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章 牛田东的姘头/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分钟时间,刀条脸放松下来,说:“不疼了,老大你太厉害了!”

毛日天说:“不疼也不能做剧烈运动,拉屎都收着点劲儿。”

毛日天回头对跟在一边的一撮毛一家说:“人做错事不要紧,关键是看你有没有站错队伍,不知道大小王还在社会混,那不是找死么?以后跟着毛哥混,准没错。”

这一家人家这时候已经彻底被毛日天征服了,不敢再抵抗了,一撮毛一看毛日天露出笑脸,更是赶紧连连点头,说:“牛大癞要是找我麻烦我就找你了毛哥。”

“找我也行,我是柳姐。”柳小婵在旁边啃着黄瓜说。

毛日天和柳小婵开了大门往出走,一撮毛还说一句:“吃完晚饭再走呗?”被他胖媳妇在背后狠狠掐了一把。

出门上车,柳小婵说:“他让咱们吃饭呢,你没听见么?”

毛日天看看她,伸手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摸了摸,说:“真不知道你一天吃那么多东西都吃到那里去了!”

柳小婵很认真地说:“一半吸收了,一半拉出去了!”

毛日天说:“那你先把你要拉出去的留着充着点肚皮,等回家以后咱们再吃饭行么?”

“好吧,我忍忍。”柳小婵捂着肚子上车,坐在毛日天身后。

毛日天用摩托车驮着杨雪的时候,总能试出后背上软软的,热热的,但是驮着柳小婵,她的身子更瘦一些,基本上贴不到自己身上,但是能感觉出她身上凉冰冰的,体温至少要比自己低个三四度。

毛日天也曾给柳小婵检查过,但是这丫头吃得好睡得好,除了体温低点没有不正常的地方,最终只能解释成,她吃金色小蛇吃的,留下后遗症了。

毛日天骑车回牛头村,村长牛田东家谁都知道,直接就骑到了他家门口。

这时候天已经有些擦黑了,牛田东家大门紧锁,家里没人。

柳小婵说:“白跑一趟,快回家吃饭吧,我还得保护莎莎姐呢!”

那天吓跑杨剌子的事儿柳小婵已经和毛日天说了,毛日天知道杨剌子这回肯定是不敢去村委会了,但是也不能放松警惕,金莎莎还是需要保护的。

毛日天说:“好吧,那我们就先回去,明天咱们再来。”

刚要走,隔着大墙忽然看见院子里灯亮了。

“我靠,家里有人呀,有人咋还从外边锁着呢?”毛日天把这墙头往里看看,挡着窗帘看不清,就说:“我跳进去看你一眼,你在这等着我。”

毛日天双手一按墙头,就跳了进去。来到窗子跟前,还没等有透视眼看透窗帘呢,就听里边传来女人的哼哼唧唧的声音。

一听声音就知道在干什么,毕竟是过来人了么。不过这个牛田东不是老伴死了么?这么说又交了新女朋友了?

往前一凑,窗帘上有一道缝隙,不用透视眼屋里的一切也看得清楚。

毛日天刚要往里看,忽然身后一响,柳小婵扒着他的肩膀上了窗台,说:“我来看看里边搞什么鬼,怎么鬼叫鬼叫的?”

毛日天赶紧拉扯她下来:“快下来,不适合你看,少儿不宜!”

“什么少儿不宜,我又不是少儿!”

毛日天越是不让柳小婵看,柳小婵越是要看,俩人在窗台上撕扯起来了,也不在意掩饰自己的声音,吵得比屋里的叫声还大。

只见屋里窗帘一拉,有人一把推开窗户,把柳小婵一下子撞了下来。一颗肥秃秃的脑袋伸出来,大叫:“谁呀?”

毛日天知道他是牛田东,但是想知道屋里那位长什么样,穿过牛田东腋窝看过去,不由起了一头黑线,屋里炕上坐着一个只在腰上裹了条毯子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前女友李颖的妈,曾经朝自己要十五万彩礼的李婶。

李婶也看见是毛日天了,一把扯起围着腰的毯子蒙在了脸上,想想不对,赶紧又拿下来捂着光着的下半截,但是遮了上边遮不住下边,赶紧一骨碌爬起来跑到厨房去了。

毛日天瞪着眼睛看,李婶这身材保持的还不错,四十多了,皮肤还没有松懈现象。

毛日天正拿着李婶的身材和李颖作比较呢,想像一下李颖要是到了四十多岁会不会也保持成这样,站在窗台里的牛田东可不可干了,指着毛日天大骂:“你妈的小兔崽子,你是哪来的,敢跳我家里来?”天有点黑了,他还没有认出眼前这个小伙子就是上次在煞子沟踩他蛋的那个毛日天。

毛日天说:“你先别吵了,先把裤子穿上出来,我和你有事儿要说。”

牛田东这时候才发现,外边还一个小美女,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带这个套子的小丁丁看。

柳小婵见牛田东一把在丁丁上扯下一层白膜i,不由吓了一跳:“天哪,这东西原来也能蜕皮!”

牛田东穿上裤子,从里边绕着走出来,李婶这时候还蹲在厨房不敢出来,牛田东说:“别怕,我出去揍扁他!”

李婶说:“不是怕,那个是我闺女的对象!”

“卧草,那是不是来抓老丈母娘的奸呀?”

“不是,以前的男朋友,也不知道他认出我没有,我不能出去。”

牛田东在厨房拎了一把菜刀,开门就出来了,指着毛日天:“你说,你想干啥?”

毛日天说:“你这是唱的哪出呀?还拿把刀?我是想和你谈谈你做的丢人的事儿,你要不是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这么无耻,就让你屋里的女人赶紧穿上衣服走吧。”

牛田东说:“老子做的丢人的事儿多了,还怕你说,你说吧!”

毛日天说:“你是不是又找人骚扰丁梅去了?”

牛田东这回想起毛日天来了,毛日天暴打杨大虎,两人对战一百多人,而且获得全胜,这场架打得几乎是远近皆知,牛头村也有不少无赖当时应邀参加过,也有挨了揍的,都说毛日天非人类,狗剩子更非人类,一个又快又有力气,另一个像野猪一样抗打。这样的人忽然站在自己家院子里,牛田东禁不住心中一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