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章 出轨男/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到了毛日天家,毛日天进去招呼王盼盼走,一进屋就是一愣,本来乱糟糟的家此刻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毛日天这才想起进来时候,院子里晾着洗净的衣服,都是自己平时脱下来准备存够一次的再洗的衣物。

而王盼盼,此刻正坐在炕沿上,拿着针线,一针一针缝着被柳小婵用刀子划开的那个被子呢。

这一幕好感人,家里有个女人就是不一样。

毛日天憋了半天说了俩字:“谢谢。”

王盼盼咬断线头,说:“针线是我从西院邻居借的,我和他们说我是你表姐。”

“好呀,走吧表姐,我们送你回去。”

王盼盼下地穿鞋,跟着毛日天出来上车,和丁梅打了一个招呼。

有了王盼盼,丁梅和毛日天拘谨了不少,不能像先前那么说笑了。

三十公里的路,转眼就到了,进了水岭镇,丁梅问:“你是先去签合同还是先送她?”

带着镇长的前妻怎么去找镇长,当然是先把她送回去,而且还不能白送,还帮她把昨天的事儿摆平,经过接触,毛日天已经不是很讨厌王盼盼了,再说对她的惩罚也够了,有了这件事儿,她和王建民就算是和好,永结同心这句话再也用不到他们身上的了。

到了王建民的家,毛日天让丁梅在车里等着,自己跟着王盼盼上去。

他家是三楼,到了门口,王盼盼要敲门,毛日天问:“你没有钥匙么?”

“有,不过,不太好吧?”

“开门吧,敲门说不定还要赶你走,都在火头上呢,男人实际比女人更要面子。”

王盼盼点点头,拿出钥匙把门打开,俩人直接就进来了,客厅没有人,王盼盼叫了一声:“健民,你起来了么?”

就听里屋有人说话:“王盼盼回来了?”

另一个是个女人声音:“快下来!”

王盼盼一听就火了,跑过去推开卧室的门,只见王建民还在一个女人身上趴着呢,衣服被子都扔在地上,这俩人什么都没穿!

王建民一回头,本来很惊讶,但是瞬间有平复了,说:“你还知道回来?你不是和那个姓毛的睡了么?”

王盼盼走过去,从地上拾起王建民的裤腰带,“啪啪”就开始抽,王建民吓得连忙翻到床那边吗,一边躲闪一边说:“疯婆子,再打我就还手啦!”

那个没穿衣服的女人是个小姐,俯身拾起自己的衣服就往出跑,跑到客厅要穿衣服,忽然看见客厅站着一个年轻男人看着自己笑呢。

小姐就是大方,毫不避忌毛日天色溜溜的眼神,就在他面前把衣服穿好了。

毛日天看看这个小姐也就是十**岁,长得还挺水灵,就打个口哨问:“美女,多少钱一晚?”

“五百。”说着急匆匆要走。

毛日天又问:“我要是找你给你一千,到哪找你?”

“花满人间,我叫小冰。”

“好呀,等我去的时候点你。”

小冰往出走,在门口回头还给了毛日天一个飞吻。

看着她走了,毛日天这才回来到了卧室门口,只见这时候情形变了,皮带已经被王建民夺下去了,王盼盼正坐在床边哭呢。

王建民本来插着腰发威呢,一见毛日天也来了,顿时怂了,赶紧回头找裤子穿去了。

毛日天对王盼盼说:“现在还用和他解释么?”

王盼盼犹豫了半天,忽然擦了一把眼泪,说:“健民,我不怪你了,我知道你是和我生气才找女人的,但是我怀着你的孩子,我们和好行吗?”

这一刻毛日天真替王盼盼感到悲哀,她这么做一大半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

王建民说:“和好?你和他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出现在婚礼上?现在我的亲朋好友都在猜疑你外边有男人,我的脸往哪放?”

卧草,你还有脸?毛日天在心里骂,但是没有出声,这次是来帮他们和好的,不能在揍他了。

王盼盼解释说:“他是周正外甥女的朋友,昨天见了我们婚礼临时进去闹的,和我真的没有关系!”

王建民怒道:“胡说,那玫瑰花是怎么回事儿?他怎么会知道的?”

毛日天笑道:“你长点脑子不行么,我让个女人跟她上厕所不就知道了,你别叫唤了,你看中的女人,老子不一定看得中,你们俩不是已经登记了么,你要是不想过了就离婚。”然后招呼王盼盼,“走吧,人家都不要你了,你去法院起诉离婚,这小子婚内出轨,我和花满人间的小冰都是证人,现在他又往出赶你,分他财产法院会倾向你的。”

王建民听了还真就吓了一跳,有钱人本来结婚就害怕这个,他和王盼盼认识很多年了,勾搭在一起也不是一年半载了,所以结婚时候并没有想到王盼盼会骗他,但是这时候说出来这件事儿,还真就让他一下子冷静下来了,坐在床边点了一支烟,不吭声了。

毛日天走过来,只能在他面前说:“本来你们这种人我是很看不起的,不过看在王盼盼肚子里还有个没出生的孩子,我就和你们说实话吧。我和镇长周正的家人是朋友,所以看不惯你们做这样对不起他的事儿,就临时捉弄你们一翻,你们要是因此闹翻,那也是你们的报应,罪有应得,要是还能将就过,那就算你们为孩子积德了。”

说完,毛日天在王建民烟盒里拽了一支烟叼在嘴上,转身走了。

下了楼,丁梅抱着肩膀靠在车门上,站在那儿等他呢,见他下来就问:“搞定了么?”

毛日天在距离丁梅五米的地方停住,上下打量丁梅。

丁梅刚赶紧自己上下看“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

毛日天说:“一样是女人,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有的自甘下贱,有的自强自立!”

“那我是哪一种呢?”丁梅笑呵呵地问。

“你属于……风情万种,诱惑形的。”毛日天一边说,一边用手在丁梅上上下下比划着。

“滚,没正经的!”丁梅一巴掌打过来,不但没打中毛日天,反被他在脸上抹了一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