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章 杨二虎求上门/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大力勉强地点点头,说:“他要是真的能行就看看,不过这乡下的小村医,可别误诊呀!”

栾兰点了吴大力脑门一下,说:“误什么诊,我都给你确诊了,我在网上查过了,每次低于三分钟就是不正常。你以为这样我很满足么?”

吴大力第一次听见栾兰对自己抱怨出不满,一咬牙,心说今天豁出丢人了,要是能治疗好了,一定要给老婆幸福!

栾兰带着吴大力回到卧室,对正在欣赏两人结婚照的毛日天说:“毛兄弟,你姐夫哪个方面那也不行,能不能帮他看看?”

毛日天看看脸红脖子粗的吴大力,笑着点头:“当然可以。”

在栾兰的帮助下,吴大力脱下衣裤,平躺在床铺上。

毛日天在吴大力太溪、气海、照海、行间穴下针,然后双掌又按在他的关元穴和腰俞穴上输入灵气。吴大力只感觉到毛日天的手也有明显的针刺感,感觉到经络中的气血在流动,如针刺下腹部或骶部穴位,针感能直达会阴或那个和重要部位,即使银针离穴,也会使针感向腹部放射。

十几分钟,毛日天抬起手来,说:“按理说这种治疗要是单纯的针灸治疗,应该是连续几次,不过加上我的气功按摩的辅助,应该会好得更快。我这段时间鱼塘刚刚开始搞,不一定什么时候往这边跑,你要是感觉有效果,就抽空过去我哪里,我再给你做两次治疗。”

栾兰问:“这就行了么?”

毛日天笑道:“你们晚上可以试试,然后打电话告诉我一声。”

一句话说的两口子脸都红了。

栾兰非要请毛日天吃饭,毛日天推脱说自己鱼塘那边太忙,要赶紧回去。

栾兰开着车一直把他送到了饲料站上,并且答应以后可以帮毛日天联系酒店,用他们湖山村的野猪肉和他养的鱼。

毛日天买回饲料,押着车回到了湖山村。

看着卸完车,留下大贺小贺经管这里,他自己跑到猪场大院吃饭去了。

傍晚的时候,毛日天正在丁梅的办公室里电脑上查资料,一个保安进来说:“毛哥,外边有人找你。”

“谁呀?”

“杨二虎。”

“哦,让他进来。”

杨二虎来,如果猜得不错的话,还是那点事吊儿。

杨二虎进来,一脸的假笑,进门就掏烟。

毛日天说:“你找我啥事儿?我很忙,要是没啥重要的事儿我要回家了。”

杨二虎一听,赶紧开门见山:“毛兄弟,二叔是来接你过去喝酒的。”

毛日天说:“你们老杨家是不是设的鸿门宴呀?”

杨二虎说:“不是,不是,二叔这不是看你的莲花湖也包妥了,鱼也养上了,就想让你过去给二叔看看病。”

毛日天冷笑一声,说:“不是我不给你看,你们老杨家做事儿太绝了,杨大虎带着上百人来打我,要是那天我孬一点,恐怕现在早就坐轮椅了。你说我还能进你们老杨家的门了么?”

杨二虎没来之前就知道毛日天不会有好脸色,但是硬着头皮也得来,因为这段时间他又跑了几个地方看自己的病,但凡是有人能治,他都不会这么低三下四来求毛日天了。

谁也治不了,每天晚上逼着玉兰帮他的忙,想要把沉睡的巨龙刺激起来,但是老二都让玉兰搓的秃噜皮了,也还是不起作用。杨二虎思前想后,终于咬着牙,来求老杨家的仇人了。

一听毛日天说这话,杨二虎赶紧陪着笑脸说:“小毛呀,你说那天的事儿我也不在家呀?你看二叔来了么?要是二叔在家,我就和老大翻脸也不能让他带人过来,你帮过我们家呀。现在老大也后老了悔了,昨天还说有时间请你喝酒呢……”

“那好说了,”毛日天阻止杨二虎说,“你就让杨大虎在他家摆上一桌酒席,然后你们老杨家所有人都要在场,请我和狗剩子喝酒,在酒桌上,杨大虎和杨明跟我亲口道歉,我就原谅他,你的那个病,我包你治好。”

杨二虎听了就愣了,要是说让他在家摆一桌子请毛日天那是没问题,为了看病,为了重振男人雄风,啥都忍了。但是他左右不了杨大虎呀,这段时间杨大虎不当村长了,在家就两件事儿,一是喝酒,再就是骂人。骂的就是镇长周正,还有一个就是毛日天,每天必须问候这两人祖宗十八代几次,才能消解他心头之恨,自己的仕途全都被这俩人毁了,他能不恨么!尤其是毛日天,不但自己村长丢了,几十年混出来的面子也都丢了,原本走在村里,那些小无赖们见了他都点头哈腰,主动点烟,但是自从上次煞子沟猪场打败以后,很多小混混见到他都故意扭头,假装没看见的样子。这不都是要归罪于毛日天的么,杨大虎能不恨他么!

杨二虎说杨大虎后悔了那都是糊弄毛日天的话,这时候毛日天这么一说,他也不好再说杨大虎不能答应呀,就说:“小毛呀,要不这样,你大虎叔最近胃疼,喝不了酒,二叔陪你,咱们也别在家,去牛大胖子的饭店,带上狗剩子,咱们爷仨好好喝点。”

毛日天冷着脸说:“不行,我就是要让杨大虎给我赔礼道歉,这老小子太不是东西,他要是不诚心诚意地给我赔礼道歉,我以后是不会搭理你们老杨家的人的。我救了你爹,答应好的包给我煞子沟,他反悔了。我给你治好了病,怎么说你们也是亲兄弟,他不但不感谢我,还带着那么多人来砸我场子,你说我叫他道个歉他还亏么?”

杨二虎一见毛日天这是真不给面子,就说:“那好,我回去和老大商量一下,然后我再给你回话。”

二虎往出走,狗剩子从外边进来,一看二虎出去了,就问毛日天:“这小子来干啥?”

毛日天说:“他家伙不好使,想让我给他治病。”

“卧草,你还有这两下子?”狗剩子笑道,一脸不相信。

“那有啥,多年的不举我能让它抬起头来,要不然这小子能这么低声下气求我来么!”

“是么?”狗剩子四下看看,然后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老铁,那你给我也看看。”

“咋啦?你也不好使?”毛日天问。

“不是不好使,时间有点短,每次顶多二十多分钟,我想最好是能坚持一个小时,那多牛逼呀!”

“滚犊子,你也不怕把二妮儿捅漏了,你要真的想那样我教你一招,每天对着沙袋捅一小时,磨出茧子就好了。”

【作者题外话】:半夜起来码字,大家多支持呀,熬得和红眼耗子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