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章 乡村邪医/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二虎一个箭步就扑过去了:“是谁?”

一把沙子打了过来,一下迷住了杨二虎的眼睛,就听小秋尖声大叫,等杨二虎把眼睛里沙子揉出来,杨大虎和贴树皮、杨剌子他们都冲出来了。

“咋回事儿,喊啥?”杨大虎问。

小秋说:“我看见鬼啦,一飘就不见了!”

“哪几巴来的鬼,你喝多啦?”杨大虎说。

贴树皮看看衣衫不整的小秋,再看看杨二虎裤腰带还没系,说:“你是不是看见色鬼了?”

杨二虎不管他们的讽刺,拎着裤子就奔黄瓜架下,然后四下找了一圈,也不见人影,最后到狗窝那里,只见大狼狗在地上躺着,人事不省了,不对,应该说“狗事不省”了。

杨二虎在井口打了一桶凉水浇在大狼狗头上,这条狗才一下跳起来,“呜呜”叫着回了狗窝。

这一群人在院子里转悠了好几圈,除了黄瓜架子旁有两个浅浅的小脚印,在没有迹象说明这院子进来过人。

经过比对,黄瓜架下的脚印不是小莲的,更不是小秋的,不过肯定是个女人的旅游鞋脚印。

大家进屋,小莲一脸的惊恐,问杨大虎:“会不会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滚几巴蛋,没听说过鬼还留脚印的。”杨大虎心烦,骂了小莲一句

小莲说:“咋没有?我爹都说过,我们老家有一家人家早年间是在县衙做刽子手的,后来不做了,晚上总有人来敲门,出去啥也看不着,等到天亮门上就有两只血手印子。你想呀,鬼手印子都能留下,咋就不能留脚印子呢?”

小秋问:“那家刽子手后来咋地了?”

“后来全家死光光了。”

“去你妈比,能不能说点吉利的,去把桌子捡下去,刷碗去,不喝了!”杨大虎骂道,被小莲说的后背凉飕飕的。

这功夫也喝不进去了,大伙散了,各回各家,小秋就在大虎家睡了,等第二天一早,杨大虎老早地就把小秋送走了,害怕让赵疤瘌看见。

不过他已经是多此一举了,昨天晚上进来的就是呆小萌,她回到麻将馆把手机还给赵疤瘌,说:“任务完成,你自己看着办吧。”然后就回狗剩子家了。

赵疤瘌打开视频一看,是杨大虎家院子,杨二虎正在那正撒尿呢,后边一个女人过去把他腰抱住了,侧脸一看,就是忽悠自己的那个小秋。

“你咋出来了?”杨二虎问。

“我有点热,二哥你热不?”小秋说着,从后边抱住杨二虎。

杨二虎说:“你这是干啥,别让你姐看见。我是有老婆的人。”

“我姐才不管我,她要是管我的话,还能让我和姐夫一起设圈套,骗赵疤瘌那个傻子么!”

二虎说:“你刚才让没让赵疤瘌摸到你?”

“摸了。”

“摸你哪里了?”

“这里,你摸摸。”

赵疤瘌看的火冒三丈,我草你们老杨家八辈子祖宗的,竞选个村长用不用这么损呀!

你他妈不让我当,你也当不成!

呆小萌第二天早上就跑工地去找毛日天,这时候工地已经马上就交工了,丁梅那边野猪的种猪和仔猪都已经定好了,就等着煞子沟南口的大门安全测试过了,就把这些野猪拉回来投放进去。

崭新的小二楼现在就住着毛日天一个人,他家那边的房子有时空着,有时候柳小婵去住。

呆小萌跑进大门,上了小二楼,见毛日天还在床上趴着睡觉,伸手就把他被子掀开了,然后又轻手轻脚给他盖上了,毛日天啥也没穿,裸睡呢。

盖好以后,呆小萌出去关上屋门,然后使劲敲了几下。

毛日天昨晚上玩斗地主玩到后半夜,这时候还没睡够呢,但是听着敲门挺急,睁眼一看那天都大亮了,赶紧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说:“进来。”

呆小萌开门进来,问道:“你想不想当村长?”

毛日天没想到是呆小萌,只穿了一条内裤,赶紧又把裤子套上,说:“没头没脑地说什么呢?”

呆小萌说:“赵疤瘌被杨大虎耍了,看来当村长费劲了,你也跟着竞选得了?”

“我不当那破玩意,操不起心,我现在身兼多职,哪有那功夫。”

“这家伙吹的,你就是参加竞选能不能上还两说着呢,还身兼多职,你都兼什么职了?”呆小萌拿出棒棒糖塞进嘴里,问道。

“第一,我是一名村医,老百姓有个头疼脑热,闪胳膊崴腿的不得找我么?第二,我是养猪场名誉副厂长,有很多事儿我要帮助丁梅打理,她一个女人怕是挺不起来这么大摊子。第三,我的鱼苗已经培育成功了,越长越大了都没死。而且这边猪场已走上轨道,我马上就得搞鱼塘的建设,我就是三条腿也跑不过来这么多事儿呀?”

呆小萌叼着棒棒糖,含糊不清地说:“拉倒吧你,第一,我都听村里人说了,你这个村医不太靠谱,都说你是邪医,虽然最近干了点露脸的事儿,但是以前你还偷看过女人上厕所,小时候扒过女孩子裙子,所以都说你挺邪性,女人都不敢找你看病,怕你趁机占便宜,男人还都信不着你……”

“卧了个槽,这么恶毒的话你是在哪听来的?”

“你家隔壁的大喇叭说的!”

“大姐呀,满村人谁相信她的话呀?有了名的大喇叭,有一个说俩的主儿。”

“好,第一条就算是她诽谤你,不过没几个人找你看病那是事实。第二呢,人家丁梅姐说了,工地建完了就用不着你了,你还舔个啥脸在这混人家工资呀?”

“住嘴,这话是丁梅说的么?”

“丁梅姐那天说的,说小毛呀,等工地竣工你就可以去忙你的鱼塘了。这话啥意思,还用人家明说你撵你走呀?”呆小萌学着丁梅的姿态说话,把毛日天气够呛。

“照你这么说是我傻没听出来?”毛日天挠挠脑袋。

“就是,再说了,你就弄那么两条单目鱼下了几条小崽子就想发家致富?还不如杨大虎家鱼缸子里的金鱼多呢,就把你忙的不行了?”

“我这不是一点点发展么,我能就养两条鱼么?让你一说我都成了一无是处了!”毛日天气呼呼地说。

“那你就竞选村长去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