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章 成了狱友了/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牛大癞和花马这俩人在床底下伸着脑袋看着外边疯了一样的狗剩子,在探讨狗剩子是什么路数,谁也不敢轻易爬出来再上来了。要说这俩人能在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县城混出一定的名声,那也不是浪得虚名,都有着一定的战绩,牛大癞曾经单挑过六个小混混,七个人打到最后全都是头破血流,不过牛大癞站到了最后,拎着西瓜刀狂吼:“还有谁?”没人敢再上来打。虽然被闻讯赶来的警察一电棍给戳翻了,不过名声是留下了,谁再想和他单挑都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半斤八两。

花马就更有战斗经验了,不但在街头和小混子们火拼过无数次,从小在体校学的就是格斗这个专业,在体校比赛还得过亚军了,曾经梦想过在拳坛夺得一席之地,不过后来他找人把冠军给打进医院了,被禁止再参加比赛,同时被学校开除了,这才沦落到了一个街头混混。

这俩人都不是孬种,也都是在格斗方面的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狗剩子绝对不正常,不能和他硬碰硬。

他俩趴在床底下观察狗剩子,毛日天也在一边观察着呢。

这一次毛日天没有参战,是知道这屋里这十几个人根本奈何不了狗剩子。这里没有武器可使用,再者蹲在板房里,谁也不敢下死手打人,打完你也没处跑呀,所以毛日天不担心狗剩子会被打坏,正好也研究一下狗剩子为啥会这么疯狂。

毛日天用透视眼跟着狗剩子看,觉得他身体中的血流迅速,肌肉在这一刻高度膨胀,产生的巨大的力气,皮肤下边那一层像脂肪又不是脂肪的不明物质也已经变厚了,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端倪,还好几次被狗剩子的王八拳抡到。

狗剩子打到后来,这些人都开始躲着他了,大监室中六十多人几乎都贴着墙站好了,其中大部分是事不关己不想招惹他的,刚才围攻他的人也混进这些人中去了,地中间就留着狗剩子,和跟在他背后转圈的毛日天了。

狗剩子像一只发了疯的公牛一样,见没有人阻挡自己了,就低着头,翻着泛着血丝的眼睛来回看,看到谁谁的心中一凛,那些被他打到过的人捂着伤处咧着嘴,都不敢和他对视。

这时狗剩子发现床底下有两个脑袋在盯着自己看,过去一伸手就把那张床给掀翻了,从里边撤出两个大块头来。

花马和牛大癞都被狗剩子高出不少,已被他扯出来,不约而同一起出手,想借助身高的优势按住狗剩子。

偏偏狗剩子此时力大无比,对着这俩人肚子,双拳齐出,这俩人顿时就扑不上来了,牛大癞一个跟头摔倒在地,花马是个练家子,还支持了几下,不过又挨了两拳之后也倒下了。

狗剩子还要打,牛大癞说:“住手,不打了,我们打不过你还不行么!”

毛日天一看也差不多了,再不制止弄不好狗剩子都能把这俩人打死,赶紧在背后一拍狗剩子,狗剩子一回头,一拳打过来,毛日天低头躲过,一把抱住狗剩子得腰,然后左手拇指按住他的人中穴,用力输入灵气,狗剩子一疼,顿时清醒过来。

狗剩子一清醒,一看自己在毛日天怀里呢,赶紧推开他:“你抱着我干啥呀,恶不恶心!”回头再一看地上躺着的牛大癞和花马,疑惑地问毛日天:“你又把人家揍啦?”

牛大癞和花马他们不禁都寒了一下,心说,这小子肯定是精神不正常。

毛日天过来问花马和牛大癞:“打不打了?”

花马说:“不打了兄弟,你们太厉害了,以后咱们是朋友!”

牛大癞也说:“以前的事儿咱们就过去了,以后你到万山县,有事儿就找我牛大癞就行了。”

“那你不想帮你叔叔牛田东报仇啦?”毛日天笑呵呵地问。

牛大癞说:“他虽然是我叔,但是你们之间的事儿我不参合。”

“嗯,识时务者为俊杰,再说你叔叔也不出人事儿,你最好离他远点。”

换个人当着牛大癞的面骂他叔叔,那和骂他没啥区别,但是毛日天骂的,他是扁屁都没敢放。

一边的杨火过来了,说:“兄弟,你们是两条汉子,以后要是到市场卖鱼,你就提我,谁家给的价钱低,我杨火收拾他!”

社会上混的,见风使舵,明知道打不过人家还打,那不成了傻b了。

这时候管教在门口用警棍敲了敲铁门,问道:“你们打完啦?打完把床铺整理好,再不行吵吵了。”

原来管教早就来了,看着狗剩子像个疯子似的拼命,他们就在外边隔着小窗户看热闹了。

之后在这个监室内,毛日天自然而然成了老大,杨火和牛大癞还有花马,都不敢再和他找别扭不说,啥事儿都捧着毛日天,几天下来,这几人还成了朋友了,一起吃饭聊天吹牛逼玩。

说是拘留十五天,但是这件事儿可大可小,没有什么受害者追讨,外边的栾兰一活动,毛日天和狗剩子只待了六天就出来了,杨火那边也就多呆了一天,就牛大癞在官方没有啥人,蹲足了十五天,交了饭伙才出来。

花马是和毛日天一天出来的,花马是开驾校的,有时候见到美貌女人来学开车,他就亲自上阵当教练,这次进去就是因为泡人家有夫之妇,被人家老公找上来,他把人家老公牙给打掉了,进来蹲了几天拘留。

花马和毛日天他们一起往出走就说:“小毛,以后你要是有朋友想考票,你就到我这来,哥哥和交警队混的保证明白。”

毛日天当时就笑了:“那还别人干嘛呀,我就没有大车票,要不然能扯着狗剩子开了车么,你回去给我把票弄下来不就行了!”

“好说,不过考试那天你得自己来一趟,就是走个形式,考官都是咱哥们儿。”

两人说好了,在监狱大门口还击了个掌,往外边一看,来接花马的是一辆奔驰和一辆悍马,他的几个朋友接他来了。

再往旁边一看,丁梅的宝马和栾兰的宝马并排放在哪,车前边站了一大排美女,正和来接花马的那几个混子打嘴仗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