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章 谁祸害了小莲/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实话,让杨大虎选择的话,他宁愿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也不愿意女儿被人家祸害了。

这时候杨大虎接近疯狂了,也不管自己能不能打得过毛日天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子:“马勒戈壁的,你玩了我老婆就算了,又祸害我女儿,我他妈和你拼了!”说着一脑袋就往毛日天脑袋上撞过来,这是真的要对命呀!

毛日天反应很快,本来是想一拳打过去的,但是瞬间想到了,自己刚和杨雪叉叉了,不好揍她老爸,再说也理解杨大虎的心情,于是顺手抓起一个枕头垫在了自己脑门上,杨大虎闭着眼睛一脑袋撞过来,“噗嗤”陷阱了鹅毛枕头里。

毛日天手一用力就挣脱了杨大虎的手,反手把他按在了炕上。

杨二虎刚要往前上,被身后的狗剩子一把抱住,叫到:“小毛快跑!”

毛日天说:“我跑个屁,我又没有犯法?”

狗剩子说:“强暴民女还不犯法啥是犯法,快跑!”

杨二虎说:“你松手,我不动手,咱们都好好说话不行么?”

杨大虎趴在炕上都快哭了:“还说啥呀,二虎,拿刀砍他们!”

这时候杨雪说话了:“爸,你们别怪小毛,我是自愿的!”

毛日天说:“听见没,我放开你,你的老实点,我要不看火龙果面子我把你按进炕洞子里边去。”

杨大虎怒道:“杨雪你不用害怕,老爸保护你,你实话实说,是不是毛日天强迫你的?”

杨雪裹着被子,看着一屋子人,虽然平时胆大泼辣,但是这时候也是一脸的娇羞,说:“不是的啦,你们快出去吧,人家处个对象你们这么紧张干什么,闹挺不闹挺!”然后对毛日天说:“日天快松手,让他们出去。”

毛日天松开了手,拍拍杨大虎肩头:“冷静点,从中医角度讲,气大伤肝。”

“滚犊子!”杨大虎一扒拉毛日天,回头对大家说:“都出去,都出去,让杨雪穿上衣服。”

毛日天点头:“对,你们先出去,让火龙果把衣服穿上。”

杨大虎回头一把抓住他:“你也给我出来!”

杨大虎扯着毛日天,狗剩子扯着杨二虎,都出去了,剩下二妮儿在屋里,小声问杨雪:“小毛昨天真的把你给那啥啦?”

“出去!”

“嗯呐。”

二妮儿也出来了,这几个人站在院里,狗剩子挺大个嗓门说:“小毛呀,你啥时候和杨雪搞一起去了,昨天喝酒的时候我看杨雪还不得意你呢!”

杨大虎看看院墙,说:“别瞎吵吵了,别让邻居听见我他妈丢不起这个人!”

毛日天打着哈欠说:“咋你闺女和我睡觉那么丢人么?”

这时候东院墙头上伸出个脑袋,是住在东院的杨剌子,伸出脑袋问:“大虎哥你那院一早上吵啥呀?”

“没事,你咋起这么早呀?”杨大虎装作没事儿人一样,背着手走到墙边。

“起来撒泡尿,一会还得睡个回笼觉呢。”杨剌子一边说,一边哆嗦一下,收了家伙“没事儿我回去睡觉了。”然后转头回屋了。

杨大虎骂道:“草你个蛋,总往墙上呲尿,这墙早晚让你泡塌喽。”

这时候杨二虎忽然想起一件事儿,问二妮儿:“你刚才咋进来的?”

“从大门进来的呗,大门四敞大开的我还能跳墙进来呀!”

杨二虎对大虎说:“大哥,不对呀,我昨天把大门插上了,后来谁也没出去,大门咋开了?”

杨大虎问:“啥意思?”

杨二虎说:“你说祸害小嫂子的,会不会是另有其人呀?”

狗剩子一挑大拇指:“二叔你说的太对了,不管是谁,肯定不是我!因为我自己知道,我那玩意干巴巴的,不可能是我,要是我的话,我那个地方肯定的黏糊糊的,上次……你说对吧?”刚要说上次用手摸摸小莲还弄了我一手粘液呢,一想这事儿不能说出来,赶紧及时刹住了。

杨大虎问二虎说:“你的意思有人进来了,走,看看去。”

几个人穿过前边房间的时候,毛日天问跟出来的小莲:“你被人祸害啦?”

“……”

“谁呀?”

“不是我。”狗剩子说。

二妮儿说:“要是你我就阉了你!”

到了前院,来到大门口,杨二虎很得意自己的推理,让大家都驻足,然后像一条警犬一样,撅着屁股弯着腰,在地上寻找蛛丝马迹。

毛日天看看两米高的大铁门和院墙,说:“要是有人跳进来的,你还不如到墙头看看有没有痕迹。”

“说得对。”二虎直起腰,伸着脖子,又像长颈鹿一样往墙头上看。

毛日天看看杨大虎,说:“你到院外墙边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哎……”大虎刚要往出走又回来了:“去你妈的小兔崽子,先别说小莲的事儿,你祸害杨雪这是事实,你想抵赖也不行,你说咱们是官了还是私了?”

毛日天说:“咱们一样一样来,你先破你老婆的案子,杨雪和我的事儿是小事儿。”

杨大虎还想再骂几句,这时候二虎大叫一声了刚:“大哥,你看这是啥?”

杨大虎赶紧过去墙边,看见二虎指着地上的半块砖头,说:“这是砖头,半拉的。”

“谁不知道是砖头,我是说,你看看,这砖头是从墙上掉下来的,你看看墙上,那不是缺了一块。”说完二虎拉着杨大虎快速出了院子,大家也都跟出去,到了院外相应的位置,指着墙上的泥巴说:“看看吧,就是从这上来的,然后跳进院子,进屋以后一看我们都醉了,就趁机把小嫂子给祸害了,然后再从大门大摇大摆走出来,你说这人能是谁?”

“那谁知道呀?”杨大虎挠着头。

“不是我。”狗剩子说。

“要是你我就阉了你!”二妮儿说。

毛日天摸着下巴说:“要不咱们村里挨家问问?”

“不行!”杨大虎毛了,“你给我滚犊子,你还嫌乎我丢人不够呀!”他看看身边这几位,说:“我告诉你们,今天的事儿谁也不准给我传出去,不然老子就和他拼命。”

毛日天说:“那你的意思是这个王八亏就这么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