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章 内裤上的玫瑰花/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完就走了,按着他告诉的,王艺潇没有走,还在角落里看着台子上的新郎新娘。

毛日天出了酒店,到了街头拐角处等着,过了一会儿,只见王艺潇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笑,一直跑到毛日天跟前,还在笑个不停。

王艺潇说:“你和新郎新娘说什么了?俩人吵个不停,一起去了女洗手间,我跟过去听他们在里边脱衣服,新娘还一劲儿哭,后来说要不结婚了,新郎才不说话了。”

毛日天说:“我就告诉新郎:王盼盼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她今天的带玫瑰图案的内裤也是另一个男人帮她选的。”

王艺潇点头:“新郎一定是到洗手间去检验新娘内裤上有没有玫瑰花图案了!你说,你是不是用你的透视眼偷看人家新娘了?”

毛日天笑道:“我就是为了整治她一下,要不然我才不看呢。”说着扫了王艺潇一眼,吓得王艺潇赶紧推着他转过去,不让他看自己。

王艺潇说:“我就听见新郎在洗手间一个劲儿问‘那个男人是谁’一定以为你和新娘有一腿!对了,你说王盼盼肚子里的孩子?你看出她怀孕啦?”

原来毛日天在酒店外边就看出王盼盼身形有些走样,就用了一下透视眼,不但看出她已经怀孕了,还看见她的玫瑰花了。

进了酒店,他故意先在新娘耳边夸了她几句真漂亮,王盼盼虽然不认识他,但是礼貌性地对他笑着点头。

然后毛日天进行了反间计,对新郎说往了话,又过去对王盼盼说了,王建民的前妻让他来的,现在看来是奏效了,这两口子现在开始相互猜疑上了。

毛日天说:“即便是新郎暂时相信新娘的话,他回去一看婚礼录像上我和新娘交头接耳,新娘还冲着我笑,他一定还会怀疑,新娘说什么他都会觉得是在骗他,这辈子他也别想知道我和王盼盼说了什么。估计他们的日子也幸福不到哪去!”

王艺潇听了,不由收了笑容,若有所思地说:“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呀?毕竟王盼盼以前是我舅母,对我也没什么不好的。”

毛日天伸手搂着她的肩头:“别发慈悲了,如果她不和你舅舅在一起了,好坏又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舅舅会因为她的结婚而难过,证明你舅舅还是很在意她的,而她能和别人结婚,证明你舅舅对她已经不重要了,所以说这种无情无义的女人,没好果子吃是应当的。不必介意。”

王艺潇点着头,任由毛日天搂着肩膀,俩人像一对情侣一样往回走,回小区取摩托车去。

就要到小区的时候,后边忽然追上来两辆面包车,来得很急,刹车发出“嘎”的一声,在马路上留下黑黑的两道胶皮印记。

毛日天吓了一跳,赶紧把王艺潇扯向一旁,两辆车一前一后停下,车门一开,跳下十几个大汉来,为首的就是刚才的新郎王建民。

王建民用手一指:“就是他,把他抓回去,我要亲自审问他!”

看来他已经把毛日天当做是案板之肉了,任他宰割。

前边那几个人刚晚往上一冲,就有两个被毛日天踹飞了,后边的一个拿着钢管的一看,忽然拦住了大家。问道:“你是不是姓毛?”

毛日天点头:“你认识我?”

那小子回头说:“别打了,这小子很邪门儿的。上次我们二十多没打过他。”

原来这一群人里有好几个是刁翔手下小弟,上次在农贸市场被毛日天打得很狼狈,这一次就十几个人,还没有上次人多,自然不敢再动手,对王建民说:“王哥,你找别人吧,这小子我们整不了,刁哥上次都没整了他!”

这些人说着就上车了,王建民不知道毛日天的厉害,还不甘心,一见他们都要走,大骂这些人不讲义气,平时在一起喝酒牛逼吹得山响,这时候被一个人给吓跑了。

那个拿钢管的回头从车门伸出脑袋问:“王哥你走不走,我们不是不帮你,要不你找刁哥吧。”

王建民还要再骂,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毛日天笑呵呵看着自己。

王建民好好地婚礼让毛日天给搅和了,气头上也不知道害怕,骂道:“小比崽子,你是谁?你咋认识的王盼盼,你说!”

毛日天说:“我说了你信么?我和王盼盼是老相好的,你信不信?”

“我不信,盼盼离开周正之前就跟着我了,不可能做对不起我的事儿!”

“你和她偷偷摸摸你以为周正不知道呀?我都知道!”

王建民一愣:“你咋知道的?”

“你是猪呀?盼盼和我说的呗,她能做对不起周正的事儿,难道就不能做对不起你的事儿呀?”

王建民气得手抖脚颤,想要给毛日天一个嘴巴,手刚抬起来,“啪”的一声,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不过不是毛日天打的,是王艺潇打的。

王艺潇骂道:“王建民你个王八蛋,原来你早就和王盼盼勾搭上了,枉我舅舅还一直以为你们是在他离婚后才好上的!”

这时候王建民才看见王艺潇,认出了她是自己老同学周正的外甥女,这要是平时王建民肯定掩饰自己,但是此时他气急败坏,什么解气说什么,骂道:“是呀,我就是给周正戴绿帽子了,谁让他不会下崽了?留不住老婆的心,官做得再大有屁用,你回去告诉他抓我呀,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王艺潇还要再打,毛日天一拉她,说:“别打,闪坏了你的手。”然后一个嘴巴抽过去,这一下恰到好处,把正在骂人的王建民下巴打脱臼了,这小子干张嘴说不出话了。

毛日天又是一拳打在他胯骨环跳穴上,王建民疼的站不住了,一下子躺倒在地上,被王艺潇在脑袋上狠踢了两脚。

毛日天拉着气愤的王艺潇走了,面包车里那几个小子才敢下来,搀着王建民上车走了。

王艺潇长出了几口气,这才问毛日天:“你怎么知道他们是王盼盼没和我舅舅离婚的时候就勾搭到一起的?”

“直觉!”毛日天很自信地说,“这小子和你舅舅是同学,应该是早有野心,我随口诈他一下,他果然就承认了,人在气愤的时候,很容易说出秘密的。”

王艺潇说:“他这种人打他一顿是便宜了他!”

毛日天笑道:“知道最好的报复方式是什么么?”

“什么?”

“以其之道还施彼身!还他一顶绿帽子!”

王艺潇瞪大眼睛看着毛日天:“你该不会想去勾引王盼盼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