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章 别松手,疼!/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狗剩子见毛日天招呼柳小婵要走,急忙过来:“干嘛去?”

“去找刚才闹事的那几个小子,要是不搞定以后还会有麻烦。”毛日天说。

狗剩子说:“等我,叫上几个人!”这当了保安队长就是不一样,都知道打架叫人了。

“不用了,我就带着小婵去就行了。”

“带她去能干什么?”狗剩子看着单细的柳小婵,一脸的疑惑,虽然那天打架柳小婵抓了杨大虎,但是毕竟一个女孩子,能有多大的力气打架。

毛日天说:“我们这是上人家家里去,要是兴师动众的岂不成了抄家,那就理亏了,我带小婵去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万一他家有泼妇,就可以泼妇对泼妇了!”

柳小婵本来笑呵呵地站在毛日天旁边,一听他这么说,就说:“我不去了,我不是泼妇。”

毛日天赶紧拽住,笑道:“我是说可以美女打泼妇还不行么!”

毛日天骑着狗剩子的摩托车,驮着柳小婵,一路尘烟,上了大路,往东直行。

过了牛头村十里,就到了头道沟村了。

这村子毛日天以前没来过,不过知道这个地方,进了村子一打听,一撮毛在这村子还挺出名,一问都认识,不一会就找到他们家了。

一进院门毛日天就庆幸带了柳小婵来了,因为一家人院里葡萄架下边打麻将呢,三女一男,女的各个看着都那么彪悍,反而是那个男人是个瘦小枯干的中年人。

那男人估计是一撮毛的老爸,五十多岁,抬眼看看毛日天,问:“找谁?”

“一撮毛是住这吧?”

一个胖墩墩的年轻女人抬起头:“这谁呀,这么不会说话呢!”

一撮毛是外号,当面没人这么叫他,人家家人一听当然不高兴了。

毛日天说:“我找这小子有事儿,他还没回来么?”

胖女人是一撮毛的媳妇,另外两个一个是一撮毛的大姑,一个是他姐,都瞪着毛日天,脸色不善。

瘦男人说:“他一早出去,到现在还没回呢,有事待会再来吧。”

一撮毛媳妇说:“别理他们,我刚才要岔八万,我的八万哪去了?咦……你别揪我家黄瓜!”

毛日天和他家人说话,柳小婵可没闲着,先捏了几个葡萄,吃着有些酸,直接跳进园子里揪了两根黄瓜出来。

毛日天说:“打电话,让他回来,我给他送钱来了,他要是不回来我可就走了,以后不一定啥时候能见我了。”

“有这事儿?”一撮毛老爸问他媳妇。

胖媳妇说:“那我也不知道呀,赶紧让他回来不就得了。”

一撮毛姐姐赶紧站起来:“来吧老弟,坐这儿等着。”

他大姑说:“我去上屋里给你们拿西瓜吃。”

卧了个槽,什么情况,欠钱这么牛逼么?毛日天随口撒个谎,没想到这一家人马上换笑脸了。刚才毛日天都想说自己是来朝一撮毛要账的了,不知道能是什么待遇。

一撮毛老爸刚要给儿子打电话,只听外边摩托车声音,接着一撮毛和一个刀条脸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这个年轻人刚才也是和一撮毛一起去猪场闹事的其中一个。

刀条脸一进院子就看见坐在葡萄架下边吃西瓜的毛日天了,一下就愣住了。

一撮毛在他后边没看见毛日天,看见柳小婵撅着屁股在园子里摘柿子呢,只看见这个穿着牛仔裤头的圆滚滚屁股,这小子眼睛就直了,自己家没有这没好看的屁股呀,这谁呀?光顾看了,前边刀条脸停下他都没主意,一下追尾撞一起了。

她的胖媳妇说:“老公呀,你看这个老弟来还你钱来了。”

一撮毛一看毛日天,吓一哆嗦:“呀,你咋来了?”下意识地捂住了下巴,他们几个刚在村头接骨老村医那里安好下巴,现在还疼着呢。

毛日天一边吃西瓜一边说:“我来问你一件事儿,谁指使你去闹事儿的?”

一撮毛说:“干啥呀?你还追我家来欺负人呀,告诉你,你要是敢在这里装逼,我让你出不去这个村子!”

“是么,那我就住你家了。少废话,赶紧说,谁指使你的,以后还敢不敢去嘚嗖了?”

胖媳妇一看:“妈呀,不是来还钱的呀?把西瓜给我!”他伸着胖手就来端西瓜盆子,毛日天一抬手,一盆西瓜都扣地上了,然后站起来就奔一撮毛来了。

刀条脸见毛日天过来了,赶紧回身就要跑,但是后边大门“咣铛”一声,被关上了,柳小婵笑嘻嘻倚着门站着,说:“小毛没让走,谁也不能出去!”

刀条脸就是那个被柳小婵骑着摘下巴那个,这时候一看又遇上她了,也不多说,回身就奔菜园子,想要迂回逃跑,他刚抬起一条腿想跳进园子里,另一条腿就被柳小婵抓住了,向后一拉,这小子一个大劈叉,一字马就骑在了用毛竹编制竖立的园子栅栏上了,这毛竹还带尖的,“噗嗤”一下,刺破裤子,不偏不倚,就扎进粪门了,一下扎进二寸多深,这小子疼的“呕——”的一声长吼,双手捂着屁股,垫着一只脚站着,另一只脚被柳小婵拉着,他是一动不敢动了。

柳小婵来回一扯他,他的后门疼的钻心,大叫:“妈呀,别动,疼!”柳小婵笑嘻嘻扯着他一条腿,说:“疼那你就别动,啥时候让你动你再动!”

院子里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俩,连毛日天都忘了收拾一撮毛了,看着那小子痛苦的表情直乐,这不是骑木驴么,过去对待妇女不贞洁才采用这种刑罚呢。

一撮毛这时候反应过来了,一看毛日天没看自己,回身就往屋里跑,想跑进屋里插门躲起来。

毛日天一块西瓜皮照着他脚下扔过去,一撮毛一脚踩实,一个狗吃屎,甩出两米多远。

胖媳妇一看不干了,过来就抓毛日天:“你凭啥打人!”

毛日天没理她,快步从她面前走过去,动作迅速,胖女人扑了个空,脚下受不住直接扑到了柳小婵跟前。

柳小婵把手里的刀条脸一只大腿往胖媳妇手里一塞,说:“拿住了。”然后就闪开了。胖媳妇刚要松手,就听刀条脸带着哭腔:“嫂子,别松手,疼死我了,往上抬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