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章 八万彩礼八万债/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又问起那天旅店那两个大汉的事儿,呆小萌说:“都说了是日本黑帮!”

“那好,日本黑帮为啥抓你?”毛日天问。

“不知道,他们进门就说‘我们是日本什么什么会的,跟我们走一趟!’然后就要抓我。”

“切,你就编吧!”

呆小萌一指毛日天身后方向:“你朋友摸完了,他过来了。”

毛日天一皱眉,原来刚才和小莲的对话她都听见了。

回头一看,狗剩子美滋滋地走了回来,小莲边走边提裤子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毛日天看了一眼时间,笑道:“你还真守时。”

狗剩子说:“不是讲好了五分钟么,我用手机定的闹铃。”这时候看见呆小萌,搂着毛日天脖子低声问:“这个能摸么?”

毛日天打了一巴掌他放在肩膀上手:“摸你个鬼呀,你手上一股骚哄哄的味,赶紧回去洗手去!”

狗剩子把手放在鼻子上闻闻:“妈的,这婆娘肯定多少天没洗澡了。”

毛日天问:“这回报了仇了,心里舒坦了吧?”

狗剩子说:“舒坦一半,要是告诉杨大虎一声,说我摸了她老婆五分钟,那我心里就彻底舒坦了!”

“算了吧,你就知足吧,要是再告诉二妮儿一声说不定你更舒坦!”

狗剩子嘿嘿傻笑,挠了挠脑袋,忽然想起什么,赶紧用袖子擦了擦他的小板寸头。

毛日天和狗剩子往回走,呆小萌就在身后跟着,毛日天说:“你还真跟我去呀?我家没有你睡觉地方!”

呆小萌说:“那我咋办呀,你是我哥,你不照顾我谁照顾我呀?”

“我啥时候成你哥了?”

“你亲口让我叫的,”说着装着毛日天的口气说,“叫我毛哥。所以我才跟你来的。”

毛日天说:“那你也不能跟我去呀,你要是我媳妇还行!”

“呸,哪有当哥哥的占妹子便宜的!”呆小萌一口口水吐过来,吐沫星子还真有不少吐在毛日天脸上,这要是换个人这么做毛日天早火了,但是呆小萌像个孩子似的,他伸手擦擦脸,说了一句:“滚。”

呆小萌顿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里全是泪水在转来转去。

狗剩子看不下去了:“小毛你干鸡毛,把人家小姑娘都整哭了,行了妹妹,别哭,上狗剩哥家去,让你嫂子给你安排地方那个睡觉。”

毛日天点头:“好吧,你愿意当好人,那你就领回去吧。”

狗剩子说:“我自己领回去肯定不行,你得跟我去,你和二妮儿说这是你妹子,不然不但她没有睡觉地方,我都得没有睡觉地方。”

毛日天没办法,看着娇弱的呆小萌楚楚可怜,就像个中学生大不了多少,也不忍心就把她扔在大道上,就对她说:“我可以让你睡我朋友家,但是前提是……”

“我一定听话!”呆小萌破涕为笑,伸手抓着毛日天胳膊来回摇晃。

他们三个往狗剩子家走,快到门口的时候,毛日天忽然扯了一下狗剩子:“站住。”

“干嘛?”狗剩子和呆小萌都站住了。

毛日天对呆小萌说:“你继续往前走。”

呆小萌不知道他干要干嘛,就自己往前走了一段。毛日天挠头说:“狗剩子你听听,这丫头走路咋像猫似的,一点声影都没有呢!”

狗剩子说:“嗨,看她体重也就八九十斤,难道像你我大老爷们一样走路呼通呼通的?”

毛日天摇摇头,还是感觉奇怪,呆小萌走路尘土不扬,就算是他侧耳倾听也听不到一丝声音,好像没有谁能够做到。

呆小萌说:“毛哥我错了,你别听了,我以后走路跳着走,发出声音还不行么?”

狗剩子打了毛日天一拳:“你给我一边去,好好一个孩子让你欺负的都不会走路了!”

“就你仁义!”毛日天瞪了狗剩子一眼,这小子是被呆小萌的相貌给迷惑了,这丫头智商可比他高多了。

三人进了狗剩子家,狗剩子媳妇二妮儿是个很好客的人,赶紧张罗做饭。

狗剩子在厨房说了呆小萌是毛日天在万山县捡回来的一个孤儿小妹妹,没有地方去,先在他家住几天,二妮儿当即点头:“当然可以了,这小妹妹长得这么可爱,总在咱家和我作伴都行。”

狗剩子想了一下,说:“你可别让我睡西屋,你俩一起睡。”

二妮儿呲牙一笑:“我就是这么想的,省着你老祸祸我。”

狗剩子一下捧住二妮儿的脸:“那可不行,我不成了独守空房了,让小萌睡西屋,咱俩还睡东屋。”

“你手啥味儿?抠屁股了咋地?”二妮儿皱着眉头问。

“我去洗手。”狗剩子赶紧灰溜溜到一边去了。

在狗剩子家吃完饭,毛日天说回家,冲狗剩子使了个眼色,狗剩子跟出来,毛日天说:“你上我家,我和你说点事儿。”

“啥事儿就在我家说呗。”狗剩子说。

“不行,这事儿让你老婆知道不能让干。”

“啊,摸谁去?”

“你滚,你还能不能有点别的想法了?跟了我来吧。”

俩人和二妮儿打了个招呼就出来了。二妮儿也不在意他俩鬼鬼祟祟干什么,去和呆小萌聊天了。

狗剩子这个媳妇和狗剩子差不多性格,都是大咧咧的,做事儿很少经过大脑,不过就算经过也是白经过,因为大脑一半时间都处于空白阶段。就拿二妮儿结婚的时候朝狗剩子妈要彩礼的时候说吧,当时二妮儿说“彩礼少八万我就不嫁了!”

狗剩妈说:“那好,但是婚后你得跟着摊债。”

结果狗剩子媳妇得到了八万彩礼,带着钱过门,然后帮狗剩子家还了八万块钱的饥荒,手里一分钱也没有留,等于没要钱白来了。

从一方面说狗剩子媳妇是大脑缺弦,但是另一方面说,这女人拿钱是真的不当回事儿,要彩礼就是随行就市,撑个门面,她就是相中狗剩子这个人了。

狗剩子和毛日天来到他家,进门往炕上一躺,问:“说吧,啥事儿。”

毛日天说:“你知不知道莲花湖有水怪的事儿?”

“知道呀!”

“卧草,你知道?那我咋不知道呀?”

“我这不是刚听你说的么?”狗剩子一脸的蒙逼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