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章 保媒/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剌子在墙头上一个跟头折出去,刚起来,头上有人在笑,抬头一看,柳小婵像只狸猫一样伏在墙头上,头探下来,长长的头发都应经扫在他的脸上了,紧跟着“秃噜”一声,红舌头又舔了他额头一口,冰凉冰凉的。

杨剌子“噗嗤”一声,又拉裤了,回身就跑,怎么回的家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回他确定了,村委会真是闹鬼。回家一头钻进被窝里,却被他老婆一脚踹了出来,骂道:“你他妈掉粪坑里啦?浑身屎味!”

杨剌子爬起来去了厨房,脱下裤子泡在水盆里,回头刚要进屋,里屋门口一张苍白的丑脸伸出来:“大半夜不睡觉,你干嘛去了!”

杨剌子接连受到惊吓,这时候他老婆忽然伸了张贴了面膜的脸出来,这小子“呕——”的一声,就抽过去了。从那以后,只要看见谁脸长得白,他就不敢直视,留下了心里阴影了。

金莎莎一脸惊恐地看着柳小婵在窗户上飘来飘去,然后就听见外边的男人大喊鬼呀,跳出墙头,而柳小婵俩脚在窗台上一蹬就窜了出去,金莎莎赶紧过去打开窗帘往外看,只见月光下柳小婵如同狸猫一样撅着屁股趴在墙头上,身子探出墙外,墙外那人再次传来杀猪一般的叫声“鬼呀!”然后脚步声凌乱,显然是落荒而逃了。

看着柳小婵转回来,金莎莎赶紧跑回床铺,躺在上边。

窗帘上一晃,柳小婵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床铺,躺了下去。

三分钟,谁也没说话,只是外边风吹树叶的声音。

金莎莎终于忍不住了,问道:“你把那人怎么了?”

“吓跑了。”

“你怎么吓的?”

“我咬了他。”柳小婵说完,打了个哈欠,像是又困了。

金莎莎坐起来,开了灯,问:“你……练过武术么?”

她本来要问“你到底是人是鬼了”当时觉得现代大学生问出这种问题会显得很幼稚。

柳小婵说:“我以前和师父学过防身术,不过没怎么用过。”

“你的身子怎么这么灵活,看着就像……一只猫……或者说,一条蛇!”金莎莎回忆着刚才柳小婵在窗子上荡来荡去的影子,现在还感觉有些恐怖,这要不是已经和柳小婵在一起呆了一整天了,刚才估计自己也得下的跟着大喊有鬼。

柳小婵也坐了起来,说:“我也感觉奇怪,我以前不喜欢这么跳来跳去的,但是最近走路总想要爬着走,不知道是不是吃了神龙的后遗症!”

金莎莎看看柳小婵带血的嘴,拿了一条毛巾递给她,说:“你吃了什么龙?”

柳小婵本想说了自己吃了神龙的个事儿,但是忽然想起来毛日天叮嘱她不要把这件事随口说出去,万一引来什么科研部门,说不定抓她回去豁开肚子化验。所以柳小婵话到嘴边又咽回去,说:“吃了火龙果。”

金莎莎说火龙果有什么稀奇的,然后看着用毛巾擦着嘴角的柳小婵,试探地问:“你经常咬人么?”

柳小婵笑道:“我又不是狗,哪会总咬人,刚才不过是临时反应而已。”说着,长长的舌头“秃噜”一声伸缩一下,吓得金莎莎浑身一抖。

柳小婵说:“莎莎姐姐你不要害怕,我又不是疯子,不会随便咬你的,要是谁欺负你,我会保护你的。”

“哦,那好。”金莎莎木讷地点点头,真的冲这个小美女有几分害怕。

好歹一夜无事,第二天早上金莎莎就给毛日天打电话,说了昨晚的事儿,毛日天说:“你放心吧,柳小婵是个好孩子,只要你对她好,她就会忠于你,比小狗还忠心呢。”

听了毛日天的保证,金莎莎多少放心了,偷偷打量爬起被窝就找零食吃的柳小婵,感觉这个小姑娘乖巧起来就和一个宠物一样?

星期天转眼就到了,这天早上,毛日天带着狗剩子和猪场的工人们,一起把租来的桌椅在大院子里摆放好,一共四十几张桌子,请来的大厨在食堂里边煎炒烹炸,忙的热火朝天。

过了八点钟,宾客陆续到来了,定的是十点五十八分剪彩,剪完了彩马上开席。

镇长周正真的如期而至,和丁梅一边一个,负责剪头彩,在礼炮轰鸣的锣鼓喧天的热闹气氛中,完成了剪彩仪式。

大家入酒席的时候,周正和丁梅和毛日天说:“下午镇里有一个重要会议要开,我就不在这吃饭了,现在就返回去。”

毛日天一听哪里能让,说:“开什么会也得吃饭呀,吃完再走。”说着拉着周正入酒席。

周正拉扯不过毛日天,只好坐下来,说:“那我就吃一口,不过不能喝酒,十一点半之前一定要走的。”

毛日天挨着周正左边,丁梅坐在毛日天的左边,大家开始边吃边聊。

毛日天低声问周正:“镇长,你没去医院检查一下你的那个好使了没有?就是成活量?”

“额”没想到这么多人毛日天忽然问起这件事儿,周镇长还真的是不太习惯他的聊天方式,看看周围没有人注意听,就说:“查了,有好转,我还想等再复查一遍,要是真的好了,我请你吃饭。”

“那倒不用,我有个最佳人选帮你检验一下你的成活量。”

“胡说什么,我吃完就走,还得开会呢。”虽然别人听不到两人小声说话,但是周正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毛日天说:“你看看坐在我身边的那个小妞怎么样,虽然有个孩子,但是肯定没有老公。”

周正偷眼看了一眼俊美的丁梅,瞪了毛日天一眼,说:“别没正经的,我的事儿不用你操心了!”

“呀呵,卸磨杀驴呀?你的事儿我可没少操心!你这么说就得罚你一杯。”

周正真的是弄不过一身痞子气的毛日天,被他逼着喝了一杯,然后就放下筷子执意要走。

毛日天说:“你就不怕丁梅不高兴么?”

丁梅也听到提自己的名字,问道:“小毛你说什么?”

毛日天嘿嘿一笑:“没什么,周镇长要走,让你送送他。”

周正一个劲儿说不用,但是毛日天这么说了,丁梅哪能不送,一直送周正往院外停车场那边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