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章 蹲拘留/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声枪响狗剩子是没当回事儿,继续打人,其他人却赶紧躲闪,向枪响方向看去。

只见山路上莉姐带着一些人正要过来帮忙,却被身后赶来的一队武警给追上了,还有一些县局的警察,他们控制住月姐他们,然后上山来阻止山上的械斗了。

警察一上来先是大声阻止,但是山上喊杀连天的,谁也听不见警察的话,领队的邢队长朝天鸣枪,这些人这才意识到警察来了。

山上的这些小混子一看,立即四散开逃,武警协助警察开始抓人。

本来毛日天能跑,但是狗剩子这时候神志不清,抱住了要跑的牛大癞,一把按住就开揍,毛日天过来拽他,却被几个小武警给按住了。

毛日天有力气也不能打警察,但是狗剩子此时可不管是警察还是流氓,过来一个小武警拿着手铐就来拷他的手,狗剩子一手按着牛大癞,一手被小武警扯住,他飞起一脚,这个武警但是就飞出几米远。

毛日天一看赶紧制止,喊道:“狗剩子,别犯浑,那是警察!”

打混混最多是个拘留,要是打了警察性质就不一样了,狗剩子要是一直混浑下去,挨枪子也是说不定的事儿。

又冲上来几个小武警,一起来按狗剩子,狗剩子“呱”的一声大叫,身子一抖,双臂一扬,这几个小武警都被他甩得东倒西歪。

“咔嚓”子弹上膛的声音,有个穿警服的拎着手枪救过来了,对准了狗剩子。

毛日天连忙大叫:“不要开枪,他精神有问题,让我来说服他!”毛日天说着就要挣脱按着自己的人,这时候,一旁闪过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只电棍,对着狗剩子后背捅过去,狗剩子一个跟头摔倒,被几个武警用手铐拷了起来。

毛日天一看是邢队长电倒了狗剩子,松了一口气,说:“谢谢你老邢,他有些精神失常,不是有意反抗的!”

邢队长看看毛日天,认出来是那天在小龙潭报警的人,说:“你也正常不到哪去,”回头指挥警察,“都带回去!”

武警这次出动一个连,抓回去五六十人,包括赶来帮忙的月姐他们都被带回去了。不过月姐她们说是来劝架的,本来就没伸手,所以也定不了啥罪,批评教育几句就放了。

这边的毛日天狗剩子和牛大癞杨火就不同了,按个的被分开审讯。

这时候狗剩子已经恢复了常态,吓得直突突,一个劲儿央求审问他的警察“大哥,让我给媳妇打个电话行不,叫她一定要等着我出去呀!”

毛日天这边把杨火他们欺行霸市的事儿说了,邢队长说:“他们有什么违法行为我们会另行调查的,现在就是问你们聚众斗殴的事儿,这事儿轻则拘留,要是产生后果,判你们几年也是没准的事儿。”

那边杨火脑袋还迷糊着呢,他被毛日天一脚踢昏过去了,一醒过来站起来刚喊了一句:“给我打死他们!”就被武警给按住了。这时候一劲儿要给市场管理所的肖强打电话,肖强的姨夫是县局的,想要找人保他出去。但是刑警队的人不给他这个机会,告诉他“老实交代完了再说别的!”

那边牛大癞这小子很阴,啥事儿都往杨火身上推,实际上他是听说杨火要和毛日天开战,他想借着这个机会给他叔叔牛田东报仇,结果被打了一顿不说,还进了局子,这时候就全都推到杨火身上,说了杨火是这次的组织者。

到最后,市场管理所的肖强找了他的姨夫,花了杨火家不少钱,这才保着杨火没有被起诉,按普通斗殴制裁的,治安拘留十五天。

毛日天这边栾兰找了她干爹陈锋,所以也没有深究狗剩子袭警的事儿。牛大癞虽然百般抵赖,但是他局子里没人,和这三个人同罪处罚,都是治安拘留十五天,而且还关进了一个号子。

除了牛大癞和杨火,他们的手下也抓进来了三十多人,有伤的送医院了,未成年的让家长领回去了,有十来个和他们一起进了拘留所。

县城拘留所就是比水岭镇的大,一个监室六十多个犯人,不过其中有十几个都是今天送进来的,管教知道他们是打架进来的,告诉他们“有什么没解决完的进去再接着解决,不过要是让我知道你们闹事,我不管怨谁不怨谁,统统收拾!”

进了班房,大家往床头一坐,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说话。

常进来的不太当回事儿,但是狗剩子心里难受,和毛日天叨咕:“小毛呀,你说二妮儿一生气,能不能和我离婚?”

毛日天瞪他一眼:“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要是这么点事儿就离婚,那就和她离,然后我帮你再找一个!”

“草,你没有老婆管你,站着说话不腰疼,离婚我倒是不害怕,我就害怕她离了以后和别的男人睡!”

“都离婚了你管人家和谁睡,你也是可以随便和别人谁,你不是总想去歌厅泡泡妞还不敢么,这回没事儿了,二妮儿也管不着你了!”

“可也是!”狗剩子点点头,但是想了想又说,“我宁愿不泡妞,也不想二妮儿和别人好!”

毛日天看他认真的样子直乐,说:“好了,别担心了,二妮儿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女人,以前你出去打工半年她都没和别人跑,咋着十五天还等不了了?”

“这次不是我犯错误了么!”

“这次怨我,回去我帮你跟二妮儿解释,不行我就是以身相许,也得让她原谅你!”

“滚犊子,你要是敢惦记二妮儿我把你十八厘米揪下来!”

狗剩子是个有心没肺的家伙,犯了两分钟愁就过去了,对拘留所里的事物开始感到好奇了,问身边的老犯:“你们这屋谁是大哥呀?”虽然没蹲过监狱,但是毕竟看过电视剧,看过监狱风云之类的电影,很想知道这屋里有没有一身青龙的社会大哥。

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谁是大哥咋地,你有啥不服呀?”

狗剩子看过去,一个三十几岁,光着膀子的大汉正和杨火聊天呢,不是好眼睛盯着自己,八成就是这屋的大哥,不过身上不是青龙,而是一堆乱七八糟的图案,狗剩子看了半天也没认出那是纹的啥玩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