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章 开业闹事者/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莎莎一看周正要走,也想出去送,被毛日天拽回来了,说:“别去,让他俩自己聊一会。”

金莎莎看看并肩走出去的周正和丁梅,含笑对毛日天说:“干嘛,你要保媒呀?”

“是呀,你想不想找一个?”

“你有合适的么?”

“你要什么样的?”

年轻人到一起熟悉得快,身边没有外人,金莎莎调笑地说:“只要有知识,有头脑,人老实的就行,其余都不重要,你有人选么?”

毛日天说:“除了这几样,我都具备,你看看我行不?”

金莎莎想要打毛日天一拳,但是看看院子里人来人往的,收了手,笑道:“没正经的!对了,你给我的那个小保镖真的很厉害,就是我总害怕她咬人,她一笑的时候,两边的犬齿咋那么尖锐呢!”

毛日天笑道:“放心,至今为止,她还是有一点智商的,不会随便咬你,她是咱们人类的好朋友。”

柳小婵叼着鸡腿过来:“你们说什么呢?”

毛日天说:“说一会儿散席以后,剩下的鸡腿都给你拿回去。”

“好呀,谢谢你。”柳小婵一跳脚,油唧唧的嘴在毛日天脸上亲了一口。

这时候定丁梅回来了,脸有些红扑扑的,也没和谁说话,直接奔屋里去了,隔着窗户看着她去了洗手间。毛日天皱眉说:“不会吧,是不是老周非礼她了,咋这表情呢?”

毛日天拿出电话打过去,周正接起来,毛日天问:“你和丁梅说啥了?”

“怎么了?”

“没怎么,她脸咋那么红呢?”

周正问:“毛日天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废话,当然是男人。”

“比女人都八卦!撂吧!”说着周正就要撂电话,毛日天连忙说:“好了好了,我不问这事儿了,有个正经事问你。”

“啥事?”

“你刚才摸她没有?”

“滚!”周正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做贼心虚!”毛日天揣起来了电话,这时候忽然就听酒席上有人大吵大闹了起来,毛日天急忙走过去看。

只见中间一张桌子几个人喝的红头胀脸,其中一个脸上带着一块青记,青记上还长了一撮毛的小子吵得尤为严重,旁边人都停下筷子看他了。

这小子一边喝酒一边骂街,就说牛腾当年欠他的钱,人死了丁梅就不认账了,旁边一个人有的起哄,有的假意在劝,毛日天正在一边看了一会儿,看得出来这一桌人都是一伙的。

狗剩子这时候也过来了,毛日天冲他一使眼色,狗剩子就过去了:“嗨,哥们儿,有啥话咱们屋里说去,别骂人呀!”

一撮毛一推狗剩子:“干啥,欠钱不还还想打我呀?告诉你,别看你们那天把杨大虎领的人打了,我不怕你们,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手指头,你们的猪场就别想开了,老子讹死你们,让你们裤衩子都穿不上。”

狗剩子乐呵呵地说:“那我们就不穿,来来,咱屋里抽颗烟,消消气,然后再说。”说着伸手就来拽一撮毛。现在院子里宾客好几百人,牛头村和湖山村十之八九有头脸的人都在,让他这么吵吵着骂街多不雅观呀,大喜的日子,也不能说打架就打架呀。

一撮毛见狗剩子拽他,顿时就把身边的盘子碗推地上了,说:“大家看呀,猪场打人了,欠钱不还还打人!我要报警!”

他一桌的几个人都站起来了,和狗剩子以及几个保安开始推推搡搡。

毛日天不认识这个一撮毛,他们这桌就有两个是牛头村的无赖他认识,别人面孔都生。毛日天没说啥,回头看看丁梅过来了,就问:“你欠这小子钱么?”

丁梅垫着脚尖往里看了一眼,说:“那个一撮毛是我们村东边十里头道沟村的,以前和牛腾一起卖过小鸡,但是我没听牛腾说欠过他钱,牛腾死以后他来我家要过账,说牛腾欠他一万块钱,但是有没有欠条,有没有证据,我哪能给他。他后来还找了几个无赖,就有那两个”丁梅指着一撮毛身边的两个人说,“他们在我家闹,后来被牛田东带人赶走了,怎么今天他们来了,我都没看见啥时候进来的。”

“行了,我知道咋回事儿就行,你躲开些吧。”毛日天说。

毛日天挤进去,到了连吼带叫的一撮毛跟前,说:“你要钱是吧?来,我给你,跟我来吧。”

一撮毛看看毛日天,摇头说:“我不跟你去,还钱就在这,大家看着还。”

狗剩子伸手抓着一撮毛的手,就要往一边拽,一撮毛又开始大喊:“打人啦,猪场打人啦!”

毛日天抬手抓着他的下巴,一抬一拽,这小子顿时张大着嘴巴叫不出来了,下巴关节被毛日天给卸了。

旁边一撮毛的这些同党不干了,七手八脚就来扯毛日天“你干嘛打人?”“走,上派出所!”“经官!”

毛日天早看清这几个人了,加上一撮毛一共是六个人,毛日天一扒拉他们的手,笑呵呵地说:“别叫喊了,不就是想要钱么,跟我来。”说着伸手捏住一撮毛的肩膀缝,推着他就往院外走。

那五个人要拦住,却被狗剩子挡住了,说:“人家去还钱,你们就别吵了,要是欠你们钱你们再跟我说。”

这几人就是来闹事儿的,哪里能听狗剩子劝阻,一窝蜂往出冲,狗剩子一人拦不住,只好跟着往出走。

前边毛日天推着一撮毛走得快,一出大门,立马在他后背神堂穴上重击一拳,一撮毛疼的嘴里赫赫直叫,但是说不出话来。

毛日天把他搂到一边,问他:“你他妈是不是故意闹事儿的?”

“嗬嗬”一撮毛张着大嘴,瞪眼看着毛日天。

毛日天说:“你不用说话,我问你什么,你就点头摇头就行!”

这时候院子里的人跟出来很多,那五个同伙也出来了。

毛日天左手搂着一撮毛,把左手大拇指按在刚才击打过的神堂穴上,稍一用力,一撮毛疼的就要躲,但是被毛日天右手抓着,又躲不开,疼的脑袋直冒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