就伸手打了一辆车,上车后问司机:“师父,那个饭店菜好吃,不差钱,吃好就行!”

司机说:“那就海天大酒楼吧,那里川鲁粤还有东北菜都有,除了那几家大宾馆,算得上是万山县最有名的饭店了,不过话说回来了,那些宾馆虽然装修高档,楼盖的比较高,但是说上做菜还真不如海天酒店正宗!”

“那就海天!”

栾兰说:“就我们俩人,去那么大的酒店干嘛,小包间都没有,还是找个小一些的,环境优雅就行,简单吃一口,聊聊天。”

司机笑了:“要是处对象那就去西餐厅,找个小包间,听着音乐喝着冷饮,那包间的门还能插上。”

栾兰“噗嗤”一下笑出来,说:“你还挺在行!”

司机说:“那是,我昨天就带我对象去了,两杯冰雪球我们在里边坐了一下午都没人管。”

毛日天看看胡子拉碴的司机,问:“大哥你多大了?”

“三十九啦,咋地?那就不行处对象了?我这是第二春!常言道,开江鱼,下蛋鸡,回笼觉,二房妻,那是四大香!”

毛日天说:“算了,让你说的我们吃个饭好像是要跑破鞋似的,你还是给我们送海天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