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章 让丁梅按摩/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先到卫生间洗了洗手,然后到了里屋,见金莎莎有些不安地坐在床沿上,就说:“可以了,把上衣脱下来吧。”

金莎莎慢慢地解扣子脱衣服,左手还不是很灵便,害怕牵动伤口。

衬衫脱下来,里边没有带文胸,只是左胸上裹了纱布。

毛日天帮着她把纱布摘下来,查看伤口,那道刀伤已经愈合了,经过灵气治疗,患处免疫力极强,所以好得很快。

毛日天把手又放在伤口上,缓慢输入自己的灵气,金莎莎只觉得一股暖暖的气流从胸口进去,一时忘了害羞,闭上眼,慢慢享受这个过程。

这时候柳小婵进来了,看见金莎莎解开衣服,坦胸**,闭着眼睛,一个劲儿哼哼,毛日天一只手按在她的乳上,很卖力气的样子,不由问道:“你俩干啥呢?”

金莎莎赶紧抓了件衣服来遮掩,说:“毛大夫再给我治伤。”

“哦”柳小婵点头,然后就蹲在一边看。

金莎莎看看她,有些不好意思,说:“小婵,你的鸡腿狗剩子给你拿回来了么?”

“拿回来了,在他家冰箱放着呢。”

“那你不过去取两个回来么,万一半夜饿了好吃。”

柳小婵说:“也行,那我去了。”说着站起来,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自己的胸,伸手按在上边,说:“也没啥感觉?上回我偷看到狗剩子大哥把手按在二妮儿姐胸上,二妮儿姐也舒服的要死要活的。”

金莎莎听了,赶紧叮嘱柳小婵出去不要乱说,自己这是治病,可不是像她她说的那样,和人家两口子那是两回事!

柳小婵走了,金莎莎看看毛日天按在自己胸上的手,依旧很是尴尬,问道:“还没完么?”

毛日天收了手,说:“完了,你的伤即便是留下伤疤,应该也不会太重,不影响手感。”

金莎莎本想说他一句没正经的,但是看毛日天一脸的正经相,不像是在轻薄自己,也就没说什么。穿回衣服的时候感觉左手臂要比刚才脱衣的时候灵活的多了,不由真的很佩服毛日天的本事。

等柳小婵叼着一个鸡腿,拎着两个鸡腿走回来,毛日天起身告辞。

柳小婵的一句话又让金莎莎脸红了半天,她进门就问:“你们摸完啦?”

毛日天回到养猪场的时候已经半夜了,见丁梅的房间还亮着灯,就过去敲了一下。

丁梅下来开门,只穿了吊带睡衣,灯下看美女,完美无缺呀。但是丁梅倚着门口,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问道:“你回来啦,没打架吧?”

毛日天捂着胸口,装作很痛苦的样子说:“我被牛田东打了,这里好疼!”

丁梅半信半疑地说:“不会吧?那天杨大虎那么多人都没打坏你,牛田东会把你打了?”

“他找人……偷袭我……”毛日天越装越像,站都有些站不稳了,丁梅吓得急忙扶住他,把他让进屋里。

一楼是丁梅的办公室,毛日天往老板椅上一躺,捂着胸口不住地喘气。

丁梅真的有些急了,一个劲儿问:“你行不行呀,要不我打120急救吧?”

毛日天说:“我就是大夫……找什么急救!你听我的……你就能帮我缓过这口气来!”

“快说,我该做什么?”

“你……把手拿来。”

毛日天抓着丁梅的小手,塞进衣服里,放在胸膛上,说:“揉!”

丁梅犹豫一下,但是看着毛日天呲牙咧嘴的样子,不敢怠慢,赶紧揉起来。

毛日天闭着眼,享受着丁梅的按摩。

忙碌了一天了,真的有些累了,不一会儿,毛日天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居然睡着了!

丁梅见他睡了,拿了一条毯子下来给他盖上,然后回到楼上睡觉去了。

毛日天睡了一觉,醒来一看自己身上的毯子,不由笑了,本来想和丁梅开个玩笑,没想到居然睡着了。回想起刚才丁梅小手的按摩,真的是很舒服的感觉。

他拿着毯子上楼,到了门口轻轻推门,只见丁梅还没有睡,坐在床上看书呢,都是一些关于养殖方面的书籍。

见他进来,丁梅问:“好了么?”

“好多了。”

“哦,那你就去男职工宿舍去睡吧,别在这里,让别人看见不好。”

毛日天放下毯子,往出走的时候回头说:“你按摩的很舒服,以后我俩可以互相按摩,你看咋样?”

“滚蛋,少贫嘴,出去!”

把毛日天撵出去,丁梅自言自语道:“臭小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装病!”刚才看毛日天睡的那么安详,丁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没把他掐起来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第二天一早,毛日天就又拱进丁梅的屋里,昨晚只顾着开玩笑,正事儿还没说。

丁梅大半夜没睡,这时候却睡着了,毛日天昨晚走也没插门,他直接就上了二楼,见丁梅睡在床上,被子也没有盖,骑在两腿之间,吊带睡衣翻起来,露出半边臀部,那姿势很是撩人。

毛日天伸出手比划半天,没敢下手去摸丁梅,昨天开玩笑就算了,这样是再偷偷摸人家,岂不是对不起周正,以后要是真的成了,那可是镇长夫人,哪能随便非礼。

这时候丁梅感觉到有人在身边,睁开眼,一看毛日天流着口水盯着自己的臀部看,不由吓了一跳,赶紧坐了起来,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毛日天赶紧收敛了自己的一副色相,正襟危坐在一旁,说:“我是来告诉你昨天发生的事儿的,顺便再说说养鱼的事儿。”

丁梅也坐起来,扯着睡裙遮住大腿,说:“是呀,昨晚太晚了,你又受伤,我也没细问,到底你去找一撮毛怎么样了,为什么牛田东会找人打你?”

毛日天拿出手机,打开视频,说:“你先看看一撮毛说的,你就知道为啥去找牛田东了。”

丁梅一看,很是生气,说:“我就知道这是牛田东搞的鬼,但是想不到当初一撮毛去要钱就是他指使的!”

说了自己怎么把牛田东收拾得一劲儿讨饶,丁梅一开始笑,后来就皱眉说:“牛田东有个侄子叫牛大癞,原来也是牛头村的,后来有钱了搬去万山县住了,听说他在万山县都很吃得开,很不好惹,我们以后还真得小心些!”

【作者题外话】:以后每天五更,绝不断更,多谢朋友们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