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章 风骚小姨子/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大虎他们哥几个凯旋得胜,再不用顾忌赵疤瘌和他争村长的职位了。杨二虎驮着小秋,也就是艺名小白菜的站街女,杨大虎的叔伯小姨子,在村口转了一圈,躲过赵疤瘌的眼睛,就回到了杨大虎的家里。

杨大虎把贴树皮和杨剌子也领了回了自己家,小莲在家都做好菜了,就等着他们几个回来庆功呢。

这几个人啤酒白酒一顿喝,喝得五迷三道,都开始吹牛逼了。

杨大虎说:“别说一个小小的赵疤瘌,在湖山村,谁敢和我杨大虎争高低?”

贴树皮说:“就是,揍他!”

杨大虎说:“不对,那是愚鲁的表现,现在我开始玩智力了。动武,永远都是下策!”

贴树皮点头:“对,动武咱们打不过毛日天。”

杨二虎一巴掌打在他脖子上:“少几巴说两句能死呀!”

杨大虎这时候喝多了,也不在意别人说什么,只顾着自己吹。说:“今天诬陷赵疤瘌强jian的这个计策就是我一宿没睡觉想出来的,对付男人,就得用女人,这叫以柔克刚!”

一边喝得迷迷糊糊的杨剌子偷偷在桌子下踢了一下小莲,似笑非笑地说:“大哥一定是被你给战败了,所以才有心得的,小嫂子,你用的什么招式?观音坐莲还是蚂蚁上树!”

“滚犊子,喝点猫尿就胡言乱语。”小莲在杨大虎面前总是那么正经。

小莲害怕杨大虎吃醋,所以装正经,但是小秋就不一样了,面前四个强壮的大老爷们,这货说话都变得嗲声嗲气的了。

小秋这种阅男无数的风尘女子,从一喝酒开始逐一地品味这几个男人了。

杨大虎是个奔放型的,总想把自己最本事的事分享给大家听,也是最普通的民间汉子型的,就是吹牛逼型的。

贴树皮是蔫吧坏型的,不涉及自己利益永远是老好人,要是涉及利益马上眼珠子就瞪的和牛蛋蛋一样大了,典型的自私自利占便宜型的。

杨剌子一看就是色鬼,看见女人就流口水,眼珠子不离女人前胸后腚三角区,也不管是嫂子还是妹子的。

这三种人小秋见多了,根本看不起。

不过没多少话的杨二虎倒是挺吸引她的,这男人话不多,但是长得雄壮魁梧,让人也不敢轻视,穿着跨栏背心,两块胸肌凸起,显得那么强而有力,喝酒一杯接着一杯,却丝毫不露醉态,话虽不多,但是谦和有礼,和这几个驴马乱的村痞子形成了一个对比。

小秋一看就挺喜欢杨二虎的,就问:“二虎哥,你家嫂子咋不过来吃饭。”

“太晚了,她睡了,明天介绍给你认识。”

小秋又问:“二虎哥是做什么工作的?”

“哦,我在外边包工,领着人干点活。”

“呀,包工头呀?那一定不少赚钱呀!”

二虎一笑:“赚不了几个钱,小钱儿!”

小秋越看越喜欢,心说,来一趟湖山村也不能白来,多少得交一个铁子回去,看来就他了,知疼知热,又能赚钱,长得又魁梧,估计床上的功夫弱不了。

小秋心里有了这个想法,就有意无意总朝着杨二虎飞眼儿,二虎有点坐不住了,心里暗骂:贱女人,我那玩意要是好使唤,我早就把你拎出去到柴房一顿大炮我捅死你!

半路上杨二虎出去撒了一泡尿,农村院子大,晚上基本都不往茅房去,站在院子里找个空地儿就尿。

杨二虎正尿呢,听见后边门响,以为哪个男的出来了,也没回头,说:“今晚月亮还挺亮。”

后边的人说:“是呀,还挺圆呢!”竟然是个女人声音,是小秋跟出来了。

杨二虎吓得赶紧回头看,差点呲到小秋身上,小秋向后一跳,才躲开他这一梭子水弹。

杨二虎赶紧转过来,想收起来家伙吗,偏偏啤酒喝多了,干撒尿不尽,这要是收起来就进裤裆了。

“你咋出来了?”杨二虎问。

“我有点热,二哥你热不?”小秋说着,从后边居然抱住杨二虎了。

杨二虎一抖,尿终于尿到裤子上了。

二虎不动,任由小秋在身后抱着,说:“你这是干啥,别让你姐看见。我是有老婆的人。”

“我姐才不管我,她要是管我的话,还能让我和姐夫一起设圈套,骗赵疤瘌那个傻子么!”

二虎说:“你刚才让没让赵疤瘌摸到你?”

“摸了。”小秋委屈地说,

“摸你哪里了?”杨二虎心跳有些加速,自己说什么自己都搞不清了。

“这里,你摸摸。”小秋扯着杨二虎的手就往自己怀里塞。

杨二虎转过身子,忽然吼了一声:“谁?”

吓得小秋“妈呀”一声,“你喊啥呀?哪有人呀?”

杨二虎瞪着大眼珠子四下看,说:“我刚才明明看见黄瓜架后边有个影子,好像是有点亮光,不行,我的过去看看。”

小秋一把又扯住他,说:“你别去二哥,我害怕。你一定是眼花了,我都没看见有人。”

杨二虎也觉得可能是自己眼花了,大月亮地,不可能有人在院子里。再说大虎家院子里还有一条狗呢,就在窗户下拴着呢,要有人早就叫唤了。

杨二虎抱住小秋,小秋肉乎乎的小身子可比自己老婆玉兰线条好多了,杨二虎的大手在小秋身上一顿搓,小秋发出轻微的浪叫声,呓语着:“二哥,以后我就和你好了,哪天你到万山县,可别忘给我打电话。”

“嗯,等我去的时候找你。”杨二虎的手在小秋胸前腚后地摸着,嘴在她脖子上亲来亲去。杨二虎别的不说,嘴上功夫肯定了得,自从下边不行了,全仗着这一张嘴两片唇,一条舌头两排牙来满足老婆了。这功夫把小秋撩得浑身发烧,小手也朝着杨二虎那个地方伸去。

忽然,小秋一愣,推开杨二虎说:“二哥,你哄我?我这么陶醉你居然都没有入戏?”

“什么?”

“我有那么差劲儿么?你居然都没有反应!”小秋委屈地说。

“我……”杨二虎一肚子苦水,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这时候,黄瓜架那边忽然传来“噗嗤”一声的笑声。

【作者题外话】:这几天老妈住院,更新少了,希望大家谅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